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副科长与曹副官进去了,可出来的时候却是满脸凝重——这一趟浑水,比想象中地还要深呐……

回到了休息室之后,环顾四周无人,梁副科长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小曹,咱们这一次压力可是很大啊……不只是一个人盯上了咱们了,黄埔系里边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想保住龙慕韩的。”

“那梁科长,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曹副官看着梁副科长问了一句。

“便走便看吧,或许上边的人,也想看看有多少鱼冒头吧……”说着,梁副科长便是抬头望了一眼上方,眼神之中充满了敬畏。

这一滩浑水,是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

……

在针对龙慕韩与张天海两人之间的这一场风暴逐渐卷起了的时候,第一战区也在重新制定夺回兰封的计划——这是统帅部下的死命令!

兰封之耻,必须要雪!

“成猷,现在第七十一军的现状如何了?”程潜问参谋长晏勋甫道。

晏勋甫,表字成猷。

“报告长官,第七十一军除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是伤亡比较惨重之外,还有第八十七师的伤亡也达到了三分之一,建制最完整的当属第八十八师了。”作为一名十分优秀的参谋长,晏勋甫对前线的这些数据可谓是如数家珍。

程潜眼睛微眯,随后开口说道:“第八十八师师长龙慕韩现在处于被关押状态,第八十八师又是建制最完整的部队。这样吧,立即拟一份任职命令,任职第七十一军军长宋希濂兼任第八十八师师长一职,责令宋军长立马整顿第八十八师,两天之内,我要看到一支能征善战的第八十八师!”

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

“是!长官!”晏勋甫应了一声,随后又问了一句:“现在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伤亡如此之大,而且之前该团歼灭的敌军也不少,是否要考虑把该团撤换下来?”

程潜想了一番后,说道:“也罢,该团在张天海这个团长的带领之下,倒是打了不少胜仗。按道理来说,我们应该将他们撤换下来休整一番。可是他们团是拥有一个十二门火炮的炮兵营,这么撤换下来是有些可惜了。”

“我们是否可以分成两步走,直一团的骑、步兵部队进行休整,然后把他们的炮兵部队调出来支援前线作战。这样岂不是两其美了?”晏勋甫提了一个在他看来是一个极好的建议。

确实,这个建议很中肯,很好。

可是程潜想了一番之后,拒绝了:“万万不可如此,若是他们的团长还在部队的时候,可以借调走他们的炮兵部队,可是现阶段是万万不行的。”

“长官何出此言?”晏勋甫问了一句,在他看来,这个计划是几乎没什么漏洞的。

“张玉麟这个人是在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建立之时,便是担任团长一职了,其中其打过南京保卫战,也打过徐州会战,几乎是没有什么败绩的。他的威信,在他们团,肯定是极高的。”程潜分析道。

还没等晏勋甫开口,程潜便是幽幽一叹道:“这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在前线打了不少的胜仗,可唯独是在兰封城打了一个败仗,便被扣押团长了。部队必然是诸多不满的,若是此时再调离他们的炮兵部队,不但只是外界会觉得我们的吃相难看,就连他们也必然会这么认为的。”

听到这里,晏勋甫还能不明白程长官想表达的是什么吗?

于是,晏勋甫不住地赞叹了一句:“不愧是长官呐,看东西的角度,可是要比我们我们这当属下的要看得长远多了。”

“这是不得不进行考虑的呐,平心而论,要是你,你也不服。最怕这时候调走他们的炮兵,会引起哗变。若是一支中央军嫡系王牌精锐,被我们逼得哗变了……”说着,程潜便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咱们头顶上的这顶帽子,怕是戴不稳咯~”

“成猷明白了,谢长官赐教。”晏勋甫十分认真地敬了一记军礼道。

“行了,就这样吧!等到夺回兰封之后,立马将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建制规划到战区中来。还有就是,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这个番号,貌似用得太久了。该向军政部申请一下了……”程潜意味深长地说道,言外之意已是十分明显了!

“卑职明白了。”晏勋甫应了一声之后,然后去执行程潜的命令去了。

看着面前这张开封军事地图,程潜轻轻地用食指敲击着自己另外一只手的手背,他的目光中不自觉地散发着一股精悍之气。

……

孟交集,第七十一军军部。

自从龙慕韩与张天海俩人同时被关押了之后,宋希濂就不是一般忙碌了——第八十八师的军务要忙碌,第七十一军的军务也要忙。

可以说得上的是,第七十一军军部事务,宋希濂已经大部分放手给参谋长钟彬来进行负责了,而他要忙碌整顿第八十八师的事务了。

这时候长官部虽然还没有下达正式的任命通知,但宋希濂总觉得第八十八师师长的这个职务是得自己来兼任了——

没办法啊,这仗已经打到一大半了,哪里找来那么多中将级别的军事主官?要是让当参谋长的人立马上任也不一定有十足的指挥经验,再打一个败仗,那是真的承受不起了。

所以,宋希濂干脆自己就去到八十八师指挥部进行整顿了。

可真当任职命令下来的时候,宋希濂还是有一些意外的——自己的直觉,什么时候那么准了?

“军座,长官部的任命就是如此了。”钟彬将任职命令拿回了手中。

宋希濂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对周围的人开口说道:“从现在开始,由我宋希濂,兼任第八十八师师长一职,我告诉你们!从现在开始,立马进行整军备战!兰封之耻,必须要雪!第八十八师责无旁贷!若有一人逃跑,我便枪毙一人!一连逃跑,我便枪毙一连!”

宋希濂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杀气,那可是绝对没有假的。

没有人敢怀疑,也没有人敢去尝试宋军长执法队的枪法准不准!

更为重要的是,宋希濂宋大军长的决心!

在宋希濂看来,兰封,那是在第八十八师的手里边的丢失的,若是没有龙慕韩的率部逃离,根本就不会有张天海所部的一个团进城的事儿!

要是第八十八师没跑,酒井支队早就被围歼在兰封了!何来今日之耻?

……

PS:第一更送上!

第二更的话,大家十二点半再刷新吧,这一段有些难写,可能码字速度会慢一些,望大家见谅。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