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

叶凡打了一个激灵,方向盘一转,车子路线一偏。

“扑——”

几乎同个时刻,又是一颗子弹射过来,打在叶凡后面的一辆货车上。

货车司机惨叫一声,车头一偏撞在分叉路口柱子,接着就翻在路上,堵住后面的车流。

路过车主见状大惊,纷纷踩停刹车,不明白怎么回事的他们,打开车门想要营救货车司机。

几个巡警也从不远处赶赴过来。

叶凡没有松弛神经,就着后视镜敏锐一扫,发现远处一栋待拆民居,肆无忌惮探出一支长枪。

长枪指向叶凡所在的车子。

持枪的是一个戴着口罩的灰衣女人。

她几乎不隐藏自己,就这样拿着枪,居高临下射击叶凡。

那份态势,就好像猎人在猎杀陷阱中的猎物。

清纯美女格子衬衫帅气自拍活力十足

无比猖狂。

“趴下!”

看到对方枪口往下一压,叶凡身汗毛瞬间炸起,又是一转方向盘改变路线。

他还一把按下还在晕乎的苏惜儿。

就在这时,又是一颗子弹射来,直接打爆了车子轮胎。

车子一偏,差一点就侧翻了出去,叶凡忙一脚踩死刹车,接着一把解开安带。

这个空档,天空又是扑扑扑三声闷响,三颗狙击子弹连续打在车身。

车子面目非。

最后一颗子弹更是擦过苏惜儿的肩膀。

苏惜儿闷哼一声,鲜血飙射。

她整个人趴在车门,血腥瞬间填充了车厢。

“留在车里不要动——”

叶凡对苏惜儿吼出一声后,就一脚踢开车门滚出去,随后不管不顾冲向远处民居。

狙击手是冲着他来的,他跟苏惜儿分开,苏惜儿就安了。

“扑扑扑!”

看到叶凡从车里出来,灰衣女子毫不客气又是三枪,射击的很是随意,一副单方面吊打叶凡的态势。

叶凡凭借着感觉不断翻滚腾跃,险险避开射过来的子弹,随后去势不减直冲视野中的民居。

他今天要不惜代价拿下对方。

“八嘎,有点意思!”

民居天台上,身穿灰衣的女人微微眯起眼睛,很是意外今天目标有点棘手。

不过她也没有太多在意,慢慢填充子弹,准备在叶凡距离拉近后雷霆一击。

“扑!”

三秒后,透过瞄准镜,灰衣女子死死瞄住了叶凡。

她眼神一冷正要扣扳机,叶凡的身体却忽然加速,如离弦之箭般弹射。

灰衣女子的手指来不及收回,一颗子弹射了出去,打在叶凡原先加速的地面。

一个石墩瞬间爆裂,碎石乱飞。

见到一击落空,灰衣女子嘴角微微牵动,对叶凡多了一分重视。

同时,她的战意被充分调动起来。

她迅速恢复了平静,枪口一偏,在吹拂的烟尘中,朝着叶凡冲出去的路线轨迹,又是冷漠开出了一枪:

得手!

她相信能伤到叶凡。

谁知叶凡就在触碰子弹前,身子像是一架风筝,猛地被人拽停了。

他来了一个绝对静止的急刹车。

子弹从叶凡的面前雷霆划过,打穿一个足浴的广告牌。

随后,叶凡又猫腰窜了出去。

“靠!”

灰衣女子神情变得凝重了,没想到叶凡身手变态到这地步。

这个距离的射击,她就是王者,绝对的百发百中,可没有想到,叶凡却从容避开了。

只是惊呼过后,灰衣女子又握紧了枪械,重新瞄向蛇形前行的叶凡。

呼吸,瞄准,射击。

几乎同一个时刻,叶凡忽然往侧边一倒,就地打了一个前滚翻。

灰衣女子的手指已扣了下去。

“砰”的一声,一颗子弹又打空了。

“扑扑扑!”

连续落空,灰衣女子多了一抹冷冽,枪口微微上调,趁着叶凡刚刚站起重心未稳,间不停歇连放三枪。

叶凡像是知道她要干什么一样,干脆利落做了一个前空翻动作,随后又往侧边敏捷一滚。

三颗子弹,在他的身边呼啸而过。

灰衣女子咬了咬牙,她就不信邪了,长枪上好子弹,再次瞄准,射击!

砰砰砰!

六子弹相续射了出去,但都被叶凡以假动作骗过。

叶凡忽跑忽停,运动和静止之快,好像机器一般精准,在他身上,竟然找不到“惯性”两字的影响!

先后十八枪,部落空!

灰衣女子心里开始烦躁了,她感觉自己瞄准的好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已经熟知她心意的兔子。

她的手感,她的判断,她的枪法,在叶凡身上都失灵了。

她忽然有一个感觉,今天这任务,接错了。

随后,她眼皮一跳,危险顿生。

这时,她才发现,叶凡趁着十八枪空档,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视野中的叶凡,已经贴近了民居,然后扯着雨水管道,像是猿猴一样攀升。

七层楼,对于叶凡来说就像是七步阶梯。

“不好!”

在灰衣女子暗呼一声不好时,叶凡已经翻越了上来,左手一抓栏杆,身子腾空而起。

他像一只猛虎一般的扑来,绝对凌厉的态势,在这种近身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狙击枪的用武之地。

灰衣女子只有怒吼着把长枪举起来格挡。

随着叶凡的一声厉喝,锋利鱼肠狠狠地砍下,竟把狙击枪瞄准镜砍成粉碎。

灰衣女子双臂发酸,气血也翻滚,但她硬生生忍住了,大吼一声,用枪托猛地砸向了叶凡。

叶凡一个低头闪了过去。

灰衣女子立刻扔掉沉重的狙击枪,从小腿左侧抽出了一把匕首,呼一声,斩向面前叶凡。

“当!”

叶凡不退反进,右手一扬,挡住对方的匕首。

一声巨响,两刀发出剧烈碰撞。

随后,灰衣女子闷哼一声,噔噔噔后退了五六步,嘴角流淌出一抹血迹。

叶凡则站在原地,脸上没半点起伏。

他目光锐利盯着对手:“说吧,谁派你来的?”

灰衣女子没有回应叶凡,只是弓着腰,用最标准的军事动作与叶凡对峙。

“不说?我有的是法子让你说。”

叶凡瞬间收敛笑声冲了上去,身影一闪而逝。

灰衣女子脸色一变,飞速地往后掠了出去,躲开了叶凡斩来的一刀。

与此同时,双手却是猛然一甩,十几把锋利的飞镖,呼啸而出。

每一把飞镖都闪烁光芒。

叶凡手中鱼肠在空中轻轻地一旋。

那飞射而来的十几把飞镖,便是被当当的落了一地。

灰衣女子见状止不住低喝一声:“八嘎!”

“阳国人?看来跟凌千水有关了。”

叶凡斩落一大蓬飞镖后,气势不减向灰衣女子压了过去。

彻底散去轻视之心,灰衣女子双手不断翻飞。

各种暗器便是从起袖口飞射而出,从不同的方向向着叶凡笼罩过去。

但是无一例外,没有任何杀招能伤害到叶凡。

“嗖!”

又是一个物体从灰衣女子掌心抛出。

叶凡习惯性想要挥出一刀,可是见到灰衣女子向旁边一扑,他就猛然一侧刀锋,同时向前一翻。

几乎是刚触碰到地板,砸在后面小东西就轰一声脆响,炸出一大蓬钢珠。

地面斑驳不堪,触目惊心。

叶凡失去猫捉老鼠兴趣:“该结束了。”

声音落下,他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他出现在灰衣女子面前,一剑斩落。

灰衣女子娇喝一声:“死!”

她双手持刀对着冲过来的叶凡狠劈而下!

“当——”

针尖对麦芒!

鱼肠与匕首剧烈一颤,转瞬,匕首轰然碎裂。

灰衣女子整个人瞬间抛飞出去。

这一飞,足足飞了十几米,拦腰砸在护栏才倒了下来。

“扑——”

灰衣女子口中,鲜血直喷,再无战斗能力!

她的衣衫也被扯烂,胸口露出一朵黑色樱花。

叶凡瞳孔瞬间凝聚:血医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