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南陵风波,叶凡打废了宫本但马守两大弟子,高桥光雄和千叶结衣。

叶凡还把高桥光雄的血饮狂刀送给了狂熊。

梧桐山一战,九千岁更是击杀了几十名忍者和十几名宫本子弟。

气焰嚣张的千叶结衣也丢了性命。

不过九千岁还是饶了使团负责人山本次郎性命,只要了后者两只手就让他带人滚蛋。

高桥光雄也因此捡回一条性命。

叶凡以为跟高桥光雄再也不会交集,可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公海,还带着人来堵截自己要卫红朝。

看到这个阴魂不散的敌人,再想到邮轮的一千多条人命,叶凡决定杀光高桥光雄他们。

“杀光我们?”

听到叶凡的话,高桥光雄狞笑一声:“凭你也配?”

“叶凡,我知道你是地境大成,不然当初也无法打赢我师父。”

“可这不代表我们就软弱可欺。”

艺术发带女孩纯美动人

“为了有朝一日给师父报仇,我们把你当成敌人训练了几千遍。”

“而且我大破大立,这些日子已经从玄境巅峰晋升到大圆满,再来一年半载就能突破地境了。”

他手指一点叶凡吼道:“阳国永不言败。”

五名同伴随之绷紧了身子。

“嗖——”

叶凡没有废话,脚步一挪,整个人像是利箭一样爆射。

悍然出手。

卫红朝和叶天赐战斗力为零,叶凡只能擒贼先擒王,不然随便一个杀手就砍死两人。

半秒钟的时间,呼啸的破空声之中,叶凡冲到高桥光雄的面前。

一拳砸出。

叶凡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嗖——”

高桥光雄脸色巨变,来不及出刀只能吼叫一声,他对着叶凡拳头也冲出一拳。

其余五名忍者也瞬间暴动,伸出双手拍在高桥光雄后背。

六人眸子陡然变得血红,气息瞬间连成一体。

“杀——”

高桥光雄气势和力量暴涨,宛如江河倾泻压向叶凡。

叶天赐下意识喊道:“大哥小心。”

“死——”

一圈恐怖的杀气,从叶凡的拳头爆发出来,悍然冲天而起。

触碰到叶凡拳头的高桥光雄,眼中瞬间闪过一道惊恐。

“退!退!”

他猛然尖叫一声,还力后退。

但是为时已晚。

他的拳头,手腕,肩膀,肋骨、脊柱瞬间碎裂。

高桥光雄的半个身子,化为漫天血雾,轰然爆炸。

联手的五个人也惨叫一声,纷纷四处跌飞,口鼻狂奔鲜血,坠入海里失去生机。

只剩下一口气的高桥光雄趴在甲板颤抖,眸子残留着最后的惊恐和绝望。

“你……你……地境……巅峰……”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梧桐山一战才过去多久,叶凡又突破一层了?这也太妖孽了。

要知道,宫本但马守早早地境小成,可修炼了十几年连地境大成都没突破……

放眼阳国天骄,无人可以一战啊。

“看来你的同伴不来救你了。”

叶凡缓缓走到高桥光雄面前一笑:“还真是符合你们阳国人无情无义性格。”

高桥光雄想要愤怒吼叫,结果却是脑袋一歪,熄灭了最后生机。

“开船,走人!”

叶凡把高桥光雄一脚踹入大海,随后对叶天赐微微偏头。

叶天赐忙卷起袖子去开船,同时眼里流淌着一抹光芒。

一拳杀六人,太牛叉了。

他现在对叶凡绝对崇拜。

在叶天赐和叶凡迅速逃离金帝邮轮时,幽暗中飘出一艘没有灯火的船只。

船上甲板站立着两批人,一批灰衣,一片黑衣,戴着口罩,气息相似的阴森森。

而船只的前后水里,也飘浮着数不清的黑衣忍者。

一个个冷漠却坚韧,几乎跟大海和黑暗融为一体。

“千叶大人,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没必要画蛇添足找叶凡讨人,你偏偏不听。”

灰衣人的前方,站着辰龙,他背负着双手望向远去的叶凡,语气淡漠:

“现在不仅折了你们樱花社六名精锐,还可能暴露你千叶镇雄是幕后黑手。”

他轻叹一声:“真不该啊。”

辰龙的旁边,是一个国字脸的阳国人,气质粗犷,眼神凌厉,双手远比常人要修长,给人猿猴之感。

他听到辰龙的话,又看看远处飘荡的高桥尸体,冷笑一声:

“我派人追杀,不过是想要完成你辰龙的任务,血洗邮轮,斩了卫红朝。”

“叶凡带走躲过我们搜寻的卫红朝,说明还有一口气,万一让他活下来,那才是真正的不好。”

“樱花社虽然是阳国地下王者,但依然扛不起叶堂的报复。”

“这次之所以帮乌衣巷的忙,不过是看在咱们多年的交情份上。”

他对着大海轻轻挥手:“你才是不该说风凉话。”

数不清的黑衣人马上从大海撤离,游向不远处的船只。

“今晚一战,你又不是白送我的。”

辰龙保持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乌衣巷欠你的人情,我相信你迟早会要回去的。”

“卫红朝虽然最后关头躲了起来,但中了你们七剑,还中了毒素,叶凡就是华佗再世只怕也救不活。”

“你派高桥光雄他们上去追杀,不过是你对叶凡恨之入骨。”

“当初南陵冲突,你女儿千叶结衣先被叶凡打败,接着打残,最后被杀,师父宫本但马守也被叶凡砍了。”

“你做梦都恨不得要叶凡的命。”

“只是你又担心叶凡身手太变态杀不死,反而把自己搭入进去,所以就派高桥光雄打着杀卫红朝幌子对叶凡出手。”

“杀了叶凡,可以出口恶气,也能告慰女儿,杀不死,也不损失元气,还能窥探叶凡能耐。”

“老朋友,你啊,瞻前顾后,换成我是你,要么不动手,要动手就力以赴。”

“刚才如果决定杀叶凡,我是你,就会把今晚的忍者杀手部杀上去,然后自己也提刀杀个你死我活。”

他拍拍千阳国男子的肩膀:“这样鱼死网破,或许你能要了叶凡的命。”

阳国男子,千叶镇雄,阳国樱花社负责人,也是宫本但马守大弟子,千叶结衣的父亲。

“辰龙,别给我说这些风凉话。”

千叶镇雄也没有发怒,只是冷冷出声:

“你今晚借樱花社报复卫家,还抢走邮轮现金、帝豪私钱账本和金氏军火线路,让你可以筹码十足跟金豪他们谈判。”

“你们轻则能把黄金从三角洲运走,重则可以分金帝两家一杯羹。”

“我帮你这么大的忙,也就如你所说,你欠我一个人情。”

“这人情很简单。”

他冷笑一声:“你们乌衣巷杀了叶凡。”

“杀叶凡?”

辰龙闻言脸色一寒,义正辞严喝道:

“千叶镇雄,你脑子进水?借你势力一用,你就要我去杀叶凡还人情?”

“先不说叶凡身手过人,难于刺杀,乌衣巷以前还因为袭击连连失败吃了大亏,十二生肖也剩下我这个光棍。”

“就说我跟叶凡深厚的兄弟情……我们吃过饭,喝过酒,还磕过头,实打实的结拜兄弟。”

“情深义重,生死相托,我为他能赴汤蹈火,他为我能两肋插刀。”

“你让我这个做大哥的去杀弟弟,这不是要陷我辰龙不仁不义吗?”

辰龙盯着千叶镇雄落地有声:

“得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