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免费!

关如玉接到龙飞电话的时候,本来已经下班,可是当她听说龙飞将另一个杀手也制服之后,立刻给值班的警察打了电话,同时自己也风风火火的赶到了现场。

当关如玉赶到现场,看看昏迷不醒的杀手,再看看正互相打耳光打的起劲的四个混混,也不禁有些犯迷糊,直到听龙飞将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才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关如玉现场将一切弄明白后,并没有让龙飞等人随她一起去警局录口供,而是马上让手下将矮个子杀手抬上警车,然后给四个小混混也戴上手铐塞进了警车,最后和龙飞等人道别,呼啸而去。

关如玉离开后,龙飞等人草草吃了点东西,也纷纷回家了。

第二天,龙飞和吕芳跑了几个大学,在吕芳的引荐下,又招到了三个喜欢精细化工的年轻人。然后他们又去了龙城市中医药大学,从那里又找到了几个水平不错的研究生。这样实验室的班子也算基本搭建起来了,剩下的就看他们什么时候能出成果了。

要在一个月内,将龙飞提供的产品实现量产,并且要将原料有效成分利用率由百分之五提高到百分之五十,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如果交给龙飞来做,龙飞是做不到的。他纯手工制造的出来排毒养颜膏虽然质量过关,但是原料的有效成分利用率却只有可怜的百分之五!这无异于暴殄天物!

隔日,龙飞赶到龙城医院,刚刚在病房中巡视了一圈,便接到了主任张辉的通知,张辉告诉他,老院长让他们两个一起过去一趟。

在去往院长办公室的路上,龙飞问道:“老院长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张辉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过去再说吧。”

两个人到了老院长的办公室后,发现老院长没有坐在他的大班桌后面,而是正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抽烟,,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份文件和几分报纸。

“老院长,您找我们?”张辉先恭谨的说道。

花色低胸裙宅男女神露美乳

张辉以前是副院长刁德怀的人,对老院长一直不感冒,虽然关系还算可以,但是远远谈不上融洽,不过张辉现在却想修好自己和老院长的关系。

原因也很简单,由于这段时间龙城医院中医科名声大噪,特别是请英国皇家马斯登肿瘤研究中心的埃尔伯塔医生到医院成功给周小山实施手术后,龙城医院在龙城的名声更响亮了。老院长因为领导有方,在系统内的地位和名声也节节攀高。

与之相反的是原本牛逼哄哄的副院长刁德怀,自从他的爱将廖光辉进了大牢之后,刁德怀在医院的威信大大降低,在系统内的名声也一天不如一天。

上面看到这两人的差异性表现,竟然决定让老院长再干一届!

这个消息传到龙城医院后,刁德怀更是受到严重打击,老实了很多,而原本和他走的很近的张辉,也借着龙飞的东风,逐渐向老院长靠拢。

此刻,老院长看到他们俩进来后,向旁边的沙发指了指,示意两人坐下后,说道:“昨天下午接到市中医药协会的通知。说后天韩国名医许诚泰会带着他的四个徒弟来龙城市展开中医学交流活动,希望我院中医科也派人参加。我打算让你们两个去,你们怎么看?”

“许诚泰?开展中医学交流活动?好像不是这么简单吧?”龙飞皱皱眉头说道。

“龙医生认识许诚泰?”张辉问道。龙飞连世界级名医埃尔伯塔都认识,如果认识一个韩国医生,也不奇怪。

“不认识。”龙飞摇摇头,说道,“但是我听说过他。据说许诚泰是当今韩国最顶级的韩医,现在是韩国舍岩五行针术学会的会长,已经成韩医的精神象征。关于他的传说也有很多,比如盲针了,比如一眼断病了,比如悬丝诊脉了等等。而且我听说这个人是个比较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他一直鼓吹中医是从韩国流传过来的。韩医是中医的老祖宗。”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这可真是荒唐,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倒退二十年,就连韩国自己都没有韩医这一说,他们只是说‘汉医’,好像有一段时间他们还一直想直接取缔汉医,结果没通过,后来就不知道怎么改成韩医了!改名之后,韩医算是发福了!受到国家高度重视,听说韩国为了扶持韩医,每年投入近十亿韩元!”张辉说道。

“不但如此,前段时间,人家还成功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东医宝鉴》列入了世界记忆遗产名录。最近他们更是又重提韩医申遗之事。毫无疑问,韩医这几年在世界上的影响力的确是越来越大了,甚至隐隐有超越中医的趋势。如此下去,可能以后世人就会真的要相信中医是从韩医流传而来的了。虽然我不是搞中医的,但是看着老祖宗的东西进入别人怀抱,我还是感到不舒服。”老院长摇摇头说道。

“可恶的是,现在华国还有很多人说什么韩医申遗和华国没关系。狭隘了说这就是谁是中医正统之争,这要放在古代,为了正统的名头,可能都要打的头破血流,甚至浮尸遍野!宽泛了说,这关乎着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一个民族自豪感来自哪里?不就是他的文化吗?华佗,扁鹊,张仲景,李时珍,等等这都是在我们的历史中熠熠生辉的存在,给了我们无尽的民族自豪感,是我们华国人的荣耀。如果今天我们连中医的正统地位都丢了,我们这些干中医的,死了之后也没脸去老祖宗那里认门了。”龙飞有些激愤的说道。

“韩国已经将端午祭申遗了,孔子祭也拿去申遗了,听说连拔河都申遗了,更是将太极八卦图当成了国旗!现在摆出来的阵势好像是不将韩医申遗成功,决不罢休啊!老院长,许诚泰来龙城市举行中医交流活动,恐怕也是为了扩大韩医在世界上的影响,为韩医申遗造势吧?”张辉苦笑着说道。

“不错。许诚泰这次来华,可不仅仅交流这么简单!交流是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一场挑战赛!人家就是挑战中医来了!意思很明白,你们不是嚷嚷韩医是中医分支吗?我说中医是从韩国流传过来的,你们不是不相信吗?我们就来比比看,到到底谁厉害!你们看看报纸上的报道吧,虽然他们的第一站选在了龙城,但是龙城可不是他们的最后一站,他们打算在华国转战十八个一线城市!”

老院长一边说,便将几分报纸推到了龙飞和张辉的面前。

报纸上对许诚泰来华进行中韩医交流之事做了大篇幅的报道,并且摘录了许诚泰大徒弟崔京浩一些原话:

“我们此次华国之行,将会现场给华国民众展示韩医的神奇,并且希望能和中医界高人同台竞技!我和我的老师将通过同台竞技的方式,促进双方的交流。这是我们的自我挑战,也是对华国中医界的挑战!”

“龙城是我们挑战的第一站,但是绝不是最后一站,只要没有人能在中医术上彻底打败我们,我们就会一直挑战下去,最少也要挑战十八个一线城市。”

龙飞快速的将报道扫了一遍,然后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冷哼一声说道:“哼,癞蛤蟆打喷嚏,好大的口气。”

张辉却皱着眉头说道:“没有三把神沙不敢倒反西岐,许诚泰既然是韩医的泰山北斗,医术肯定不同寻常。而我们中医界最近几年人才凋零,仅有的几个大国手也都进入了国家保健局,成了御医。靠各地中医,恐怕我们真的很难胜过人家。当然,我这话不是说龙医生的医术不如许诚泰。就算龙医生能胜过许诚泰又如何?龙医生一个人并不能代表部的中医!人家要挑战十八个一线城市,总不能人家到哪个城市,龙医生就跟到哪个城市吧?”

“这个……”龙飞也头疼了。这的确是个问题,华国那么大,如果到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战胜了许诚泰的团队,那么各大媒体肯定会这么写:

“韩医华国行,诺大华国仅一人战胜许诚泰”

“许诚泰团队走遍华国,仅有一次败绩”

到时候,丢脸的还是华国,韩医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依然会大大提高!如此一来,许诚泰此次华国行的目的也就算达到了。

“我就不信其他城市就没有一个中医站出来迎接许诚泰的挑战,并且战而胜之!”龙飞最后说道。

老院长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别的地方我们管不了。但是龙城是许诚泰一行的第一站,我们一定要将他们挑落马下!消消他们的锐气!只要我们能打掉他们的锐气,就算他们以后还去其他地方挑战,应该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嚣张了!而且我听说上面好像也受了刺激,对这事挺重视,已经在联系几个大国手了,只要他们出手,将许诚泰弄个灰头土脸,错羽而归应该不成问题。怎么样,你们两个有没有信心拿下许诚泰?”

“没问题!老院长,你就瞧好吧。”龙飞拍拍胸膛说道。

“只能尽力而为了!不过我有一点很担心啊。龙城市中医药协会恐怕未必会让龙医生代表龙城中医啊!别忘了,如果谁能战胜许诚泰,也是非常露脸的事情,这种事情,一向都是有很多人热衷的。”张辉有些担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