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算是弓箭对射,讲究的还有谁主攻,谁辅攻之说呢。一追一赶之下,明显是正面突进的雇佣军更赚便宜,不断退后的鞑靼骑兵是损兵折将,骑兵数量一直在锐减之中。

也好在是此时天已经完的黑了下去,若是换成白天,怕是损失只会更大。可黑夜同样有黑夜的不好,不断的退后之中,鞑靼骑兵的队形早已经混乱不堪,有些骑兵都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使得他们已经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阵形,无法像雇佣军骑兵那般一旦发起弓箭攻击,便有如密网一般。

不断退后,阵形混乱下,鞑靼骑兵的弓箭反击已经没有了威慑的能力,只能是被动挨打,最终就连苏合将军本人也只是带着十几名亲兵与大部队分离开来。

心中还想着将散兵集合起来,但已经不知道去哪里寻找,心中暗叹兄弟们能有好运的同时,他只得带着这十几名亲兵向着大部队主力逃走的方向追赶了过去。

三千鞑靼骑兵就这样败了,除了开始弓箭有些威胁之外,就在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抗。所以从头到尾,仅仅只是迟滞了杨晨东所部一个多时辰的时间,雇佣军主力又重新进入到了追赶敌军的过程之中。

而这一个多时辰的时间,鞑靼骑兵主力也并没有跑多远,因为他们在阿噶多尔济大人的带领之下,刚逃出南林范围不久,就遇到了在这里负责埋伏和打阻击的虎芒独立团以及追风的加强骑兵一团所部。

两个团奉了命令,守住了鞑靼骑兵的后路。也就是刚刚进行了战场预设和埋伏,就眼见远方黑暗中人影重重,鞑靼骑兵主力赶了过来。

“打!”甚至连地雷都来不及进行挖设的虎芒,带领着手下三个火枪营对退后的鞑靼骑兵展开了迎头重击。

突如其来的枪声,没有丝毫征兆的密集枪响,以及黑暗中可以见到的火光呼啸,瞬间就打乱了正在退后的鞑靼骑兵阵形,一阵的枪声之下,至少有数百骑死于马上,上千骑不同承度受伤。

能够在这里见到雇佣军的火枪营,随军的阿噶多尔济自然是大惊失色。他更为担心的还不是他受到了多大承度的攻击,他担心的是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雇佣军,他们不是应该被西河的哈剌若出能就北坡的格朗将军所部所牵制吗?

难道说他们出现在这里,那两边已经出了事情不成?

这个想法一现,阿噶多尔济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以至于下面的千夫长前来请示怎么办的时候,他竟然已经没有了一个确定的主意。

黑性感的奇迹

说起来,阿噶多尔济这个人的军事才能并不是很好,只是因为出身不错,从小跟在哥哥脱脱不花的身边,凭着这一层关系,渐渐才开始掌握了军队而已。论起控制人心,或许还有些手段,但说到战场指挥,那能力就是大大不如了。

心乱之下,原本就没有多少军事才能的阿噶多尔济已经没有了什么更好的办法。面对着下面小将军们的请示,他只能让大军努力冲击,冲过敌人的防线。也唯有如此,方才能有机会逃出生天吧。

没有严密的组织,各鞑靼骑兵便以千人为战阵进行着冲锋,但是面对着虎芒所部的三个火枪营以及七个骑兵营,外加追风团的两千多骑兵,这样的冲锋下损失自然是十分的惨重。仗一打就是一个多时辰,除了有大约三千骑兵冲出阻击圈外,其它的多数鞑靼骑兵还是被窝在了这里,无法逃出升天。

也就是这个时候,带着十几名亲兵的苏合将军赶了过来。正一筹莫展的阿噶多尔济闻听消息之后,当下是喜不自胜,就要把军权交给他来指挥。但是等着两人见面的时候,苏合将军已经是一头的冷汗,第一句话说出来,就让阿噶多尔济生出了一种天要亡他的感觉。

“大人,我身后来的是雇佣军的主力,这一次两面合围,怕是大军难逃覆灭结果了。”

“这么快。”听到雇佣军的主力竟然从身后杀了过来,阿噶多尔济只是感觉到天悬地转,看不到希望。

相比之下,苏合倒是镇定了很多。虽然目前的局面已经是非常的困难了,但也并非是一点的优势都没有,比如说他们现在的总兵力还在对手之上,比如说现在是黑夜,更加擅于逃走。

当然,就算是兵力较对方还要多一些,苏合也没有自大的认为现在能够实现线反击并取得胜利。接连的逃亡已经让大军失去了最重要的士气,甚至说的再难听一些,随时都可能会军心崩溃,一旦如此的话,那就是必败无疑了。

想着阿噶多尔济虽然有种种的不是,比如说贪生怕死,比如说贪婪无比,比如说欺软怕硬,但无论如何,此人还是自己的大人。没有对方的重用,就没有自己的今天。此刻的苏合抱定了一个主意,那就是他要报答对方。

“大人,唯今之时,想要翻盘是不可能了,唯有大人逃出去,期盼能够东山在起,以报今日之仇了。”苏合像是下了某种决定般的说着。而在下这个决定的同时,他也做出了随时会牺牲的准备。

被苏合的这个决定给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阿噶多尔济心中有些感动,反问着,“我走,那将军你呢?”

“我?当然是留下来带领军队和雇佣军在拼一把,不这样做,怕是大人也无法借机冲出去的。”苏合脸上露出了苦笑,谁不想活命呢?但注定要牺牲别人的时候,他只能选择留下来,谁让对方是大人,他只是人家手下的将军呢。

阿噶多尔济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此刻他是激动无比,但又气愤不已。激动的是因为苏合肯牺牲他来保本自己,气愤是因为这一战将他们的老底都给拼光了,从此之后,他将在无法成为草原上一支强大的实力了,以往的辉煌与荣耀都将与他在无什么关系。

不管心中是如何的想法,阿噶多尔济最终还是同意了苏合的要求,选择了离开。而此时他也真正的把军队指挥大权交给了苏合,身边只是留下了三千精骑,做为突围之用。

苏合拿到了指挥大权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身边的亲兵们散发消息,对外说北坡的格朗将军与西河的哈剌若出正在出兵向这里赶来,只需要坚持到天亮,就会有大军前来支援,反败为胜。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以苏合的判断来看,很可能这两支军队已经遭遇不测了,不然的话,雇佣军哪里来的兵力在这里堵截自己呢。只是对外还是要这样去讲,唯有如此,军心才不会混乱,才不会崩溃,才能创造出给阿噶多尔济逃走的机会。

果然,苏合的这套策略是正确的,消息外放出去之后,原本混乱的鞑靼骑兵大军变得镇定了许多。人就怕没有希望,只有要希望,任谁都会想办法在拼上一把的。

军心得到了暂时的稳定,苏合一边指挥大军形成防线,挡住身后雇佣军主力的攻击,一边派了两千骑兵向堵路的雇佣军冲去,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在正面撕开一个口子,给阿噶多尔济的离开创造机会。

军心稳定之下,一道道命令被下面的骑兵认真执行着。当杨晨东带着主力大军来到了鞑靼骑兵的后方时,并没有想像那般的势如破竹,反倒是受到了强烈的抵抗。

“怎么回事?”杨晨东眼看着不少的雇佣军因为大意冲得太快,一进入鞑靼骑兵的防线中,就被其淹没,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损失了上百骑,他一边叫人停止发动冲击,一边叫来了侦察员问明情况。

侦察营的营长徐云胜此刻已经与大军汇合,被杨晨东叫到身前问话,就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说了出来。“六少爷,之前的鞑靼骑兵的确已经发生了混乱,可是因为苏合的到来,一切形势发生了变化,他们不知为何竟然又稳定了军心,拥有了反击之力。”

毕竟发生的时间太短了一些,侦察营能够取得这些情报已经是非常的不容易了。杨晨东没有怪罪对方的意思,反而是饶有兴致的问着,“苏合回来之后,军心就稳定了吗?看来此人倒是有些本事。”

“是的,我们从一些之前抓获的俘虏口中得知,退兵的命令也是此人下达的,看来他战场上的洞察力也不错。”杨二在一旁补充汇报着。

“呵呵,那我倒是对此人起了兴趣。”杨晨东呵呵的笑笑,当下正是用人之时,如果对方真有本事的话,那他倒不介意招揽来为己用。只是眼下还没有打败对方,想这些是有些为时过早了。

“这样,命令下去,各部队不要急于发起攻击,等着大军数赶到的时候,以营连为单位发起猛冲。要做到面推进,不能在搞什么单独突进了。还有,侦察营要马上把情况弄清楚,准许你们可以自由的提见俘虏。”杨晨东不愿意打没有把握之仗,至少在没有弄清对方阵营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他是不会冒然的发起猛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