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骑兵营现在就可以准备出发事项以外,其余各部队军事长官,就先留在这里等候命令吧!大家可以自由活动一下,我现在就去参谋部制定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张天海直接宣布道。

“是!”众军官们应声道。

说完之后,张天海就径直离开了。

见到张天海离开之后,陆少杰揽过了李淳飞的肩膀,说道:“哎,我说瑞文,咱们俩打个赌,你们赢肯定是留守在县城的,你信不信?”

李淳飞想了一下,说道:“我想有可能是在城里的吧!不过就算在的话,也应该是在第一个星期在,谁让我们营新兵最多,战斗力最差呢?”

说到最后的时候,李淳飞已经是满脸苦笑了,可是没有办法,谁让现在一营的战斗力,确实是在四个主力营中垫底的,可以说得上是有苦也说不出啊。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们营在汤头作战之中,损失实在是太大了。要是混在以前,你们营可是咱们团的头号交椅。”陆少杰拍了拍李淳飞的肩膀说道,这几个营长里面他们两个是感情最深的,毕竟他们是从同一个部队出来的,也是同一期同学。

“谁说不是呢,以前我们一营老兵比例最大,团座专门挑一些优质老兵优先补充我们营。为了不就是巩固一营的战斗力了么?那时候咱们团刚成立不久,没有什么拳头部队,也只能是拿一营作为样板了,打造拳头部队了。”李淳飞苦笑着说道,现在一营想要回归以前的巅峰时期状态,那可真是相当有难度的了。

一支战斗力强、且素质高的部队,是不可能在短期时间内完成整合了,而且还是在战争的情况下,是根本就没有办法稳定下来培训训练的。

不信,可以参考一下张天海苦心建立的军官干部培训班,这才一个星期,不够就被调走。

这不够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边,这些军官能学到很多的知识、得到很大的提高,那是不可能的。

本来要是进驻了这边的话,可以继续开展训练班的,可是时不待我啊,张天海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继续开展军官干部培训班,兰封会战,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展开了。

19岁纯的情少女人像摄影

要是不趁这段时间去熟悉一下具体的作战场地,张天海他就根本没有能够挽留兰封败局的机会!

一个人若是想要战胜既定的命运,那么要付出的代价必然是十分巨大的,就算是他是一个手里边掌握着数千大军的团长,那也没有办法,因为他面临者的敌人,同样也是十分强大的。

要打败这十倍于己的敌人,谈何容易?除了是做好准备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捷径了。

张天海的团长办公室内,王亮已经为张成功泡好了一壶热茶了。

“谢谢王副官了。”张成功十分客气地道了一声谢,随后又问了一句:“诶,对了,王富宽,你们团长平时都是这么严肃吗?我见他开会的时候都是以命令式的语气在进行的,而且他说话的时候下面的人都全部在认真听,没有一个敢走神的。”

“这就是我们部队和你们地方的不同了,必须要有一个人全部说了算,不然的话容易人心散,执行命令不到边,这个人在我们团,除了我们团长之外,谁还能有这个资格?”王亮笑着说道。

“哦,那我懂了。确实,你们部队和我们地方始终是有一些差别的。”张成功笑了笑道,表情上倒是十分自然的,就是那双眼睛一直都在盯着四周看。

只见张天海的办公室大概有二十来平方左右,结构也极其简单,除了一排书架之外,也就是几张木质沙发,以及一张办公桌还有办公椅了,装饰极其简单。

值得一说的是,张天海办公桌后挂着的是国父孙中山的画像,以及两面青天白日满地旗,看起来倒是十分严肃的。

没一会儿,身穿着一身戎装的张天海就走了进来,脸上满是挂着十分礼貌的微笑。

“张县长,不好意思,让您在这里久等了。”进门之后,张天海就直接开口说道,然后坐在了张成功的对面。

“不客气,张团长您贵人事多,而且是安排作战计划这等重要工作。我张成功可不能耽误了这种重要的事情,等一等又何妨,我现在又不是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再说了,还能有什么事比得上要保卫我大兰封要紧呢?”张成功笑了笑道,可怎么看,他那张戴着金丝眼镜的脸上,还是略带了一丝猥琐。

张天海点点头,说道:“行了,既然大家都能够互相理解,那便最好了。咱们也闲话少说了,我有几个问题想要继续深入的问一下张县长。”

“张团长且说无妨就是了,无须客气太多。现在咱们的共同目标,都是一致的嘛。”张成功正色道。

“我想知道兰封县城附近的高地,都有哪一些?而且我想知道,这些高地距离刚刚我所提问的以及我们团一营长所提问的那两个村庄、集镇到底是有多远?还有就是,要是我们需要派出部队去进行炸桥的话,哪里有陇海铁路的铁路桥?”张天海食指轻敲着桌面,显然这些东西已经是在他的计划之中了。

一旦开战了,就得要不惜一切手段去拖敌人的后腿,以及是断绝他们的后援,还有减慢他们的最快增兵速度,为前线部队争取作战时间等等。

“张团长,您要是这么说的话。可能我说了,你也有可能一时间也记不住那么多东西,不如这样吧!您方不方便拿您的地图拿一下?我用铅笔在上面做好相关的标记,到时候您再派部队在这些地方进行查看,看看是否是真的适合达到您的战略目标。”张成功此人说话也是十分谨慎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思考之后才说出口的。

“你可以这样是最好不过了,也能够最大程度上方便我们制定具体的作战计划。”张天海点点头,随后转过脸来对王亮说道:“王副官,你立马去参谋部,拿之前在战区司令长官部杨参谋给我们的那一份军事地图过来。马上!”

“是!团座!”王亮开口应声道。

没一会儿,王亮就拿着那一份战区司令长官部杨参谋给他们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军事地图过来了,同时还拿着一支铅笔。

……

ps:第一更送上,第二更在两点之前会更新完成的。

感谢.asxs.书友thepastorshy的月票三张!

感谢.asxs.书友冀中星、finalfire、希望明天01的月票各一张!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