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亮!”张天海坐在办公室里,直接喊了一声门外的王亮。

“卑职在!”王亮大声响应道。

现在王亮是身穿着一身干练的鹅绿色军官服,左边是腰挎着一支毛瑟手枪,右边则是带着团长平时可能所需要用到的资料,那是一个资料盒。

“去,帮我联系一下郭参谋长和周副团长,通知他们,立马返回到团部开会。有要事相商!”张天海的语气之中,满是不容拒绝,作为一名堂堂的大团长,他的命令是团上下必须要贯彻执行的命令。

因为这时候是战时,如有拒不服从命令者,张天海作为团头号军事长官,有权力处置任何一个不听指挥的人的性命!

对,就是就地正法!

没过多久,周方杰与郭其亮便从训练场上回来了。

这俩人风尘仆仆的,满脸倦容,显然是因为操心训练编训的事情而太过疲倦了。

张天海的压力纵然大,但他是把控大方向的,直一团只要不打败仗,就啥事儿也没有;可周方杰和郭其亮不同,他们可是负责训练之责的,直一团的战斗力如何,与他们的执行能力有着直接关系。

“快请坐吧!这阵子确实压力比较大,所以担子让你们担得多了,辛苦了二位。”看见他们两个进来团长办公室之后,张天海赶忙是亲身迎接了。

只见桌面上,两杯清茶便已是泡好了的,袅袅热气从杯中升腾起来,茶的清香已经飘溢满屋了。

“哎,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难得……”郭其亮哈哈一笑道。

农场姑娘牛羊相伴清纯唯美图片

“要照我看呀,他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呢。”周方杰也跟着郭其亮顺嘴损了一句张天海,“老郭,你就看着!准是这小子又有新的想法了,然后又有无尽的活儿给咱俩干了。”

闻言,张天海满脸黑炭,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难道会说一句,你俩的耳朵是怎么长的?嗯,有些尴尬。

但,还是要先发制人,于是张天海说道:“哎,以咱们的革命战友情,难道还比不过这点点儿的诱惑?是的吧?”

“要是平常事情的话,你肯定是直接吩咐了,今天是直接吩咐王副官先倒好茶水了,这待遇可谓是十年一遇啊。瞧来应该就是有大事安排给我们做了。”郭其亮笑了笑道。

“对对对,我同意。嘿嘿。”周方杰跟着笑了笑道。

瞧着唱双簧似的俩人,张天海的脸色继续黑化。

继而转瞬,张天海的脸上就闪过了一丝奸诈的笑容,说道:“好了,既然你们已经觉得是这样了,那好吧,我也就不装什么正人君子了。我决定了,要重新启用干部培训计划,继续从团内培养优秀指战人员,持续提高我团的军官素养。这一次,由我亲自担任这个干部训练班的负责人吧!主要军事教官,从参谋部中抽取吧!反正目前估摸着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抽调上前线了。”

“行吧!反正是你是团长,一切听从你的指挥。”郭其亮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然后悠哉悠哉地说道。

“我也没问题。”周方杰亦端着茶杯说道,他们俩平时虽然是贫了些,可是吧,该出来顶事的时候,也绝不会退缩。

“这样吧!老周你继续主抓部队训练,而老郭,你则是负责担任干训班的副总负责人吧!”张天海开始分配任务了。

“行,那就这样吧!我继续抓基层部队的训练,保证不拖后腿。”周方杰正色道,绝没有一丝是虚与委蛇。

“那老张,我想问一下,这一次的干训班,依旧是以培训连级军官为主么?”郭其亮问了一句道。

“对,这些是必须的,而且要与政训科一起出手,那个何继业从军政部过来的时候,不过也带了好几个干部么?这些干部,可不能浪费了啊……”张天海意味深长地说道,确实将主意打到了何继业的头上了。

听闻此言之后,郭其亮的嘴角也不禁轻轻扬起了:张玉麟这家伙,怎么感觉经历了几个月的淞沪战场之后,怎么感觉整个人都变了?而且的话,变得贼拉蔫坏的。

嗯……这种人好坏,和这种人共事真爽……

既然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领导班子都奠定了基调,再加上干部训练班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开展过。

于是,从当天下午开始,张天海就召开了团校级军官为主的中层会议。

会议室,依旧惯例,依旧是挑了一家最大的房屋作为是团部的会议室。

依旧是几张桌子拼成一排,然后各级军官分成两列作战张天海的左手边与右手边,个个都是正襟危坐,表情十分严肃。

毕竟吧,张团长这个人,不仅有能力,而且有魄力,要是谁敢顶撞他一下试试?或者是搞一下小动作试试?不是说一定说要把你送上冲锋的第一线,而是他敢免了你!

运气好的话,就关一顿禁闭就完事儿了;要是运气不好的话,碰上前线吃紧了,指不定就把你直接给枪毙了!

对于一个军事长官来说,他不仅是需要别人敬他,更是要别人怕他,只有是做到了又敬又怕,但又钦佩的地步,指挥部队方能是做到如臂指使般行云流水。

“各位。日前,我曾下部队基层去观察各营各连的情况。鉴于我团现在存在的诸多问题,特别是我团基层指挥官方面可能存在诸多不足的问题,我决定,立即重启先前搁置的军官干部训练班!”张天海沉声说道。

在听到张天海的这句话之后,众人也没有回头,只是在正视着前方。

对于他们这些中层军官来说,早就是十分了解团长这个人了,要是他一旦结完婚,回到部队了,必然是要对部队存在的问题做一个大整编的行动,只是做什么措施,什么时候开展是时间问题罢了。

见到众人依旧是那一副凝神细听的模样,张天海继续说道:“这一次的军官干部训练班,将由我,来担任总负责人。郭参谋长来担任副总负责人,在部队被抽调上战场之前,所有连级干部,必须部接受受训。等待前线作战的随时召唤!”

“是!团座!”所有人都起身立正保证道。

“大家坐下来吧!既然大家如此有信心,且信心如此坚决,那便好了。此次参训教官主要仍是由团参谋部以及特务连、工兵连抽调精干组成,务必要将我们的连级军官受训至合格状态。让他们作为我们的团部上级机关紧抓团战士的心以及他们的战斗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团的战斗能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最大的提升。”张天海沉声说道。

还没有,等众人开口,张天海就继续说道:“我张天海,现在以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团长的身份敦请诸位,务必力配合,并且支持军官干训班的工作开展!”

“是!团座!!保证完成任务!”众位军官齐声响应道,气势如虹。

会议结束以后,张天海单独将政训科长何继业留了下来,说是要有事跟他商量一下。

“团座,您留卑职下来,可是有什么事情?”何继业问道,作为何部长的堂侄,他确实是有资本让众人不得忽视他的存在。

“会议上所说的军官干训班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是这样的,我们准备要从参谋部抽调大部分人手出来,对新晋这批连长进行讲课受训,所以到时可能会出现团参谋部干部缺员的事儿。我想从你这抽调几个军官,暂时填补一下团参谋部运行状态,最起码的话,是能够承担起日常运转吧!”张天海可谓是语重心长,十分客气地说道。

……

PS:第一更送上,第二更在十二点前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