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连嘲讽带挖苦的话,关幕深用不可置信的眸光盯着苏青。

他的眼光太过锐利,仿佛当场就能看穿了她,苏青遂垂下了头,心里却是打鼓的很。

果然,下一刻,关幕深便冷笑道:“我知道说这些只是想惹怒我,让我赶紧离开,不要再纠缠罢了。”

听到这话,苏青都不敢抬头了。

他太聪明,也太了解自己,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他都能够洞悉其中的意图。

“既然都明白,那就赶快回去,也赶快放我走,好吗?”下一刻,苏青便毅然的抬眼望着关幕深道。

关幕深凝视了她几秒钟,然后用一种请求的语气道:“就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好吗?让我和在一起待五分钟。”

面对这样的请求,苏青沉默了。

这点要求她怎么能拒绝,又怎么能忍心拒绝?更何况,她自己也想和他多待一会儿,哪怕是几秒钟也好。

见她没有反对,关幕深便认为她是默许了。

“最近还好吗?”下一刻,他便上下打量着她,关切的问。

“嗯。”苏青点了点头。

羽毛球少女活泼开朗运动写真

她又垂下了头,因为他那抹关切的眼眸让她的心颤抖不已,如果再望着他,她感觉自己会忍不住投入他的怀抱。

沉默了一刻后,关幕深便忽然将她拥入了自己的怀抱里!

投入他的怀抱,苏青立刻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脸贴在了他的胸膛上,耳边都能听到他有力跳动的心脏。

苏青在心里告诉自己,只是几分钟而已,就让自己沉迷这一刻吧。

他紧紧的搂着她,仿佛想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

而她紧紧的靠在他的胸膛前,恨不得让自己和他而成为一个整体。

拥抱了一刻之后,苏青抬起头来,皱眉道:“五分钟要到了。”

她在告诉他,时间到了,该回去了。

闻言,关幕深蹙了下眉头,然后缓缓的放开了她。

他疏离自己的那一刻,苏青感觉浑身发软,继而后退一步,靠在了电梯壁上。

只见他弯腰将自己的西装捡了起来,随后,电梯门便关闭了。

苏青伸手按了五楼的键,电梯随后便往下运行。

苏青垂下眼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就要别离了,苏青的眼眶里湿润了起来,但是仍然强忍着不让自己流眼泪。

因为她一流眼泪,他肯定会更难过,她不想让他难过。

就在苏青伤感离别的时候,他突然上前,用身体将她压在了电梯壁上,然后低首便封住了她的唇!

苏青被他突如其来的吻所震撼,整个人都呆呆的。

电梯的指示灯一楼又一楼的往下移动,很快,电梯便在五楼停了下来。

而充满深情和温度的吻,在随后便被停止了。

叮……

随后,电梯的门打开了!

苏青抬眼望着关幕深,想深深的将他的脸庞刻画在自己的心里。

关幕深的手缓缓的松开了她,然后后退一步,来到了电梯门前。

他的眼眸深深的望着她,说了一句。“照顾好自己!”

听到这话,苏青的眼泪滑落出了眼眶,然后胃里一阵翻滚,她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此刻,苏青害怕极了,生怕他会看到自己呕吐的样子,关幕深已经当了两次爹了,这种事情估计是不会陌生了,大概一猜就知道自己的状况了。

所以,她捂着嘴巴,让这几秒钟努力的不让自己吐出来。

而此刻,关幕深站在电梯外面,眼眸深深的盯着她,很明显,他并没有对自己的异样有什么疑心,他还以为自己捂着嘴巴只是不想让自己哭出来呢。

下一刻,电梯的门便缓缓的关闭。

苏青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看了关幕深最后一眼。

随后,电梯的门便部关闭,也隔绝了她和他彼此相望的眼光。

下一刻,苏青便抚着胸口呕吐起来,虽然其实她什么也吐不出来。

大概是心里伤心难过吧?又加上电梯里的空气不流动,苏青更是感觉难受。

好不容易出了电梯,苏青快步的步出希尔顿酒店,然后在一颗柱子前便弯腰恶心了好久。

感觉好些了,苏青才从包里掏出纸巾,擦了擦嘴巴。

就在这时候,苏青一个不经意的抬头,突然看到距离她不到十步的距离有一双眸光正在盯着她。

看到那个人,苏青的心立马咯噔了一下!

他怎么在这里?对,他是盛世的副总裁,也来参加这个庆功宴也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刚才自己呕吐的模样他看到了,他不会认为自己有身孕了吧?

苏青心里一阵紧张的时候,霍天明便皮笑肉不笑的走了过来。

“苏青,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霍天明盯着苏青问。

苏青迟疑了一下,才道:“我昨晚吃坏了肚子,这和没关系吧?”

“又不是我让吃坏肚子的,当然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了。”霍天明似笑非笑的盯着苏青。

他那种眼光让苏青很不自在,然后便道:“我不想见到,再见!”

说完,苏青便转身要走。

可是,霍天明却是上前一步,就拦住了苏青的去路!

“想干什么?告诉,这里可是光天化日在之下,要是乱来的话,我想这个盛世副总裁可就要身败名裂了。”苏青抬眼瞪着霍天明威胁道。

其实苏青心里并不害怕,他此刻会对自己怎么样,毕竟这里可是希尔顿酒店的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苏青只是感觉他好像已经对自己的呕吐产生了某种怀疑。

霍天明这个人自从在关家出现后,苏青感觉他就不怀好心,他现在又和关幕深不和,会使尽一切手段来利用自己去对付关幕深。

霍天明却是冷笑道:“我就算是色胆包天,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饥不择食。我只是奇怪怎么今天在这里出现了?”

说这话的时候,霍天明凝视了一眼苏青的脸庞,然后牵动了一下眉头。“哭过?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在刚刚见过关幕深了。”

霍天明抬眼望了一眼背后的那栋高耸入云的希尔顿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