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样的想法仅仅是一想,可不会真的这样去做。毕竟只是成立了政治部,还没有把他们怎么样不是吗?就是此时,虎芒出现了,亲自和他们说晚上六少爷有请。

两人即猜到,这是就政治部的事情杨晨东要询问他们的看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他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连什么不善的言论都没有讲出来过,自然是不怕的。相反,两人还想着是不是晚上吃饭的时候适当的提提自己的建议和想法呢?

杨晨东现在终于主动说了出来,倒在他们的理解之内,只是突然间问及是不敢还是不敢说的时候,他们头上的冷汗流了出来,他们可以感受的到,这一会的杨晨东十分的认真。

只是不等他们想好要怎么回答的时候,杨晨东又再度开口了,且还是一幅很严肃的样子说着,“你们两人是跟着我最早的那一批人,也是我看中的,不得不说你们是有些能力的。但我还是相说,如果没有本少爷,你们两人在干什么?冷松,你是不是还在游荡于江湖呢?做着自己的大侠梦,或许可以救一些人,但或许已经尸骨无存了吧。还有你高雄,你是不是依然做着自己的水匪,或许实力有所壮大,或许已经被人吞并,谁又说的准呢?”

杨晨东提起了以前两人的事情,这正是他们不想面对的。尤其是高雄,自己可是水匪出身,这并不光彩。以往别人要提起的时候,他很可能都会与旁人动手了。可这件事情是杨晨东提起来的,他确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人家本来说的就是事实嘛。

两人不说话了,杨晨东继续说道:“你们现在贵为一师之长,这自然是我的信任,可这样就真的万事无忧了吗?不知道你们想过没有,如果有一天,有人拿你们以前的事情说事,在找到你们平时不注意时犯下的一些毛病来打击你们,甚至要对付你们的时候,那要怎么办?我是包庇你们的小毛病呢?还是支持那些人把你们搞下去?”

“这…”冷松和高雄很想出言解释一些什么。可人无完人,谁能保证自己一点错都不犯,一点小毛病都没有呢?倘若真有人抓住不放的话,那小毛病也可能成为大问题的。

想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不要说保住位子了,就是保住性命怕都是一件难事。

两人从小的生活环境,注定他们对于勾心斗角,争权压利的事情有着先天性的不足。这就是他们的短板所在,真有人要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他们的时候,怕还真是无力反击吧。

脸色不断的变幻着,这一切看在了杨晨东的眼中,他便一声长叹着,“我说成立政治部正是对你们的一种保护,你们信不信?有了政治部的存在,就有人来监督你们的权力了,你们少做错事的同时,掌权的政治部也能够给你们分担一部分的火力,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再者,你们本身的权力并没有缩水,无非就是在提拔军官的时候多了一道手续而已。但那些真有能力,表现好的军官,又岂会因为多一道审查而出什么问题?反倒是那些问题干部,想要投机取巧者才会头疼的吧。”

经杨晨东这般一分析,冷松和高雄顿时有一种晃然大悟之感。是呀,政治部的建立与他们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只要表现好,不会出现人为卡顿的现像发生,没有看政治部长就是六少爷本人吗?即是如此,他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所谓心中无鬼,身存正气。他们原本就没有指着靠什么其它的门道去升职,事实上成为师长的他们,第一步的升迁也只能由杨晨东来决断,即是如此,他们担心个屁,紧张个屁呢?

青涩妹子清新恬静青色花瓣连衣裙唯美动人写真

想通之后,冷松和高雄两人是一脸的羞臊,“六少爷,我们错了,我们的想法太简单了。”

杨晨东看的出来,这两人是真心的认错了,这便也长吐了一口气道:“有错不怕,认识了以后不要再犯就是了。那即然知道错了,政治部的建立你们也要出一份力,应该出手帮助的时候就要出手,都是师长了,要显示出自己的胸襟知道吗?”

“是,是。”冷松和高雄不断的点头着。这一番话算是让他们明白了杨晨东的苦心,想一想倒是他们一直在乱想。以六少爷的影响力和权力,真看他们不顺眼的时候,还需要建一个政治部来收拾他们吗?只需要一句话,一个指示就够了吧。

两位师长的心结被解开了。而只要他们不乱,甚至他们还会把那番话说给其它的下级军官听,相信真正的有识之士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吧。内部稳定了下来,杨晨东终于也可以放下心来了。

至于一定要成立政治部,不说现在的有些军官已经出现了自大的现像,就算是没有,那应该成立还是成立的,权力不分散,太过集中了一旦出问题怕是他想要解决起来都会头疼,即是如此,倒不如直接将一切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好的。

有了这一番话谈话,加上今天晚上请两位师长带夫人来王宫赴宴,此事一出,想必稳定军心是没有问题了。军队稳了,打起仗来的时候自然就可以发挥最大的战力,这也是杨晨东所关心的。

果然,等着第二天一早,当冷松和高雄去了军部之后分别的找了一些团营甚至连一级的干部谈话之后,政治部的建立就在没有什么人来掣肘,相反还有不少人为了表示善意前来帮忙,倒是体现出了军政一家亲的新局面来。

转眼三天的时间过去了。新一天早上来到的时候,杨晨东换了上元帅常服,在三位夫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当然,三位夫人是在床上与夫君分离的,一夜的折腾她们都起不来床,只是为了满足杨晨东,她们也想要一个孩子,自然是自愿这么做的),杨晨东迈着大步离开了王宫。 第一尚氏王朝,是琉球岛最早的一个统一王朝。正式名称为尚氏,为了与第二尚氏做区别,一般称其为第一尚氏。

第一尚氏从初代尚思绍王到末代尚德王,共传位七代。仅仅是成立了63年之后就因为内乱而亡。杨晨东的出现,加据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当然,对于异族之外的国家覆灭,他内心是没有一丁点的不好意思和有罪过的感觉。

三年多前,从杨系选择了这里开始,就开启了与第一尚氏王朝之间的争斗。从最初的地盘小,人少到了现在的在地盘大,很大,局势已经完全的反转。以前那不被人重视的孩童如今已经长成了庞然大物一般的存在,而最终要张开血盆大口,吃下最后的新北之地,重新让这里获得统一。

似乎是早就感受到决战会有一天来临,已经被封锁了海上通道的第一尚氏,开始发挥出为生存而活下去的潜力。尤其是继台中地盘被占之后,他们更是攒足了力量在发展着。

人的潜力总是无穷大的,似乎多大的压迫就会带动多大的动力一般。仅是两年不到的时间,他们就仿制出了近五十门的襄阳炮,或是安装在海船上,或是放在码头之前,摆出了一幅死争到底的样子来。

陆地上,他们不仅仿制了一些比较低级的火铳枪,更是在台中通向新北的一块足有数百亩的田地中挖上了无数的战壕。

这些战壕前后交错,且因为地形的原因,有高有低。将拿着火铳、弓箭和刀枪的士兵埋伏在此,倘若是雇佣军真的一头钻了进来,进入这错乱的壕沟之中,那手中的先进火器就将受到最大的压制,甚至不得不面临着近身战的选择,损失也是无法估计的。

码头上有两百多艘大小战船等待着,岸边还有防护较好的可直射一里地襄阳大炮做辅助,加之基隆港的进入口原本就有些狭窄,看起来倒成为了易守难攻之地;陆地上那无处不在,就像是人体血管存在般犬牙交错的战壕,更像是成为了一道天堑般存在,阻止着雇佣军陆地步兵们的远程攻击。

此刻的第一尚氏就像是一个王八一般,将全身缩近了结实的壳内,给人一种咬不动,吃不下的感觉。

从杨晨东出了王宫与陆军师长冷松汇合之后,有关这方面的情况就源源不断的汇总到了他的手中。其实这并不新鲜,早在他这一次来到赤嵌城,第一次了解战局的时候,就得了相关的汇报。

在心中为第一尚氏的防御而感叹时,杨晨东也在心中构画着军事进攻方式。

这一切的情报,让人看起来感觉码头那里应该更好攻击一些。毕竟杨家海军的战船上装配有着远距离,杀伤力大攻击大炮。最远的攻击距离可以达到二十几公里,远比对方那最原始的,只能发射铁球的襄阳炮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