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炎天祸一听,顿时笑喷。但很快,他就是止住笑,使劲憋着。

陈然狠狠瞪了炎天祸一眼,知道这货一定是把自己的事告诉了南宫妖妖,否则这个磨人的小祖宗缠谁也不会缠上他。

炎天祸脸上不好意思,心里则是乐开了花。心想着南宫妖妖若能一直缠着陈然,把他当个屁放了就好了。

“哎,我该叫什么啊,徒孙?不行,这太土气了,也把我叫老了,要不我叫墨墨?”南宫妖妖走到陈然面前,一脸好奇。

听到这话,陈然的脸又是黑了。

“还是叫我名吧。”陈然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

“不行,这样叫就太生分了。”南宫妖妖皱眉,而后眼神一喜,大叫道:“以后,我就叫小冰。嗯,就这么决定了。”

“小冰?”陈然一晕,实在想不出这与他有何关联。

一旁,炎天祸憋着笑,疑惑道:“师叔,为什么叫他小冰啊?”

“因为他冷冰冰的啊。再说了,叫小炎,他是师侄,叫小冰不是正好么?”南宫妖妖理所当然道。

炎天祸听完,脸顿时黑了。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为什么这么嘴贱,问了个给自己挖坑的问题。

旁边的几人,都是大笑起来,就连吕轻烟,也是抿嘴轻笑。

甜美美眉眉眼动人银杏树下写真

小炎,小冰。

这名字,也着实太逗了。

“小冰啊,等这次拍卖结束,要到师叔祖那里玩哦。”南宫妖妖呵呵笑着,老气横秋的拍了拍陈然的肩膀。

陈然实在是没脾气了,尤其是懂得这小女孩比炎天祸还恐怖后,更是争辩的心思都没有。

他点点头,心中多少有些憋屈。

而南宫妖妖也不再说话,坐在陈然一旁,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

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的人也是渐渐多了起来。

高处的灵坛,已是被一些纯粹来看热闹的修士站满。而中间,则是被一些气息强大的修士占据,大多在无量之境。

而最下层,则是被一些天骄占据,其中年老的修士倒是不多。

说来也怪,这次拍卖,内阁十峰皆是派出了一些天骄弟子,而丹武阁千国,也是如此。至于其他势力,也大多是一些年轻的面孔。

这场拍卖会,可以说是天骄齐聚,有许多名传丹武,甚至青凰地的修士。

陈然在观察着四周,倒是发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荒无天,雪天华,蔺思古,黄不负,千净羽……

这些当年在龙狱有过交集的故人,都是出现在了这里。

这几年,他自然也是听说了这几人的成长。

荒无天,这个男子被他狠狠羞辱后,竟然会发生如此大的蜕变,还是让他有些意外的。

雪天华,也是有了很大的蜕变,在寒梅峰也是站稳了脚跟。比之雪无双,都是耀眼很多。

而千净羽等人,也是顺利加入内阁。至于加入什么峰,他却是没有了解太多。

他只知,宁兮兮加入了紫峰。因为此刻她也在这里,而且还和一群紫衣女子站在一起。

那些人,都是紫峰的弟子。

当然,最令他震惊的,还是蔺思古和黄不负。

一个文法结合,一个入道。

这两人都是百年难遇的天骄,在以后定然会有巨大的成就。

陈然双眼扫过黄不负,正当他想移开时,黄不负蓦地看了过来。

他看向陈然,眼中闪过惊疑。而很快,他竟是飞了过来。

他微微一拜,迟疑道:“是陈兄?”

陈然一怔,没想到黄不负能认出自己。不过一想想黄不负已经入道,他也就释然。

毕竟,他也已是入道,知道这其中的玄奥。而且,当年他在黄不负面前,可展露了不少。再加上,他一点也没有防备黄不负。

黄不负能认出他,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随即,他轻轻点头,笑道:“黄兄,当年一别,没想到已是入道,恭喜恭喜。”

黄不负一怔,随即大喜,接着又是苦笑:“陈兄,这瞒得也太深了。我和蔺兄都以为离开丹武阁了。”

“我入了烟诏峰。”陈然回答,多少有些歉意。

这两人,是他看着极为顺眼的人。这十年,一直忙于炼丹,也就没有去找两人。

“等一下,我去把蔺兄叫过来。”黄不负身子一闪,就是到了对面。

“怎么认识这两人的?”吕逐鹿好奇道,他可是知道,这两人是丹武阁要重点培养的天骄,名声都是传到青凰地。

“在龙狱,有一面之缘。”陈然回答,并不想多说。

“哦。”吕逐鹿点头,眼神却是怪异起来。他觉得,这事绝对没这么简单。

很快,蔺思古就是一脸喜色的跟着黄不负过来。

“陈兄啊陈兄,真是瞒得我们好苦啊。”蔺思古大笑,神色愉悦。

“此事,是我不对,等拍卖结束,自当以酒谢罪。”陈然也是笑了起来,知道这两人并不是真的怪他。

“那是肯定的。”蔺思古说道,随即,他眼神一闪,双眸有白气涌动。

不过很快,白气就是散去,蔺思古则是摇头叹气。

而黄不负,则是一脸笑容,开口道:“蔺兄,当初咱们看不透陈兄,如今我已入道,都看不透陈兄,以为自己能看透啊。”

“徒有虚名,真是徒有虚名,陈兄才是真正大才。”蔺思古轻叹,感觉自己这几年虽出尽了风头,却还是比不上默默无闻的陈然。

陈然一怔,随即摇头,轻声道:“世间道千万,能走到尽头,便是正确的路。”

两人一听,顿时又是轻叹。此时此刻,他们多少有些明白自己如何不如陈然。

因,陈然看的比他们远,比他们高。

“不说这些,今日拍卖,我两人就待在这吧。与那些人,实在没什么好说的。”黄不负摇头,不再想这些事,而后提议。

“也对。”蔺思古轻笑,道:“陈兄,不会介意吧。”

“自然不会。”陈然摇头,而后,指着炎天祸道:“这是我师叔。”

“早闻炎师叔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有大风采。”黄不负与蔺思古一拜,所说之话,顿时让炎天祸看两人的眼神都是柔和起来。

“嗯嗯,们很好。”炎天祸点头,一副长辈的模样。

而后,陈然指着南宫妖妖,有些迟疑道:“这…是我师叔祖。”

两人一怔,随即也是一拜,更显恭敬道:“师叔祖好。”

陈然狐疑,觉得这两人应该知道些什么,否则不至于对一个小女孩如此恭敬。

“嗯嗯,们两个很好,不像某些人,根本不懂尊老爱幼。”南宫妖妖也是一脸雀跃,赞赏的看着两人。

这里,气氛倒是极为融洽,这让不少人都是侧目。毕竟,这几人在丹武阁的名气可是大得很。

此刻走在一起,自然会引来众人的好奇。

而也就在此刻,底下的灵坛上,剑思行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他身旁,还有罗臻。

两人看着四周的众人,眼中有着浓浓的锋利。

面对如此多的人,两人毫不怯场,反而神态自若。

两人微微一拜,而后朗声开口。

“拍卖会,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