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鼋城。

作为传承悠久的古城,千鼋城自是带着沧桑。

这座丹武和东华交界的古城,依然繁华。

千玄族。

这个掌管千鼋城的古族,也在这几年暴露出了其底蕴来历。

玄帝。

这是被称为万古第一灵符师的强者,即使灵古被掩埋在历史长河,也是被世人传颂着。

而作为玄帝后人的千玄族,身份自然尊贵无比。

世人到这时才反应过来,为何千玄族能世代掌控这座繁华的古城,而丹武和东华却无动于衷。

世人更知晓,千玄族人稀少,每一代也就那么几人历年都不会超过五人。

不过千玄族人,但凡出现在世人眼中,都会有至少灵相的修为。

据悉,千玄族每一代都有一个登天老祖,从未断绝。

青春背带裤长发美女街拍图片

这,也是他们能掌控千鼋城的原因。

如今,似乎是大战将开启,也似乎是成仙路的传开,千玄族也是不再低调,而是开始公然招强者。

短短几年,就是网罗了一批强者。自然,大多都是散修。

有些是慕名而来,有些则是千玄族亲自去青请来。

据说,都是请了好几位破荒强者。

而破荒以下,更是不知凡几,组成了千鼋城的城卫。

玄灵城卫,玄武城卫。

这是千鼋城如今表露在外的实力,实力一律在灵相以上。

其首领,更是破荒修士。

如今,千鼋城已是与以往大不相同,空前繁华。

甚至,连城池都是扩建了一番。

在周围,更是有子城建立。

共有三座子城,围绕千鼋城,恍若众星拱月。

此事,都是引起了丹武和东华的不满。毕竟,这是属于他们的势力范围。

不过,似乎是千玄族的老祖出动,才将此事平息下去。

总之,千玄族成为了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

这一日,千鼋城来了两男两女。

男的器宇轩昂,女的沉鱼落雁。

他们,好似画中走出。

“此次千玄族邀请我等四个古族,看来是存了结盟的心思了。”一个紫发男子开口,眼眸是深紫色,好似紫晶,璀璨至极。

“自然,如今大世将开,他千玄族哪怕是玄帝后人,也是独木难支,自是需要一些盟友。”一个气质空灵,浑身带着尊贵气息的少女开口。

“古境六族,正与山河仙庭闹得很僵,千玄族绝不会去趟这浑水。至于此地的五大圣地,则是荒古圣贤留下,对灵古三帝向来都是没什么好感,虽不知道原因,但能让千玄族扎根在此,已是极限。剩下的,也就只有我们了。”一个魁梧的男子开口,浑身凶焰滔天,仅仅看着,就好似面对一头上古凶兽,极其骇人。

“这青凰南部,应该还有隐藏的古族势力吧。”紫发男子轻笑。

“有自然有,只不过不会轻易出世了。”说话的,是一个恍若一柄剑的英武女子,虽长得绝色,却无半分女子的娇柔,有的只是从里到外的锋芒。

“好了,去见一见千玄族吧。据说这千玄城主,可是青凰南部第一美人,倒是极有兴趣见一面。”紫发男子轻笑,率先向着城主府走去。

此刻出现在千鼋城的,赫然是古象,仙鹤,剑女宫,孽龙八部四个古老势力的天骄。

此次来,是收到了千玄族的邀请,赴约而来。

而就在一日后,千鼋城悄然传出了一个消息。

十日后,将举行鉴宝大会。

所谓鉴宝大会,就是拿出罕见的宝贝,供他人鉴赏。

自然,这鉴宝大会有许多举行方式,不一而足,可以说是极为热闹的。

此事在灵古,经常举行。因那时有许多宝贝不被世人知晓,往往能引起巨大的关注。

到如今,虽不再兴盛,但也时常可见。

千鼋城沿承了这一传统,没过几年都要举办一次。

而此次,在鉴宝大会最后,更会有一个神秘的惊喜。

至于是什么,千玄族没透露,但想来不会让大家失望。

自然,此次鉴宝大会能参与的人,唯有千鼋城之人,以及千玄族邀请的人。

其他,一律谢绝。

饶是如此,千鼋城也是热闹了许多。

而就在第五日,陈然也是来到了千鼋城。

一听到这鉴宝大会,陈然就是微不可察的摇头。

此次来,自然不是他心血来潮,而是千玄潇湘捏碎了当年他留给他的真龙虚影。

他感知到,就是来到了此地。

“真不知道,那大智若妖的女子这次要干什么。”陈然皱眉,明显感觉到了此次自己的到来和鉴宝大会的开始不是偶然。

不过,他也并没打算不管。

当年,千玄潇湘帮了他,替他寻到了占仙老人。

虽说没能找到陈念生几人在何处,至少也知道了他们无事。

而且,他从占仙老人那里,也知晓了许多事情,对他帮助极大。

这份情,他要还。

而且对于千玄潇湘,他心中也是有着同情。

她的命,也极其不好。

至少在陈然看来都不好的命,那绝对是极惨的。

所以,在欠了千玄潇湘恩情的前提下,他不会放任此事不管。

“当年我对玄帝等灵古三帝有偏见,觉得是他们一手造成了荒古天灾。这是世人的想法,在五大圣地流传。但在经历楚君一事后,我却知道三大帝仙,既能成就帝仙,受苍生膜拜,自有其风骨。”陈然走在千鼋城,脑海中念头闪动。

“楚君为武道,为红颜,能不顾生死。如此绝代之人纵使有错,也是有大性情之人。就是不知这玄帝,在灵古破灭之际做了什么。”

陈然心中有疑惑。

毕竟,留下残魂,让后人以命温养。

此事,玄帝应该是不会做出来的。

一代帝仙,岂会如此没有骨气,需要后人牺牲性命复活他?

而玄帝手段通天,洞察天地,绝不会留下如此致命的隐患。

此事,怎么想都是无法解释清楚的。

“看来,其中定有蹊跷。”陈然自语,眼神幽深并没有去找千玄潇湘,而是等待着鉴宝大会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