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安慰的是,当罗破代表着军方宣布了这些纪律和规定之后,并没有什么人站出来反对,似乎看起来这似乎对有些人并不公平,但想要成功,想要有所收获,怎么可能不劳而获呢?对于那些没有本事的人,怕就是你给他一把九五式,他也未必就可以在冷酷的战场之上活下来吧。

等级森严在很多时候都是十分必要的事情,尤其是军队之中,没有分明的等级,战场之上要听谁的,一旦一支军队有两种声音甚至以上的话,那再强大距离灭亡也不远了。

杨晨东这边还在消化着刚加入临时辅兵的俘虏们。好在之前就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管是开诉苦会,还是各种的思想教育,以及严格的训练、伙食的提高、待遇的提升和凝聚力、归心感等等手段,都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杨晨东相信最多半个月的时间,这五千的新军就会融合到这个大家庭来,在加上原本就是打乱的编制,传帮带,老带新之下军队的士兵和战斗力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雇佣军这里在做着积极的准备。其它几个势力也没有闲下来。

苗金龙在雇佣军的手中吃了大亏,邹秀才之言对他来讲就更显重要了。不说言听计从也差不了多少的这位苗王先是采取了防守的架式,将手下的近六万大军牢牢控制在军营之内,同时还派人向岷王要粮草,要援军,要对策。

……

岷王大本营,暂时选了平乐府为落角点。

平乐府在向东便是韶州府,过了那里就是最前沿,也就是打头阵的阳宗王朱徽焟所部所呆的赣州府了。

居于平乐府最大的好处便是进可攻,退可守,无需担心个人安全的问题。

仅是从这一点来看,岷王朱徽煣还是很怕死的。

历史中把朱徽煣这个人说的十分不堪,父王朱楩去世之后,他的两位弟弟也就是广通王朱徽煠、阳宗王朱徽焟与他不睦,造成了严重的内耗,最后受朝廷猜忌也没有得什么好下场。

但历史终是历史,也是人所书写的,也是受各种客观所限的,甚至有时候还要看史官的个人爱好。就像是后世清雍正一般,关于他是不是正统继位的问题都有着各种各样的说法,但这并不妨碍人家成为康乾盛世中的桥梁。

空气少女跟鱼缸的唯美特写

朱徽煣便是被历史中低估的人,若不然的话,他凭什么继承岷王之位。或许有人会说,嫡长子继承这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有多少嫡长子都没有活到应该站起来的那一天呢?

朱徽煣活到了,不仅如此,还能拉起这么一支对抗南明,让其节节败退的大军来,便已经是一种本事了。

与苗金龙所不同,朱徽煣身边自然是人才济济了,先不说两个弟弟在帮衬着他,手下文臣武将俱备了。单就说这段时间成势以来,便也吸收了不少的精英才干之辈。就像是从北明京师逃出来的原刑部总捕头之一的严涛,如今就在他的帐下做事。

严涛当初听信了吴用之言,在加上顶头上司俞士悦与杨晨东不睦,便想着富贵险中求,行了走钢丝之事。

奈何的是杨晨东的实力太过强大了一些,最终他不得不败下阵来,远走他乡。一来二去听说了岷王崛起之事后便投奔了过来。正急需用人的朱徽煣便将其安排到身边,即是护卫之一,有时候涉及到北明的人和事也会问问他的意见。

除了严涛之外,还有北明派来之人,北明锦衣卫指挥使吕贵的养子周全也同样在为岷王效力。与严涛不同的是,他是见不得光的,只能在暗中或是一些重大事情上出面提出建议。

一个人能力太过强大了,会结交一些朋友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也会得罪一些敌人。就像是北明的一些人,便一直盼着他死,在他们看来,只有杨晨东死了,他们才能有出头之日,代宗才能真正而彻底的掌握着皇权,有些人才能与代宗朱祁钰分享权力带给他们的种种好处。

周全便是吕贵派来的,他的到来自然朱祁钰也是知晓的,且还属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赞同者。说白了,他的内心也希望杨晨东可以死去,最好了是可以死在南明的地境,这样的话他可做的文章就大了。

正是因为周全和严涛的到来,岷王朱徽煣这才对杨晨东这个人有了更为直观的认识,这才在得到了苗金龙的战报之后没有马上派出援兵,而是叫来了这两位帮着分析眼前的形势。

临时岷王府的一间偏厅里,朱徽煣一脸兴致盎然的看向着周全和严涛问道:“两位,你们之前总是把这个忠胆公说成是虎狼,如今就要面对他了,可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吗?”

“对了,不仅是我们重视他,代宗皇上重视他,便是朱祁镇这个败家的皇老儿也重视他。本王已经得到了消息,南京那里似乎已经同意会给杨晨东封王的事情。”朱徽煣在听取意见之前,把自己所得到的种种消息都先说了一遍。仅从这一点上来看,他有造反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看样子便是在南明朝廷中怕也是安排了不少的人手。

听闻此言的周全和严涛两人先是相互目视了一眼,心中有些惊恐于朱徽煣的厉害,尤其是周全还想到,会不会在北明中这位岷王也安插了什么人手呢?

当然,这样的想法,他是不会问出来,更不会说出来的。双方现在可是合作阶段,表面上也是需要精诚团结的。

朱徽煣开口问话了,做为下属和前来帮忙的两人就不能不说话。但是在表态之前,做为锦衣卫出身的周全还是先问了一个问题,“岷王殿下,不是有消息说杨晨东被刺杀,中毒命不久矣吗?”

周全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并不奇怪,虽然说一个强势的大明分成了南北,但因为时间仓促,很多衙门之间还是互相有联系的,尤其像是锦衣卫这样的重要部门,更不可能一时间就分的那么清楚。有关南明锦衣卫中传出杨晨东受刺中毒之事周全知道一些也就并不奇怪了。

“不错。”朱徽煣点了点头,“本王也听到有这样的说法。但他不是没有死吗?只要不是死人都是值得重视的,更何况,有时候死人也会翻盘的。”

朱徽煣会这样说,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只是性格的谨慎而决定的。这也是因为他听过了很多的故事,其中有一个版本正是杨晨东亲口所说的,那还是在北明京师的神仙居中,他以说书人鼻祖的身份出现来讲三国时提起的。那里就曾说死去的诸葛亮为了害当时还是魏国的权臣巴马懿,有意的弄了一本沾着毒水的空白书说是天书,最后引其上当中毒而死的事情。

这就是著名的死人杀活人的典范。当然了,这一切不过都是野史中的传说罢了,是做不得数的。这也是当初杨晨东为了勾起人们的话题,提升神仙居的名誉度而说的,想不到的是竟然被朱徽煣给听到了,还当真了起来。

有了这一番的说法,周全便点了点头,不在就这件事情纠结下去了。诚如人家所说,人不死就作不得数,更不要说,以杨晨东的狡猾多变,这件事情的内情到底如何还说不清楚呢。

即然不能在杨晨东是不是要死之人上面说事,那就只能当他是一个对手了,想到此处周全便抱拳用着很恭敬的口气说着:“岷王殿下,就我们所知,杨晨东这个人非常的厉害。当初就曾以几百的兵力打退了兴师动众而来的瓦剌大军,面对这样的对手当小心才是。”

这边周全刚说完,那边严涛也表示了赞同,并附后的说着:“周兄所说的及是,这位忠胆公很是不好对付,尤其是带兵方面,要不然也不会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将黄公子的势力彻底的消灭了,对他还需要慎重再慎重。”

两人都是如此的小心翼翼,朱徽煣点头认同的同时,便道:“那依两位的意见,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办呢?难道说不打回来吗?”

“可以不打当然最好。”严涛点头说着。

对于严涛的意见,一旁周全听了之后不由就是眉头一皱。此行他的任务就是想尽一切可能杀掉杨晨东这个北明的心腹大患。现在此人主动跳出来与岷王为敌,更是消灭他的好时候,又怎么可能容忍什么都不做呢?

周全的样子严涛早用余光看到了,他当然知道对方的心思,所以呵呵一笑之后他又向着朱徽煣说道:“岷王殿下,雇佣军的实力苗金龙的密信中已经写的十分清楚了。两万苗军还是突然袭击竟然不敌对方七千人,被杀了一个大败,这样的对手就算是我们对上了,想必要解决他们也会非常的困难,如果兵力太少的话,怕是很难一次性的解决问题,但如果兵力过多的话,怕又给了南明以喘息之机,这样是对大局十分不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