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猖狂了!

苗惊云胸膛不断起伏,怒意难平,可不敢再挑衅叶凡。

他还感觉无比憋屈,什么手段什么身手都没展示,就被叶凡这样拿枪顶住脑门。

如果这样死了,他估计做鬼都不安宁。

叶凡声音突然一沉:“对你冒犯的唐总道歉,否则我打爆你的头。”

唐若雪张张嘴巴,但最终选择沉默。

苗惊云拳头攒紧,连耳朵疼痛都忘记了。

道歉?

这是奇耻大辱啊。

“给你三秒!”

叶凡毫不留情:“一,二……”

刚刚喊出一个数,叶凡就突然嗅到一抹杀机。

90后清纯美女生活照 甜美优雅文艺十足

他余光扫去,发现人群中多了一个灰衣老者,一头长发,戴着帽子,像是艺术家一样。

只是他的眼睛无比犀利。

而距离他两米外的角落,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也挺直身子,目光锁定了被保镖护住的钱家欣。

叶凡相信,只要自己再动枪,这两个老家伙就会扑上来。

而且是雷霆之势。

叶凡多望了一眼他们,但还是杀气凌厉喊道:“二……”

“唐总,刚才是我嘴贱,多有冒犯,对不起。”

面对叶凡不加掩饰的杀意,苗惊云最终散去了桀骜,转身对着唐若雪一个鞠躬。

比起面子,他突然发现还是生命重要,而且他不甘阴沟里翻船。

他要留着命好好玩死叶凡和唐若雪。

唐若雪冷喝一声:“滚……”

“全部不准动!把枪放下!”

此时,数十名探员从门口涌入进来,荷枪实弹还穿着防弹衣。

他们举枪对着叶凡和苗惊云,厉声喝道:“马上把枪放下!”

叶凡淡淡一笑,丢掉枪械……

探员一拥而上,把叶凡拿下。

叶凡是在警局看完苗追风的审判直播。

虽然叶凡和苗惊云闹出一个大风波,但审判依然准时准点开始。

看到苗追风出场,叶凡觉得,不用证据都能让人相信,他就是灭人满门的混蛋。

一头白发,走路一步三摇,戴着手铐依然桀骜不驯。

望向作证的唐若雪时,苗追风更是迸射着癫狂的野兽光芒,似乎要把唐若雪活活撕碎。

几个押解的探员虽然荷枪实弹,苗追风身上也都带着镣铐,但依然一个个如临大敌。

毫无疑问,苗追风给他们带来过不小冲击。

尽管好几个证人都被摆平,但有唐若雪这个有力证人,以及保镖录取的视频作证,苗追风还是受到了惩罚。

他数罪并罚,被判入狱四十一年零三个月,下半辈子算是要在牢里度过了。

现场不少人欢呼,死者家属更是痛哭流涕。

苗追风没有半点在意,只是狂笑不已,对着唐若雪作出射击姿势后,就大摇大摆离去……

苗惊云也一言不发,摸摸自己的耳朵后,就带着苗氏精锐迅速消失。

但隔着屏幕,叶凡也能捕捉到他的杀机。

“叶少,保释手续已经办完,你随时可以离开了。”

在叶凡看完直播录下口供后,一身紫衣的女人坐到了叶凡对面,俏脸带着一抹明媚笑容。

在她手指轻挥中,两名探员毕恭毕敬离开。

叶凡端起咖啡喝了两口,随后对紫衣女人笑道:“霍小姐,谢谢了。”

今天闹的事情有点大,叶凡搬出了一张王牌,霍紫烟。

只是让叶凡有些意外,霍紫烟没有派秘书李青媛过来,而是亲自来处理,让他最快速度得到保释。

“叫我紫烟就行,霍小姐三个字太生份了。”

霍紫烟一扫精明干练的态势,脸上流淌着罕见温柔:

“而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举手之劳,没必要客气。”

尽管她说的轻描淡写,但叶凡还是知道,自己能够保释,除了一亿保释金外,再有就是霍紫烟担保。

否则,当众开枪藐视法庭,以及打断苗惊讶半只耳朵,绝对会让他在警局呆上几个月。

叶凡突然笑道:“会不会觉得我大闹法庭很不理智?”

霍紫烟嫣然一笑:“不会,叶少这一闹,利大于弊。”

叶凡微微一怔,随后笑着出声:“我都快坐牢了,还利大于弊?”

“在外人眼里,叶少可能显得鲁莽冲动,法庭上夺枪射击,非常的不明智。”

霍紫烟红唇微启:“但我知道,叶少这是有意为之。”

叶凡摇晃着咖啡笑道:“是吗?”

霍紫烟笑得一双狐狸眸子弯弯的,声音轻缓而出:

“一,叶少是故意把事情闹大,警方追根究底,苗惊云威胁杀掉证人的事就会曝光出来。”

“这样不仅能让陪审团对苗追风印象更恶劣,多判几年,还能让舆论目光继续盯着唐若雪。”

“如此一来,苗惊云对她下手就会有所顾忌,让唐若雪多几分安全。”

“二,苗惊云有备而来,暗中怕是藏匿了不少人手。”

“叶少不知道这些人多厉害,所以要试探一番。”

“你借题发挥摆出要苗惊云的命,就能把他底牌逼出一两张。”

“从叶少现在的风轻云淡来看,你大打出手时,应该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讯息。”

她眸子很是清亮,好像能一眼看穿叶凡心思一样。

叶凡闻言大笑起来,对着霍紫烟竖起大拇指:“不愧是霍家掌门人,洞若观火啊。”

“叶少过奖了。”

霍紫烟很是谦卑:“我能有今天,都是叶少调教有方!”

“什么调教不调教,这是你的能力卓绝。”

叶凡又笑了一声:“你今天动用的资源,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一个亿保释金,晚点转给你。”

“叶少客气了!”

霍紫烟笑了起来:“我手里的一切,包括我自己,一直都是叶少的,哪有什么欠不欠?”

她笑容很是恬淡,但言语却蕴含着暧昧,眼神更是不知不觉变成春水。

她认识无数青年才俊,上至王子,下至打工皇帝,但从来没有一个像叶凡这样给她踏实感觉。

“哈哈,霍小姐这么盛情,那我就不还了……”

叶凡心神一跳,随后装聋作哑大笑:“我走了,等我解决了苗惊云找你喝茶。”

霍紫烟温柔一笑:“好,我等着叶少相约。”

叶凡喝完咖啡挥挥手,头也不回离开,免得多看一眼,对这女人又多一丝欣赏之意。

来到警局外面,叶凡一眼看到火急火燎的唐若雪、高静和钱家欣她们。

“唐总!高秘书!”

叶凡打了一声招呼,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若雪,出来了,出来了。”

看到叶凡身影,钱家欣喊叫了一声:

“我就说朴先生能耐惊人,你偏偏不信。”

“你看我们这么多人打十几个电话找关系都没有用。”

“朴先生打完电话不到五分钟,叶凡就完好无损出来了,保释金都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