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妖洞!

作为寒妖宗的圣地,其神奇之处自是不用多说。

传闻,其中藏有一头来自妖魔大地的古妖。

据说也正是这头古妖,成就了当年寒妖宗先祖的恐怖。

而寒妖宗先祖死后,这头古妖也是下落不明,据古籍记载,是被封在藏妖洞中。

当年青凰西部破碎,寒妖宗的祖地都没搬迁到勾玉灵境。但这藏妖洞,却是花费了巨大代价,请圣妖门的恐怖强者出手搬进了勾玉。

此事,足以说明藏妖洞对寒妖宗有多重要。

当陈然踏入藏妖洞的刹那,体内的三生妖棺明显颤动了一下。

他看着前方苍茫,却又毫无生机的古地,眼中闪烁精光。

此地,无疑是类似灵境的存在。

“寒妖宗位,凝聚游离在藏妖洞内的古老妖力,夺取雪妖王冠,传承大雪崩之法,方可成为新一代寒妖宗主……”陈然自语。

这寒妖宗位的争夺,大致如此。

可爱日系丸子头女生纯美私房清纯写真

陈然灵识一动,就是感觉到了游离在藏妖洞内的稀薄妖力。

“想要开启藏妖洞深处的雪妖王冠,至少要十鼎妖力!”

所谓十鼎,是勾玉灵境的计量方法。一尊古鼎,充斥妖力,就算一鼎。

而按照此地稀薄的妖力,若是单纯靠吸引四方妖力,就算是碧幽天修士,也至少要十年。

不过藏妖洞中也有妖石的存在,其内蕴藏着妖力。

这,是寒妖宗少尊争夺的主要目标。

陈然闭目,清晰的感受到了寒天的存在。

“天妖为主,万妖臣服……”陈然自语,游离在天地间的妖力开始融入他的体内。

“此地,或许能让我的天妖法更上一层楼……”

陈然开始向前走,重新睁眼,其中妖邪冲天。

他的身体表面,有猩红的血气开始翻滚。

“化妖…聚妖力……”

陈然低喃着,渐行渐远。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是出现在藏妖洞。

“藏妖洞虽几千年才能开启一次,但关于妖石存在最多的地方,都是有标记。我们快去,抢占先机!”

进入藏妖洞的寒妖宗修士,都是动了起来。

寻找妖石,凝聚妖力!

此事,看来无用。

因最后必定会进行一番争夺。

但在藏妖洞深处,有一处覆盖万里的古老祭坛。

其上,邪念纵横,会压制修士实力。

唯有此地的妖力方能挡住。

要想发挥出力,至少要一尊古鼎妖力!

这也因此,初期若无一击必杀的胜算,没人会愿意动手。

因如此,会严重影响之后的雪妖王冠争夺。

时间,悄然流逝。

此次进入藏妖洞的,大致可分为两批人。

一是以寒姬为首,十大长老有四个追随。而她自己的客卿,则是有四个,皆是登天修为。

如此实力,已是可以称之为恐怖。

而另一方则是寒铭,五个长老,三个登天客卿。其实力,与寒姬不相上下。

不过,令寒铭心情大好的是,寒天竟是主动来找他,要求加入他这一方的阵营。

此事,让支持寒天的长老寒年暴跳如雷,直接是选择放弃此次藏妖洞之行。

对于寒天,寒年有很大的期望,但他的自暴自弃,却是让他恨其不争。

对此,寒天不以为意,早就不想再听寒年的教诲,如此局面是他乐意看到的事情。

如此,加上寒天以及他唯一的一个登天客卿。

在登天数量上,寒铭已是占据优势。

“不是还有一个白发的客卿么,他在哪?”寒铭大笑,眼中却是不露痕迹的闪过鄙夷。

在内心,他是看不起寒天的。

“他啊,并不是我能管的。”寒天幽幽开口,带着森然。

另一边,寒姬显然也是受到了消息。

“寒姬,寒天投靠寒铭,我们该如何?”一位长老焦急开口。

十个登天对八个登天,显然是寒铭占据优势。

这一点,此地所有人都清楚。

而他们选择支持寒姬,自然也是得罪寒铭。若是让寒铭成为寒妖宗主,他们必然没什么好果子吃。

“跳梁小丑而已,最终的寒妖宗位注定是我的。”寒姬冷淡开口,并未有一丝波澜。

与此同时,陈然则是不断向前走去。

他之身上,已是凝聚出一副血色的狰狞铠甲。

白发,血铠,黑眸。

这一刻的陈然,恍若真正的大妖。

“仙主生而为妖,却在仙地修成妖仙。他之天妖法,是化妖仙之法。但同样的,就算放在妖魔大地,也是最顶尖的化妖之法。”陈然心无旁骛,聚集周天妖力,感悟天妖法。

他以三生妖棺为根基,演化极致的天妖九式。

如今他虽能完整的施展天妖九式,但却是博而不精,未能真正领悟每一式的精髓。

在天妖九式中,若单论一式,他最为理解的,是第二式葬仙。

这,是他年幼时就掌握的天妖法。

但显然,并为领悟其精髓。

“我的道,为执掌之道,可包容万道。但若是我想达到肉身成圣法第三境大道融体,我身上的所有道至少不能相互排斥,达到一个平衡。其他道,皆是仙地之道,排斥不大。但这妖道,却是妖魔大地的道,若想融合,必定千难万阻。但若是不能部领悟,根本不能达到平衡。而我的修行,也将再难寸进。”

陈然心如明镜,知道这是他入勾玉的另一目的。

肉身变强,领悟妖道!

继而…达到第三境大道融体。

直到那时,他才真正能在风起云涌的大世,占有一席之地。

“我虽为魔,但却修仙道,那么…我为何不能修成妖道?古往今来,从未有人能妖魔仙三道同修,但我陈然却偏不信!”

陈然眼眸如火在燃,坚毅如枭。

“而且,我不仅要修成,而且要获得大成就,超越当世一切生灵!”

他渐行渐远,背影伟岸。

近有如狼的青凰西部,远有青凰北部和青凰东部。

甚至,还有太多隐藏的敌人。

他知道他的亲人都在努力变强,也相信他们能在未来的大世搅动风云。

但他更坚信,唯有自强,方能掌控一切。

他之一路,不就是如此走过来的么?

不信仙魔,不拜天道,不念往生。

他,独尊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