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阁中。

苏云瑶站在陈然的石屋前,脸色有些发黑。

她已经来了这里好几次,可每次都没见到陈然的人影。

其他三脉,已是开始询问陈然是否要退出九宫一脉。

此刻若是陈然不见,她无法想象那三脉的强者会如何对她。

毕竟,一个修成剑阵的天才少年,可是有着巨大的可塑性。甚至等陈然修行到高深处,洞彻剑阵之玄奥,将有可能传下剑阵,为九天罗源宗开创剑阵一脉,也是不无可能。

如此一个天才,要是被她弄丢了。她完可以想到,得知此事后,那三族强者绝对是杀了她心都会浮现。

“该死的小子!”这几年住在九宫阁,苏云瑶自认自己的养气功夫已是不错。可此刻,根本无法心平气和。

她想要离去,将此事告知三脉。

陈然若是真的失踪,她也无力回天,还不如早些告知三脉,她的罪责也会小一些。

不过就在此刻,一道恍若鬼影般的身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石屋前。

陈然看到了苏云瑶,微微皱眉,不知她来这里干什么。

清纯大眼刘海美女静谧午后浪漫写真

他微微点头,就是向着石屋走去。不管她来干什么,至少陈然是没兴趣知道的。

苏云瑶一怔,随即就是咬牙切齿。

陈然这态度,完是没把她当成一个半步破荒的修士啊,简直跟个毫无关系的路人一般。

她怒了,莫名的就怒了。

“长夜,给我站住。”她轻斥:“去哪了,为何不向我禀报?”

“没说我出去要向禀报吧。”陈然皱眉。

苏云瑶一滞,心中那个怒啊。不过,她的确没对陈然提出任何要求。

这怒,她也只能忍着。

随即,她轻喝:“以后,不论去哪里,都要向我禀报!”

“行,等会儿我要出去一趟。”陈然随口道,说完就是走进石屋。

“……”

苏云瑶傻在了那里,一时之间都是没反应过来。

随即,她大怒,直接是冲入石屋。

但令她更愤怒的是,石屋内竟是空无一人,再没有陈然的身影。

“长夜,个小兔崽子,别让我逮到!”她再也忍不住的大叫,只觉得胸口憋闷,这辈子的气都没今日这一会儿来得多……

青海,蓝天。

陈然立于虚空,看着这祥和的景色,眼中荡漾起柔和。

他本就向往平凡的人生,但未曾想到,会以这种方式。

九天罗源宗所在地之外,亦是有许多生灵存活着。

不过,他们都是凡俗生灵,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

陈然的身子缓缓落下,一身气息趋于平凡。

等他脚踏大地,已与凡俗之人没有一丝区别。

食五谷,身染浊气。

凡人的生老病死,在他身上出现。

他遥望身后浩浩大宗,眼中的执着未曾减少半分。

他不求九天罗源宗的惊艳,也不求他们的认可。他求此方大道,只为见到那个许诺了一生的女孩。

“小思,师兄去去就回,等师兄一下。”他轻喃,走入了茫茫红尘。

时间,过去了半年。

陈然的消失,在九天罗源宗一些强者之中,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苏云瑶已是将此事告知了三脉,此事自然让她受到了责骂。

而三脉,则是开始寻找陈然。

毕竟,一个修成剑阵的弟子,还是极其珍贵的。

而很快,就是找到了。

此刻,陈然化身凡躯,气机与命因都是彻底暴露。破荒修士一感知,就是查到了他所在的方位。

当苏云瑶,以及三脉的半步破荒修士见到陈然时,他们是震撼动容的。

在一座高耸入云霄的大山上,陈然正艰难的往上攀爬着。

此刻,他已是在半山腰。而他的双手,已是血迹斑斑,十指皆破。

他咬着牙,缓缓向上爬着,好似随时都会掉落。

“长夜,在干什么?”苏云瑶失声大叫。

一个无量修士,一个修成剑阵的天之骄子,一个将来可成为强者的少年,此刻竟是在爬山,而且还如此艰难。

要知道,这种山,他们一念就可翻过啊。

“我在爬山。”陈然很认真,也很艰难的开口。

“搞什么鬼!”苏云瑶大怒,觉得陈然是疯了。

“我不会回去的,回去了我也会逃出来。”陈然又很认真的开口。

“……”

几人脸都黑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喜欢当凡人的。

他们也懒得再和陈然争辩,直接是动手将陈然抓住,把他带回去。

但在路上,陈然却是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再次出现在那大山峭壁下。

他,开始重新爬山。

“到底想要怎么样!”苏云瑶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想揍一个人,气得浑身哆嗦。

“不要来烦我。”陈然很认真道。

“……”

他们又是尝试了几次,却是依旧无果。陈然这莫名的手段,连他们都是无可奈何,又震惊不已。

最后,他们只能回去。

“他在参悟大道……”

之后,有破荒修士暗中观察陈然。

他们眼神动容,知道陈然在化凡悟道。

他们没有打扰陈然,却是叹息不已。

因他们看出,陈然意志坚定,求道之心远超常人。

甚至都猜测之前在三脉之外的人,就是陈然。

可这道,却是需要花费太久,而且危险极大。

化凡,那可是会真的变成凡人的啊。

他们无声离去,知道无法阻止坚定的陈然。

而此事,也是在九天罗源宗传开。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九天罗源宗出了一个傻子,好好的剑阵天骄不做,去做那命不过百的凡人。

火琉璃也知道了此事,顿时怔住了。

随后,她火急火燎的出现在了陈然面前。

“长夜,疯了,跟师姐回去。”火琉璃气急败坏,拉着陈然就是向远处飞去。

此刻的陈然,极其狼狈,衣衫破烂,拄着一根竹棍,面黄肌瘦,好似随时都会死去。

这模样,看的火琉璃心里一阵难过。

她莫名觉得,陈然变成如此,有她一部分的责任。

不过很快,她手上就是一空。

她蓦地回头,看到陈然站在原先的位置,不曾动分毫。

而下一刻,她就感觉自己不能动了,好似被定在地上。

“心善之人,必受眷顾。愿的善良,不会被岁月磨灭。”陈然轻声开口,缓缓走向火琉璃,却是从她身边走过。

陈然蹒跚着步伐,越走越远,消失在尽头。

火琉璃艰难转头,看着那消瘦的身影,胸口忽然很难受,莫名想哭。

陈然,是这辈子除了她母亲,第一个说她心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