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有万古玄天镜,还真找不到这里。占仙这老头,实在太会藏了。”叶寻仙嘀咕,惊奇的看着沼泽地。

“他住在这里面?”陈然狐疑。

“他要是住在里面,我都能依靠一些秘法寻到他。这里只不过是一处天然形成的迷雾灵阵,没什么大不了。”叶寻仙开口,接着他指了指上方,继续道:“喏,他就在天上。”

“天上?”陈然一惊,抬头望去,破虚天道眼施展,却是看不出一丝古怪的地方。

“要是都能看出来,那占仙老头也是白混了这么多年。”叶寻仙鄙视。

陈然也是习惯了他没事就爱恶心他一下的德性,无视着开口:“是有灵阵么?”

“没有。”叶寻仙回答:“不过,却有一件连天机都可短时间内蒙蔽的宝贝。有这件宝贝在,就算登天修士,都无法找到他。”

“这么厉害?”陈然惊讶,而后他说道:“我听说一些强者喜欢开辟出灵境,居住其中,这占仙老人实力应该够了吧,他为何不如此做?”

对于一些强者来说,开辟灵境也是一种修行,可以极大的提升修行速度以及增强对大道的领悟能力。

因为,他们开辟的灵境,定然蕴含他们的大道。在一个世界衍生,这大道也会越发完善。

虽说最终还是要回到青凰地修行,但在此之前,定能获益良多。

“那老头整天神神叨叨,算这算那。若是离开青凰地,他就无法算这青凰地的天机。如此,对他的修行反而不利。”叶寻仙回答,而后他率先冲向高空。

旗袍熟女床边秀美腿

“那老头肯定是发现咱俩了,跟着我,我带去见他!”

陈然点头,跟了上去。如此人物,发现他们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腾空而上,狂风肆虐。

千丈,万丈,十万丈!

一直飞到五十万丈,陈然终于是感受到了一股晦涩的气息。

这股气息出现的极为突兀,而且转瞬即逝。

“灵气屏障!”稍微一想,陈然就知道自己穿越了一层可阻挡灵气外泄的屏障。

而也就在这时,飞在前面的叶寻仙眼神一闪。

抬手间,对着上方虚空一划。

“轰!”

瞬间虚空撕裂,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漆黑裂缝。

“进去!”叶寻仙低喝,率先冲进去。

而陈然神色一震,则是跟了上去。他知道叶寻仙撕裂的不是虚无,而是一层隐形的屏障。

一阵漆黑,陈然冲出虚无,顿时射出道道强光。

他本能眯眼,但下一刻,他的瞳孔就是剧烈收缩。

前方的一幕,看的他都是目瞪口呆。

只见,前方透着氤氲之色的雾气弥漫,形成一片无际的云地。

而在其上,则是耸立着一座座高山。

千峰百嶂,灵花异草,灵猿仙鹤。

此地,恍若仙境。

“傻了吧,这就是占仙老头的宝贝,无穹洞天。虽不是自成一片世界,但其坚硬程度却是超越一切灵境。占仙老头以此洞天为基,算尽天下。若说当代谁知道的事情最多,非这老头莫属。”叶寻仙的声音响起。

“千山立于苍穹,这手笔着实是大。”陈然缓过神来,不免赞叹。

“那世界碎片,可比无穹洞天强的不止一倍,有什么好感慨的。”叶寻仙嗤鼻。

而后,他脸色变得不忿:“当初我还弱小,被那老头剥去记忆,这账,我可始终记着。”

他看向前方千山,狂笑道:“哈哈哈,小爷我回来了,小子们还不出来迎接?”

他之声,传的老远,更是不断回荡。

“什么人,竟敢闯我仙地!”一声充斥威严的大喝也是随之响起。

远处,一道道身影飞来,恐怖的气息弥漫四方。

这些人,大多为年轻男女,身穿八卦道袍,浑身灵气弥漫,男俊女俏,好似从画中走出。

而且,还有几个幼童,灵动秀气,看起来极为可爱。

他们飞到陈然和叶寻仙前面,眼神不善的盯着。

“们是谁,怎么闯进来的?”一男子问,声音很冷。

“小子,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新来的吧?”叶寻仙盯着这几人,眼神悄然火热起来。

“嗯?”众人一惊,看着叶寻仙,忽然觉得有些熟悉。

“师兄,他觉得好面熟哦。”男子旁边一青发女子狐疑开口。

“咦,我怎么也觉得面熟。”

“是外出失的师兄么?”

众人交头接耳,疑惑的盯着叶寻仙。

一开始,他们以为是外来者。但现在想想,却觉得不像。因为此地,可是有几十年没外人来过了,除了当年那个祸害一方的混蛋。

外人?混蛋?

想到这,那男子脸色猛地一。他死死盯着叶寻仙的面孔,浑身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模样,不就是当年他远远看到过的那混蛋的脸么?

当年,他还年幼,并未正面见过叶寻仙。但哪怕只是远远看到过,他还是记住了。

因为,那人他混蛋了,把他的师兄师姐坑惨了。

“…怎么回来了?”男子结结巴巴,脸都绿了。

“哈哈,终于有人记起我来了。”叶寻仙大笑,但很快就是戛然而止。

因一声大吼,打断了他的大笑。

“师兄,师姐,叶魔头回来了!”

这一声,男子绝对是用了这辈子最大的声音,恍若天雷滚滚,响遍千山。

这声过后,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而后,就是爆发出疯狂的咒骂声,愤怒声,恐惧声……

“该死,那小子还敢回来,当年把我丢进粪坑,害我臭了整整一年。现在,都没一个妹子敢靠近我。我要杀了他!”

“不好,叶魔头回来了,快把灵田上的灵果,灵草都摘了,否则就晚了!什么?还没熟!混蛋,给我摘了,叶魔头可不管熟不熟!”

“啊,我要闭关,我不想见到他,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他……”

“死样,终于肯回来了,当年偷我肚兜,又神秘消失,害我等了这么久……”

一时间,此地鸡飞狗跳了,喧哗冲霄。

“我……”叶寻仙脸黑了,看向前面的那几人。

“啊,快跑,被叶魔头盯上,会有霉运!”几个女子尖叫,捂着胸逃跑了。

她们,可是听着叶寻仙的恐怖长大。此刻见到真人,内心积压的恐惧顿时爆发。

“们……”叶寻仙脸更黑了。

“爷,我错了,别搞我。我这小身板经不起搞啊。”而之前质问叶寻仙的男子腿都软了,一脸绝望。

“该死,谁要搞了!”叶寻仙怒骂。

“哇……”他这一骂,旁边呆在那里的几个小道童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吃人的叶魔头来了,娘,我怕,我想回家……”

“……”叶寻仙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他叶寻仙,什么时候这么不受待见了?

这一刻,他委屈的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