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了,一定还有穴位漏了。

不,准确的说,慕容长老对龙天傲也瞒了一手。

穴位肯定不止七百一十九个,某个地方一定还藏匿了。

叶凡迅速作出判断。

只是这地方在哪里呢?

他死死盯着面前的庞大铜人,最快速度扫视可能遗漏的地方。

“呼——”

叶凡念头转动中,白烟变得更加浓郁,转眼就弥漫了整个身子,还带着一股臭鸡蛋气味。

同时,铜人变了颜色,好像被火烤了一样,渐渐滚烫起来。

灼热气息扑面而来。

叶凡止不住后退一步。

“快走,快走,时间不多了。”

简约格纹短裙美女飘逸长发气质高雅秀立体侧脸图片

龙天傲也反应了过来,知道慕容长老对自己有所隐瞒。

他暗骂对方一声老狐狸,枉费平时这么孝敬,还以为会跟自己共享秘密,结果却藏了一手。

随后他就对叶凡喊道:“这玩意真会爆炸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白烟越来越多,身体也火红起来,连铜人眼珠子都多了几分血红。

浓烟,热浪,给人说不出的压迫感。

那种感觉,好像一个滋滋作响的煤气罐。

龙天傲伸手一拉叶凡吼道:“快走,再不走就要爆炸了。”

他还感觉到,这浓烟好像有毒,让他视线变得模糊,还极其难闻。

“来不及了。”

叶凡一把抖开龙天傲的手,伸手又抓起一把银针。

他额头渗透出冷汗,再度扫视着铜人。

龙天傲吼出一声:“走,就剩下十秒了。”

十秒……

叶凡目光透过飘忽的白烟,突然落在铜人抱着的拳头上。

他一个箭步上前,不管铜人拳头的滚烫,猛地一抬。

他竟生生地把铜人看似固定的双臂抬了起来。

随着铜人双臂的举起,铜人背部的肩胛骨,竟然也随之动了起来。

就如同真人一样,肩胛骨之下,竟还有一层铜铸的肌肤。

这层肌肤露出了一个针眼细小的孔。

膏肓。

“我靠!”

龙天傲脸上无比震惊,怎么都没想到铜人还能动弹,更没想到它背后藏匿着一个穴位。

叶凡没有理会龙天傲的惊呼,捏着银针动作利索刺入进去。

“咔嚓——”

针入药出。

一滴红色药水从针孔流出,铜人双臂毫无征兆张开。

它摆出了一个欢迎态势。

接着,白烟停止了喷射,火红的滚烫也如潮水褪去,虽然还残存热量,但少了那份咄咄逼人。

片刻之后,铜人就从厚实舱门脱离,悄无声息自动挪到一旁。

“两分五十九秒。”

龙天傲喊出一声,不仅有如释重负之感,还给人说不出的精疲力尽,差一点就要死在这里了。

“欢迎进入金库。”

与此同时,舱门传来一记机械声音,接着就轰隆隆的向两边开启。

一股沉闷气息从舱门涌了出来。

龙天傲眼睛炽热:“开了,开了。”

“你是怎么知道还有隐藏穴位的?”

他好奇问出一句:“而且知道藏在后面?”

叶凡退后几步等待沉闷气息散掉,同时不咸不淡回答龙天傲问题:

“膏肓穴乃人体至关重要的大穴。”

“古往今来,病人危重无从下手时,医生便取膏肓穴艾灸,可以起到扶阳固卫、济阴安营的效果。”

“可我刚才熟悉铜人穴位的时候,却没有见到它的存在。”

“它原先的位置也被铜人抱拳的双臂挡住了。”

“只是你说七百一十九个穴位,我在铜人身上也确认到七百一十九个孔,所以就以为设计者抛弃了它。”

“我也就没再放在心上。”

“直到铜人快到时间要爆炸,我才再想起被忽略的膏肓穴。”

“我寻思设计者能这么牛逼设计出这个铜人,应该不会忘记极其重要的膏肓穴。”

“所以我就一抬铜人双臂,结果真发现这个穴位……”

叶凡也没有对龙天傲太多隐瞒,简单道出自己破局的心路历程。

接着,他心里又感慨一声,这个设计者真是天才,巧夺天工,又心思如狐。

“叶凡,不得不承认,你让我很受挫折。”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年轻一代翘楚,放眼神州没有几个人能跟我相比。”

龙天傲脸上有着一抹挣扎:“可现在跟你一比,我实在相差太远啊。”

叶凡淡淡开口:“古人早就说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你这么自大,是顺风顺水太久了。”

他丢给龙天傲一颗药丸,免得他中毒倒下:“以后好好夹着尾巴做人吧。”

以后?

龙天傲把药丸丢入嘴里,脸上露出一抹戏谑。

他输的一败涂地,哪里还有什么以后。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进去看一看金库样子。”

龙天傲扯了一块布抱住口鼻:“以后死了,我也能死的瞑目。”

他率先走入了金库。

叶凡散去念头,也走入了舱室。

龙天傲扭开大灯。

“啪!”

一声脆响,灯光亮起,满目金黄。

两人瞳孔止不住一缩。

“真壮观啊。”

尽管叶凡和龙天傲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被舱室中的金库震惊了。

诺大仓库中,摆着几百个厚实密封的箱子,每个箱子都是金灿灿的黄金。

一块一块的黄金,一颗一颗的金珠,一片一片的金叶,刺激着两人的眼球。

叶凡感觉心跳加速,血液加快。

虽然他坐拥的财富早超出这些黄金,可面对这些金色玩意还是毫无抵抗力。

龙天傲止不住攒紧拳头,死死盯着这些金子。

这哪里是乌衣巷的金库,简直就是乌衣巷的野心。

百年组织,千古流传啊……

龙天傲感觉自己热血在沸腾,随后又流露一抹凄然。

乌衣巷的将来,怕是跟他再没关系,作为一个失败者,叶凡杀不杀他,他都无法回到过去。

相比龙天傲的复杂,叶凡目光更多落在箱子的封条上。

这些黄金,全都做着标记,写着谁送来的,要谁的性命,任务是否完成。

“新国李胜利,黄金万两,毒杀兄长李大龙,成。”

“伦国波利王子,黄金三万两,车祸爱妻朱丽叶,成。”

“龙都唐三国,黄金十万,铜人一座,袭杀叶堂夫人赵明月……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