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道之途,不求道,不求盖世无敌,只求炼出无双丹药。

从古至今,不知多少丹道大师前仆后继,将丹道繁衍到了极致。

他们所求,也仅仅是那可以令他们自豪的丹药。

在丹道这条路上,除了在丹武阁的岁月,陈然就是再未过多追求。

不过,那十年孜孜不倦的炼丹,一枚枚丹药自他手中炼出,却是有巨大的成就感。

他当时曾想,若无仇怨,若无羁绊,哪怕万古空寂,他也可以一直在丹道这条路走下去。

“我记忆中的丹道,不该失传。”

此刻,陈然心中唯有这么一个想法。

在烟诏峰之巅上,陈然盘膝坐地,浑身恐怖的气息激荡。

此刻,在他面前,有着两座宫殿。

一座是当时在龙墓得到的砂砾宫殿,一座是从金足黑蛟手中夺取的古殿。

而除了这两座宫殿外,还有许多五颜六色的泥土。

清纯麻花辫少女户外青春洋溢图片

这一刻,两座宫殿在溶解,与彩色泥土混合在一起。

一日,两日,三日……

十日后,一座冲天的古塔模型出现,被陈然炼制出来。

在古老年代,那些炼丹师就喜在丹塔炼丹。

这个习俗传了下来,更是有冥冥之中的力量加持,在丹塔炼丹会有极其显著的效果。

使用丹塔作为搭载传承之物,也可令传承更为久远。

此时此刻,陈然就是在炼制一座丹塔。

“轰轰轰!”

烟诏峰震颤,有道道丹气汇聚,融入丹塔。

此峰,有道丹坐镇,此刻感受到陈然的丹道,立即做出了回应。

“丹途漫漫,吾等共勉。”

隐隐约约中,有古老沧桑的话语传开。

这一刻,烟诏峰的弟子长老都是浑身一震,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悸动。

如此,又是过去了十日。

这一日,陈然蓦地睁眼,其中七彩之光环绕,神圣无比。

“丹塔,成!”

他断喝,一座璀璨的七彩之塔显现。

渐渐地,光芒逝去,显露的是一座看上去竟是有些古朴的石塔。

好似,这石塔不是今日炼成,而是存在了悠久岁月。

“为我炼制,自当由我为取名。”陈然自语,大手一挥间,石塔浩浩荡荡,落在了烟诏峰边上。

“轰轰轰!”

惊天轰鸣响彻,石塔与烟诏峰等高,有着极其恐怖的威势。

“的名字,叫永恒,愿丹道永存,万古不朽。”

永恒塔!

自此之后,丹武阁多了一道传承。

永恒塔中,记载了无数的炼丹手法,炼丹技巧,以及丹方。

只要实力足够,只要悟性高,就能从其中得到。

甚至,在永恒塔顶层,陈然都是传入了东方武陵九大古丹的丹方。

只要有实力登上塔顶,就有机会得到。

这一日,陈然的声音响彻,引起了巨大的波澜。

“凡我丹武阁弟子,皆可入永恒塔,炼丹,悟丹,修丹……愿诸位,人人如龙。”

陈然的声音,丹武阁的弟子并不陌生。

“是陈师兄,是陈师兄回来了!”

这一刻,丹武沸腾了。

而当知道陈然留下了一座恐怖的丹塔后,更是让他们狂热。

因这丹塔,是陈然一身的丹道传承。

当年,他名震丹武,名扬青凰的初始,便是丹道。

他的丹,仙鬼莫测,很多老一辈的炼丹师都是自愧不如。

这次陈然留下传承,自然让他们激动不已。

不过,却有更多人感到伤感担忧。

若无事,陈然为何要留下丹承?

若无事,陈然为何不见他们?

这一刻,所有丹武阁弟子在内心祈祷,祈祷他们为之骄傲的师兄,能逢凶化吉,高歌猛进,永不停息……

……

剑冢。

以剑为名,修剑道,踏剑途。

他们信奉剑,将剑作为一生的信仰。

这是一个修剑的世界,崇尚着强大的剑修。

以往,他们都是崇拜族中的强者,倾慕他们手中的剑。

但这些年,一个年轻人却是成为了他们崇拜的对象。

他的剑,坦坦荡荡。他的剑,敢指苍天。他的剑,至情至性。他的剑,杀伐果断。他的剑,不为杀戮,只为守护。

他陈然,不是剑冢之人,却是他们崇拜的剑者。

这一次,他执圣道,商央二剑,杀上轩辕。

一人,灭一族!

此事,是为剑冢,是为剑冢已故的弟子!

很久很久,剑冢没有为了一个人狂热到如此地步。

在当年陈然留下的剑壁前,每一日都会出现很多剑冢弟子。

他们感悟着,陈然一生剑意的体现。

或不甘,或愤怒,或绝望,或痛苦……

人的一生,怎能如此多舛?

仅仅感受着,他们就是能想到陈然如此大的成就背后,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或许,这就是他们平凡,而陈然名震青凰的原因。

不经历苦难,怎能成功?

陈然经历了的苦难多深,成就也就有多高。

他们,认为陈然灭轩辕,是理所当然,是他一生最好的诠释。

此刻,他们唯一希望的,就是那个男人好好地活下去,活在这或许痛苦,但绝对值得活下去的世界。

这一日,陈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剑冢。

他,见到了剑冢之主,那个普通的年轻人。

陈然恭敬一拜,而剑主也是微微还礼。

他,并没有一丝身为剑冢之主该有的威严,与普通的年轻人并未有任何差别。

两人,都是未提此次发生的事。

这一日,陈然在剑主的茅庐中吃了一顿饭。

一顿,由剑冢之主,亲自采摘,亲自烧的菜。

临走前,剑冢之主轻声道:“我剑冢,将护陈族万万世。没有人,能在我剑冢还在的时候,动陈族一下。”

陈然感激的笑了笑,微微一拜,离开了剑冢深处。

在剑冢一座普通的古山上,陈然盘膝而坐,属于他的剑意轰然爆发,席卷整个剑冢。

“今日,我将刻下这些年我领悟的剑意,独属于我陈然的剑!”

这一日,剑冢沸腾。

剑冢之剑,绝大部分冲天而起,剑尖所指,皆是陈然所在的古山。

古山前,一道道人影出现。

他们看着山顶那散发着冲天剑意的身影,身躯激动到颤抖起来。

他们,皆是狂热一拜,恭声大叫。

“陈师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