【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出现在他脑海中人叫苏红。就是那个将北方集团内部会议纪要卖给顾晓妍的女人。

尽管出事之后被开除了,但苏红曾经在北方集团总裁办秘书处任职,从可以接触到会议纪要的情况上判断,肯定还掌握不少北方集团的内幕,而且,参加工作一两年,就能被选拔到总裁办这样重要岗位工作,没准还有些人脉资源,如果加以利用,或许能从她身上打开一个突破口,想到这里,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打算给顾晓妍挂个电话,询问下苏红的现状,可在拨号的一瞬间,猛然意识到自己目前的状态,不由得苦笑一声,无奈的将手机放在一旁,再次懒洋洋的躺在了沙发上。

正沮丧之际,忽听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直奔他的办公室而来,于是连忙翻身坐了起来。

门被轻轻敲了几下,随后听有人在门外问道:“陈总,您在嘛?”

应该是值班保安的例行巡视,他想,于是答应了一声,有点不耐烦的道:“今天晚上我在公司住,们不用总上来了。”

话音刚落,门却被推开了,他有些恼火,正要发作,可抬头一瞧,却见胡介民和刘汉英站在门口,于是呼的一声站了起来。

“还不错,知道回到岗位上,我还以为跑出去借酒浇愁呢,要是那样的话,今天晚上就得枪毙五分钟。”胡介民斜了他一眼,倒背手,迈着方步走了进来,刘汉英则跟在身后,朝他咧嘴笑了下。

他连忙让座,胡介民也不废话,直接往写字台后面的大转椅上一坐,盯着他看了会,然后笑着道:“合计啥呢!老子来了,连杯茶也不招待嘛?小子现在每个月有五千块的招待费额度,钱都花哪里去了啊?”

按照内部规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以上的干部,每个月都有固定的招待费额度,购买些高档香烟和茶叶,用于公务接待,另外还可以报销一些餐费和差旅费什么的。

目前公司额度最高的是刘汉英,每个月八千块钱,陈曦虽说主持工作,但副总经理只享受五千块钱待遇。其实正常的公务接待,这些钱是足够用的,但刘汉英是个花钱的能手,每个月都超额完成消费任务,这样一来,就只能从其他领导的额度中抵消一部分。所以说,就算是为了在华阳集团这份特殊待遇,刘汉英也肯定要站在胡介民一边,坚决抵制北方集团的收购。

陈曦虽然花钱很少,但茶叶总是有的,听胡介民一说,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起身取了,又烧了壶水,忙前忙后的给两位大佬沏上,一切伺候完毕,胡介民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

清新早晨的柠檬少女私房写真

“您俩怎么找这儿来了?”他轻声问道。

还没等胡介民说话,刘汉英先笑着道:“还不都是为了!现在是介民的心腹爱将啊,生怕小子一时想不开,再寻了短见啥的,大晚上的,愣把我从家里薅出来,说是要开导开导。”

他听罢无奈的笑了下:“让二位领导见笑了,其实没啥想不开的,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事,无所谓了。”

胡介民哼了声,沉吟着道:“刚刚兆峰和我通了个电话,问晓妍和到底怎么了,我没隐瞒,都如实告诉讲了,虽说拿不出什么直接的证据,但他会做出正确判断的,而且还有个好消息,别看他和向北是好朋友,但对北方集团的并购行为并不支持,相反他认为,作为一张最靓丽的城市名片,华阳集团应该保留下来,而不是被兼并,那样对企业的未来和发展是不利的。”

虽说顾兆峰未必能起到什么关键作用,但作为平阳的最高领导,他对本次并购的意见,还是具有一定影响力的,陈曦听罢,心中也是一喜。

“可惜,我们被划归省管了,如果还是市管的话,顾书籍的意见就非常重要了,说起来,这都是李百川作的恶。”他恨恨的嘟囔了句。

胡介民却不以为然:“省管怎么了?那只意味着企业的行政管辖权归省国资委了,但在其他方面,市里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兆峰的支持至关重要,好了,先不说这些,这年头,靠谁也不如靠自己,我和汉英连夜赶来,为的是马上研究出个具体方案,明天就正式开始实施,和向北过招儿,不能有半点含糊,一切必须往前赶!”

他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胡介民做事向来是雷厉风行,容不得半刻的延误,于是,三个人围坐在办公桌前,刘汉英先把午后公司中层干部会议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下。

在下午的会上,刘汉英将北方集团即将收购的消息正式公布了,大家的反应不一,不过绝大多数人还是持反对态度的。他更事霸道的宣布,将在下周一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全员投票表决,如果有超过四分之三的人持反对意见的话,他就带着投票结果直接去省国资委,在此之前,任何与北方集团有私自接触者,一律以开除处理。

“冲锋陷阵打头炮的事就只有我干了,我啥都不怕,爱咋咋地。”刘汉英满不在乎的道:“投票前的动员和组织工作已经布置下去,老孟他们几个分头行动,保证反对并购的投票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至于剩下的事,就得靠们俩了,这明刀明枪得有,暗箭也是必不可少的呀。”

胡介民接过话茬道:“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省国资委正式委托省城的一家专业评估机构,对华阳集团进行资产评估和核算,傻子都能想明白,这其中肯定有猫腻,所以,我安排人和北京的一家专业机构取得联系了,这是国内最权威的评估机构,咱们给他来个平行评估,看看最后能得出一个什么结果,然后,把两个评估报告对比下,再研究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听着两个老领导的话,他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赞同之余,斟酌着说道:“其实,我也是有个想法,就是不很成熟。”

胡介民呵呵的笑了:“别他娘的婆婆妈妈的,老子知道鬼点子多,而且,和向北正面交锋过,这方面更有经验和发言权,说吧,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行为,什么成熟不成熟的,一股脑都给他用上。”

他苦笑了下,先是简单讲述了那次购买会议纪要的事,可还没等全说完,就被刘汉英打断了。

“等一下,说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刘汉英问。

“叫苏红啊,当时在北方集团总裁办秘书处工作。”他愣愣的答道。

刘汉英低着头想了想:“这女人有个弟弟,在平阳和同学打架,被判刑了,对吧?”

他回忆了下,当时顾晓妍只是含含糊糊的说,苏红的弟弟出了点事,她给帮了个忙,并没有详细说,于是略有点含糊的点了点头:“好像是吧,这个我没细问。刘总,咋知道的呢?”

刘汉英嘿嘿一笑:“我不仅知道,而且,苏红目前就在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工作,如果她能起到什么作用,那功劳必须得记在晓妍身上啊。”

“杨红楼,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询问杨红楼情况的正是营长杨继,此时他已经是副武装地跑到前者旁边了。

“营长,你来了。现在咱们的弟兄死伤十分惨重,但是如果要顶的话,应该能挺住一段时间。营长,你快带着弟兄们撤吧!再不撤,咱们营可就完了!”只见杨红楼此时手里端着一挺轻机枪,表情十分狰狞,显然已经是杀红眼了。

在这种情况下,谈理智这种东西显然是不大符合实际的,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刺刀见红才是这里的主题了!

“听着,现在还不是撤退的时候,你要是胆敢扰乱军心,我他妈毙了你!”杨继一把揪过了杨红楼的衣领,表情十分激动。

不错,杨继也是属于激进派的那一类,要他上阵,那是绝对不带胆怯的!因为他是堂堂的中国军人,更是黄埔军校的学生!

“是!营长!血战到底!!”杨红楼应声道。

战斗的确是愈发激烈,但随之而来的,也是枪炮声愈发薄弱。

这一切,在姑塘镇外围的张天海都在默默关注着——

想着,张天海便拿起了电话:“马上给我接炮营!我是团长张天海!”

很快,电话便接通了。

“我是张天海,你们炮兵营长赵承歌在不在,马上让他给我接电话!”张天海沉声说道,这时候已经进行至最关键的时刻了,不由得他不谨慎待之。

“喂,团座。我是赵承歌,请您指示!”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同样厚重的男声。

可爱小女生吹泡泡自在写真

“赵承歌,你听着,现在姑塘镇战斗已经进行至最关键的时候了,我要你们随时准备高强度密集射击。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的火炮就得给老子火力开!”张天海的语气十分严厉,是自兰封作战之后从未有过之严厉的。

“请团座放心!只要您一声令下,炮兵营的火炮火力开!绝不会给团部拖后腿!如有迟缓,请您枪毙我!”赵承歌信誓旦旦地保证道,毕竟这炮兵营可是他一手带出来的,那可不是一般有信心。

“有你这句话就行!”说完,张天海便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

姑塘镇战事如火如荼的,而骑兵营和特务连也预备埋伏好了,准备随时伏击日军的后勤部队。

对于这一仗的胜算,无论是刘侯铭,还是王勇成,那可都是信心十足的——因为日军的后勤辎重部队实在是行进缓慢,几乎已经和日军的大部队拉开一段距离了!

若要说他们这一群国军军中的精锐,还打不过这些日军的后勤部队,那他们不如回家喂猪去?

话是糙了点儿,但理总是这个理的。

“老刘,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合适?咱这心可都痒痒咯。”王勇成摩拳擦掌道。

“不急吧!再等等,这些小日本没有了汽车这些东西拉,行进速度可也是比咱们的后勤部队快不了多少。现在前方部队已经打了一段时间儿了,等团座他们进行决战之时,咱们再下手,这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刘侯铭嘿嘿一笑,那阴笑的模样,像极了张天海在算计别人时的奸诈模样。

“我懂了,你这是想打小鬼子个措手不及吧?你小子可是蔫坏蔫坏的啊……”王勇成嘿嘿一笑。

只见刘侯铭笑了笑,说道:“这些东西,可都是跟团座学的。小鬼子措手不及是肯定的,关键是要打得他们人心惶惶才是。用团座的话来说,这叫心理战术。嘿嘿。”

“心理战术?你想说的是上兵伐谋吧?”王勇成眉头一挑道。

“也可以这么理解吧!其他的大道理我可不懂,反正就让小鬼子不知道咱们在九江有多少部队,这才是最好的。而且,咱们这么一打,要快准狠,让湖口那边的小鬼子来不及增援,咱们就撤退了。”刘侯铭的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老神在在地说道。

“刘副官不愧是团座的亲传弟子啊,这一招招的,可都跟团座学了个遍吧?”王勇成笑了笑道。

“看着呗。”刘侯铭依然是满脸老神在在,十分欠揍。

……

城中的巷战十分激烈,而姑塘镇东面阵地的攻防战也终于是面临结束了——

因为日军攻上阵地了!

枪炮声也随着日军攻上阵地而愈发减弱。

听着周围的枪声减弱,杨继也心知:姑塘镇,马上就要失守了,而炮兵营的炮火马上就要覆盖这个残破不堪的小集镇了。

姑塘镇,已经没有固守的必要了!

“弟兄们听着,都随老子来,向南突围,杀出一条血路去!!”杨继在大吼着,同时,他还不忘记踹了一脚在旁边端着机枪在和日军对射的杨红楼。

“是!营长!!弟兄们,都跟我来!撤退了!!”杨红楼也大吼着,周围的官兵们立即向他们进行靠拢。

……

而在日军攻上东面阵地的时候,张天海也下达了最终作战指令:“命令一营、二营,警卫连、宪兵队、小炮连、迫击炮连靠前作战!准备随时围歼日军!!”

“是!!!”团部传令班的士兵们齐声应道,他们也知道,这道命令究竟意味着什么!

团座连警卫连和宪兵队都派出了,这已经是决战时刻了!

“团座,您是否该冷静一下,咱们团部的警卫连都部派出了,那团部的安危是谁来保护?”参谋长李英伦劝说了一句张天海。

李英伦本是一句好心劝阻,可是没想到张天海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他揪着前者的衣领说道:“我他娘的告诉你李英伦!现在部队已经打到这个时刻了!狗日的小鬼子,杀了我三营多少弟兄,我要让他们都还回来!我们团部还需要什么保护?!我告诉你,我们在场的每一位都是铁骨铮铮的军人,如果日军杀到这里来,那么,团部的所有军官士兵,都将是最后的警卫排!!”

也终于是在这一刻,李英伦知道张天海为什么敢在南京抗命了,也终于知道他当时为什么敢在汤头布下那样的战局,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明知兰封守不住,他还是要派部队接管八十八师都弃城而逃的兰封了!

张玉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中国军人,为了抗战,他可以牺牲一切,也包括他自己,不为其他的,就为了给这些残酷的日本侵略者一个血淋淋的教训!

他要告诉这些日本侵略者,中国还没亡!正是因为有他们这样的军人,中国才不会亡!

……

PS:第一更送上!

第二更可能要十二点半左右吧!还是得大家等一下了,感谢起点书友理雅各申的200点币打赏!!

“你有本事就砸。”

没等郑俊卿作出反应,身边的凌千水站了出来,眼神带着轻蔑和挑衅。

她看不惯叶凡牛哄哄的样子,上次淋自己咖啡,这次当众叫板郑俊卿,简直是大逆不道。

而且还有静宫法子和黑狼两个恩怨,让她对叶凡仇恨到了骨子里。

如果不是这里权贵汇聚还是官方主办,她一个电话就调几百人过来砍死叶凡。

叶凡笑着望向凌千水:“凌会长也想要见识一下?”

“没错,我想见识一下,我长这么大,什么都见过,就是没见过一锤砸掉五十亿。”

凌千水身子前倾,俏脸精致刺激着叶凡:

“你不敢砸就是王八蛋。”

“反正这玉石是你花五十亿拍来的,砸了也是损失你的钱,损害不了郑少一根毫毛。”

“郑少只是少了一个玉石收藏机会,浪费半个小时来这里拍卖,但有钱什么不能买到?”

“而你却直接损失五十亿。”

植物园麻花辫少女蕾丝背带裙清新唯美写真图片

凌千水不屑地看着叶凡:“拿这个要挟郑少,还真是幼稚天真。

“就是啊,有本事就砸。”

“让我们开开眼界,五十亿玉石砸碎是什么样。”

“我就不相信,你舍得砸这个玉石。”

“拿这个威胁郑少,真是可笑。”

几个跟郑俊卿交好的千金名媛叽叽喳喳附和,还用挑衅语气居高临下叫板叶凡。

唐若雪和高静一脸茫然,不知道叶凡闹哪一出。

郑俊卿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脸色越来越难看。

“好,那就让大家开开眼界。”

叶凡把玉石挂在胸口上,然后举起了手中铁锤。

木讷老者精光一射,杀气瞬间流露。

郑俊卿呼吸也变得急促。

叶凡这一招,直接捅在他软肋上。

‘鸡鸣天下’绝对不能出事。

不然郑俊卿无法向爷爷交待。

很多很多年前,郑氏家族被打压,被陷害,公司破产,欠债累累,艰难度日,家里穷的只剩下一张木床。

郑家老太爷心灰意冷,一度想要投湖自尽,是郑家老奶奶拉住了他。

她还挖了娘家祖宗坟墓,找到这块陪葬玉石,然后拿去港城三十万价格卖了。

因为那三十万,不仅郑家几口在艰难岁月活了下来,郑家老爷爷还有了东山再起的资本。

只是郑家老奶奶至死都惦记着鸡鸣天下,想要买回来放回祖坟弥补当年罪过。

郑家老爷子见到妻子死不瞑目,于是千方百计打听玉石下落。

他要还了妻子的遗愿。

郑氏子侄也记着这一茬。

因此听到今天的拍卖物品有鸡鸣天下,郑俊卿就带着人前来竞拍。

之所以要公开拍下,而不是暗中找拍卖行买下,目的就是郑俊卿想要成为一段佳话。

想一想,老奶奶的凄美故事,郑俊卿的砸金圆梦,势必会让郑家成为世家楷模,被无数人赞誉。

如此一来,郑家老太爷也就会器重孝顺的郑俊卿。

名利双收!

谁知,途中杀出叶凡这个程咬金。

这一下子打乱了郑俊卿计划,还把他逼到了一个死角。

郑俊卿心里清楚,如果自己把它搞砸了,让玉石碎在叶凡手里,只怕爷爷会吐血身亡。

而他也会成为弃子……

“各位,准备见证历史一刻吧。”

叶凡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人生最悲剧的事,莫过于美好被当面毁灭。”

话音落下,他一锤砸向玉石。

全场一阵尖叫:“啊——”

高静还掩住了眼睛。

“嗖——”

完全是本能反应,郑俊卿吼叫一声:

“不——”

他直接扑了过去,一把抓住那把锤子。

锤子距离玉石只有五厘米。

全场一片震惊。

这次不是震惊叶凡真砸玉石,而是震惊郑俊卿这么大反应。

叶凡一笑:

“郑少,干什么啊?”

他很无辜看着郑俊卿:“我砸自己的玉石,也不行?”

唐若雪也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肯定是叶凡从朱长生那里听到了什么,所以敢这样叫板郑俊卿。

高静美丽眸子闪烁不已,怎么都没想到,郑俊卿乱了阵脚。

她对叶凡更加膜拜。

此刻,郑俊卿正对着叶凡咬牙切齿:“叶凡,做人不要太绝!”

“废话少说!”

叶凡眼神一冷:“八十亿打我帐上,鸡鸣天下带走!”

八十亿?

听到叶凡狮子开大口,全场一阵哗然,这简直就是抢钱啊。

“郑少,算了,玉石要砸就让他砸。”

凌千水伸手拉住郑俊卿,示意他不要被叶凡牵着走:

“反正是他的玉石,砸不砸,我们都不心疼。”

“你喜欢帝王绿,咱们去古玩店买几个就行!”

她看不惯叶凡的咄咄逼人,什么玩意,自己冤大头花了五十亿买玉石,还想让郑俊卿出八十亿。

她完全被恨意冲昏了头脑。

叶凡淡淡出声:“九十亿。”

“你脑袋被门夹了吧?”

凌千水嗤之以鼻:“自己当了冤大头,还想敲诈郑少?”

“你当郑少傻啊?”

她扬起了俏脸,满脸鄙夷。

叶凡很是平静:“一百亿!”

凌千水眼神一冷:“你直接叫一千亿好了……”

“啪——”

这次没等她说完,郑俊卿一巴掌把女人扇翻:

“给老子闭嘴,闭嘴!”

凌千水踉跄倒地,难于置信:“郑少,你……”

“砰——”

郑俊卿没有怜香惜玉,对着她又是一脚:“给老子闭嘴!”

多嘴一句多十亿,他的心都快滴血了。

凌千水捂着俏脸很是委屈,却再也不敢多嘴了。

全场见状又是一片惊讶,怎么都没想到,郑俊卿为了鸡鸣天下,连最喜欢的玩物都打。

“今天我认栽。”

郑俊卿扯开一个领子,手指一点叶凡冷笑:

“但路还长着,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他对手下吼出一声:“给他一百亿!”

“啊——”

看到郑俊卿妥协,还真的给一百亿,全场众人都震惊不已。

不少名媛贵妇更是死死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尖叫。

太震惊了!

太不可思议了!

五亿玉石,被五十亿买下,然后又被人一百亿买走,实在超出她们认知。

“郑少,一百亿的玉石,可要收好啊,少一个角都等于少几十个亿。”

收到一百亿后,叶凡把鸡鸣天下递给郑俊卿。

随后他又对目瞪口呆的拍卖师,学着郑俊卿挥一挥手指:

“继续……”

南宫富和欧阳无忌横死,慕容家族低头,意味着三大亨时代消亡。

整个华西开始进入叶凡和武盟的时代。

叶凡在华西的地位也不可撼动。

大街小巷对叶凡的斥骂和滚出去也消失无影无踪。

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释和辩解,远远没有两千多人的命来得实际。

只是叶凡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他只忙着给刘富贵修建墓地。

虽然刘富贵烧成灰了,但叶凡还是尽量找到痕迹,给他一个归宿。

南宫富横死的第二天下午,晋城的刘家陵园一个角落。

叶凡把刘富贵安葬在祖坟,还特地画了一个圈,让金矿工程队不要触碰。

他要让刘富贵葬在自家地方,还要让他看着金矿开发。

这是刘家崛起的见证。

“富贵,安息吧。”

甜美蝴蝶小梦纯纯迷人

“南宫和欧阳两家已经覆灭,金矿也已经夺回,刘家的大仇得报。”

“你母亲和几个阿姨表妹,她们会在中海金芝林住一顿日子,平复平复心情。”

“会有人照顾她们的,我也不会让她们受到欺负。”

“张有有也很好,她在南国,安心养胎给你生孩子。”

“刘家的金矿也准备开发了,四百亿,足够让刘家重新崛起了。”

“你安息吧……”

看着崭新的石碑,叶凡轻声安抚刘富贵,随后把一瓶茅台倒在两个杯子。

他捏起其中一杯,跟刘富贵示意一下,接着就一口喝完。

“叶少,祭祀的差不多了,天又要下雨了。”

一把雨伞落在叶凡的头顶上,挡住飘飞的细雨,袁青衣轻声一句。

“好,回去!”

叶凡放下了酒杯,轻轻一拍石碑,随后跟着袁青衣钻入车里离去。

车子很快开动,叶凡的落寞情绪也渐渐缓和,眼睛重新恢复昔日的锐利。

叶凡问出一句:“秃狼跑了,还是回熊国了?”

“回熊国了。”

袁青衣轻声回应:“我看着他进入熊国境内,然后还连夜直奔帝市。”

秃狼杀掉南宫富后,袁青衣就暗中盯着他一举一动,确认他回了熊国才停止盯梢。

目的就是看看这枚棋子会不会偏离叶凡的预想轨道。

“很好。”

叶凡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似乎对秃狼所为很是满意:

“我还担心,他没胆子对两大家余孽下手,会逃亡其它国家躲起来。”

“没想到他真的跑回熊国。”

“而且连伤势都不养就连夜赶路,想来他是要争分夺秒干掉两家。”

“也是,他如果亡命天涯,必然被北极狼除名,失去基业,还面临两大家悬赏追杀,这辈子就完了。”

“与其一无所有躲避一辈子,还不如跑回熊国找借口杀光两家余孽。”

他揉揉脑袋:“搞不好还能收获南宫富转移的五百亿。”

“叶少,要除掉两家余孽,我一个人潜入熊国就行,何必借秃狼这把刀?”

袁青衣眸子有着一抹不解:“秃狼也是穷凶极恶之徒,留着这个后患不是好事。”

“你身手不错,但熊国终究不是我们地盘,而且有北极商会他们罩着两大家,你过去袭杀风险太大。”

“还不如让秃狼这把刀替我们赶尽杀绝。”

“比起你潜入熊国的危险,秃狼这个变数不算什么。”

长街一战,叶凡跟袁青衣并肩作战,生死与共,情感早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而且南宫富和欧阳无忌一死,不仅两家余孽会加强戒备,北极商会也会暗中庇护。

袁青衣这时候摸过去很容易掉入陷阱。

袁青衣能为他挡刀挡枪,他又怎能让她处于漩涡中?

“明白。”

袁青衣闻言眸子一柔,俏脸一烫。

她虽然知道叶凡的言语不带男女感情,只是纯粹的关心,但心底依然有着一股温暖。

随后,她低头掩饰自己的情绪:“那就等秃狼杀光两家余孽,我再找机会除掉这个变数。”

“没有必要。”

叶凡再度轻轻摇头:“你不要再冒险。”

“而且我放过秃狼,除了让他做脏事外,还有就是给北极商会布置一枚钉子。”

“我们弄死了两家,抢回了金矿,还杀了不少北极狐精锐,双方早已经势如水火。”

“北极商会向来以强横和霸道著称,我让会长托拉斯基吃这么大亏……”

他反问一声:“他会善罢甘休吗?”

“不会。”

袁青衣若有所思:“他一定会报复。”

她看过北极商会和托拉斯基的资料,也就知道他们的行事作风。

那是睚眦必报的人和组织,她能够想象托拉斯基的愤怒。

两家这么大的家业,刘家这么大的金矿,就这样被叶凡搅和了,心里哪会好受?

“是啊,他们一定会报复,要么商业打击,要么人身袭击。”

叶凡一笑:“我们跟北极商会迟早一战。”

“所以让有污点的秃狼留着,说不定将来能帮大忙。”

叶凡微微坐直了身子,眺望前方被风吹拂的树木。

江湖之路,就是一条不归路,回不了头,叶凡只能让自己步步为营了。

前行途中,叶凡突然想起一事:“慕容无心情况怎样了?”

他跟慕容无心还没有见过面,通过孙秀才打交道也只有两次。

可随着南宫富他们没落,叶凡对慕容老头多出一丝兴趣。

除了慕容无心跟唐门、唐三国的千丝万缕关系外,还有就是想看看他在这次冲突中的角色定位。

“听说不太乐观,这些日子一直呆在重症病室,还抢救了三次。”

袁青衣恭敬回应:“慕容嫣然除了收拾手尾之外,其余时间都呆在重症病房。”

“听说她请了很多海内外名医,连阿波罗团队都派人来了。”

“看得出,爷孙感情不错。”

接着她若有所思:“叶少对他有什么想法?”

“不好说……”

叶凡微微坐直身子,随后淡淡一笑:

“你待会打电话让阿波罗团队的医生,把慕容无心情况传一份给我看看。”

华西易主,却不代表风波落下。

袁青衣一愣,接着点点头:“明白。”

半个小时后,叶凡和袁青衣回到武盟。

叶凡几乎是刚刚钻出车门,慕容嫣然就开着一辆法拉利过来。

女人一如既往黑衣,只是今天雷厉风行之余,却有着一抹柔弱。

随后,她扑通一声跪在叶凡面前,泪流满面请求:

“叶少,我爷爷快不行了,所有专家都无能为力。”

“现在只能求你出手援救了。”

“你医术过人,请你救爷爷一命,他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请你援手一把,慕容嫣然愿意给你做牛做马!”

她梨花带雨可怜兮兮,让人能够感受出她对慕容无心的深厚感情。

叶凡瞳孔微微凝聚:

“慕容无心快不行了?”

当宋希濂宋师长在气势汹汹地往直一团团部杀来的时候,而张玉麟同志则悠哉悠哉地开着他那辆准备赖账的军用越野车正在往回赶的途中。

当然了,张天海在城北收容站又搞了那么一回抢人事件,自然不会空手而归,这不,看他车后那两排跟着跑步前进官兵们就晓得了。

若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此时的张天海,那就是嘚瑟,颇有一些“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感觉。若非要用上一句更为准确的话来形容张天海,那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对,不错,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人家孟郊考上进士之后写下的这首诗,那明显是表示当时得意的心境,而这货明显是无所畏惧了。

镜头再次转向直一团团部。

直一团的团部与三十六师的师部隔着一段距离,所以宋希濂带着副官以及参谋过去都是直接开车过去的,同时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警卫排的官兵。

当宋希濂的军用越野吉普停在直一团团部门前之时,面前的一幕简直是令他惊呆了——只见这条街道都相当拥挤,站满了士兵,这些士兵都在领队军官的带领之下,进行名字以及户籍登记,显然这不是个例事件,极有可能附近的这几条街都是!

“这个张天海还挺有本事的啊,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里整来的这么多兵,而且还是些老兵。”宋希濂的眼神很犀利,从这些兵员身上的穿着,以及他们的眼中那些神光,显然这些都是打过仗的,极有可能都是从淞沪战场上撤下来的老兵!

甭说这些兵打的是胜仗还是败仗了,只要上过战场,摸过枪,那也比连枪都没有摸过的新兵强了不止一倍。

“师座,以您看,这张天海的兵是从哪里弄回来的?”杨副官问了一句。

这不说还好,一言惊醒梦中人啊……宋希濂大致已经猜到这些兵员是怎么来的,无非就是“非常规手段”了……

美腿格子衫美女生活照

“们团长在哪里?”宋希濂逮住团部里穿着是中央军军服的兵问道。

“报告长官……我也不晓得……”那名士兵唯唯诺诺地说道,显然是从别的地方新补充上来的兵员,并不是原来老一营的兵,试问原来老一营的兵,哪个不认识师座?

就在这时,一名少尉军衔的军官跑了过来,立正敬礼报告道:“报告师座,团座还没回来,现在是参谋长还有营长留守团部。”

“嗯,很好。”宋希濂点点头,“带我们去。”

“是!”少尉应声道。

对于师长的突然到访,说实话,郭其亮是真的倍感意外,难道这刚闯完祸,师座那边就收到消息了?

“师座!”看见宋希濂进入团部后,团部的众人立正敬礼道。

“嗯,们的张团长呢?什么时候回来?”这是宋希濂进入直一团团部后问的第一句话,颇有兴师问罪之意。

“报告师座,卑职也不晓得,但也应该快了。”郭其亮很是认真地说道,仿佛张天海出去搞事情是办正事一样,嗯,正确的事情。

“嗯,行。我现在就在这里等他,来吧,搬张椅子过来。我倒要看看咱们这位张团长到底搞了些什么幺蛾子出来,就连军政部的何长官都惊动了。”宋希濂的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的,他是动真格的,他是真要在这里等到张天海回来。

杨副官也知道师座到直一团团部是何部长的意思,所以赶忙搬了张椅子过来,让师座坐着了。

而郭其亮则是赶忙向刘侯铭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去找张天海,告诉他这边的事情,好让张天海有所准备。

等张天海回到团部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只见张玉麟张大团长是一路吹着小口哨进的团部,师座过来问话的事儿,他已经知道了,是刘侯铭在团部前边拦下了他的车告诉他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像他这种情况了。

“师座!卑职外出执行来晚了,请师座恕罪!”进到团部后,张天海立马敬了一个军礼报告道。

“行了,站着吧!我想知道,现在外出执行的是什么任务?”宋希濂的双眼盯着张天海说道。

只见张天海挺直了腰杆说道:“报告师座,卑职是奉军政部何长官之命外出招收兵员!”

一听张天海这话,宋希濂就乐了,以前没看出来啊,张玉麟这小子看起来到时憨厚老实的,一到关键时刻就满嘴瞎话了,说是假正经也不为过。

要不是宋希濂来之前就知道张天海这小子闯祸了,没准他还真给这小子给蒙过去了。

宋希濂微微眯起了双眼盯着张玉麟,盯得后者一阵不舒服:“哦?是真的吗?别想蒙我,我过来这边是何部长的副官叫我通知,何部长让去军政部,来迟了就扒了的皮。这是何部长的原话。回来之后,我要听的解释!”

“是!”张天海心头一凛,立马应声道。

说完了之后,张天海就立马走出了团部,让刘侯铭跟上,他从城北收容站带回来的一千三百多人则交由郭其亮全权负责安排妥当,至于分配到各营各连的事儿,还得等他回来再说。

走出团部的时候,张天海的表情就变得凝重起来了:这何部长也不说处罚他,只是要他到军政部报到,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就是要他作出个合理的解释了,给不出个合理的解释,可能不是撸掉他团长职务这么简单了,搞不好还要上军事法庭。

都说死猪不怕开水烫,但要决定刀子捅不捅进去的时候,还是必须要慎重对待的,小动物都有强大的求生欲,更何况人呢?

张天海把刘侯铭叫出来跟他一起去军政部,无非就是想在路上的时候,想着在找些如何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说服何部长罢了。

军用越野车压着青石路面前进,发出了“哗哗哗”的胎噪声,坐在副驾驶上的张天海将脑袋看向了天空,仿佛在问天空,自己所做的事情正确与否,但每次自己内心得到的答案都是:有愧于军法,无愧于自己。

熟知历史,但却没有能力改变历史的痛苦,恐怕只有张天海他自己晓得了,身为一名中国军人,却对即将要发生的大屠杀无能为力,他唯一做的就是尽快组建起一支自己能指挥得动的武装力量,能在适时的时候,做一些无愧于自己,无愧于人民的事情。

……

PS:今天的第一更,晚上十点左右还有一更。

感谢起点书友善良的仁的月票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