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道后,不同于在外所见的残垣断壁,却依旧带着恢弘雄伟。

真正的模样,是一片昏暗。

大地,为赤褐色,没有一丝生机,到处都是开裂,几乎没十里就有一处极深的沟壑。

苍穹,为灰黑色,浓重的乌云笼罩,死气沉沉,没有一丝光亮。

放眼望去,皆是极为平坦,根本没有群山与仙宫。

外面,好似海市蜃楼,是虚幻的。

而真实的,就是如此苍凉。

出现在这里的破荒修士们,也是一呆,想不到会是如此一幅画面。

而下一刻,他们脸色就是一变。

因四周,都是弥漫着一股令他们心神都颤栗的大道。

苍茫,强大,威严,无上……

大道之中,蕴含了太多的意志,让众多破荒修士好似面对恐怖的仙魔。

刘诗涵海量清纯美照让你雌雄难辨

“太强了,这难道就是传闻中帝仙的大道?”有人猜想,心中的颤栗被火热悄然覆盖。

此地的大道,让他们恐惧,但却是没有达到威胁他们生命的地步。

相反,此地无处不在的大道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不错的造化。

他们,可以参悟此道,以此完善心中的道。

“走,越往深处,对我们的好处越大。里面,也有可能有巨大的造化!甚至,存在着帝仙传承!”众人精神都是一振,虽说进入这里的瞬间,就是变得有些狼狈,但此刻哪还会管这些,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向着里面冲去。

而很快,赵姝,犁阳等半步破荒也是冲入了此地。

不同于破荒,他们一进入此地,身子就是猛地一僵,脸色变得苍白。

此地的大道,对于他们的压制实在太恐怖了。就如那名西凤族的破荒修士所说,在此地举步维艰,甚至有身死的可能。

不过,在提前有准备的情况下,众人虽惊,但却是不慌。

一个个,都是神色凝重,闭目之间,己身大道涌现,抵抗此地大道的同时,也如破荒修士那般在感悟此地的大道。

这对于他们来说,比对破荒修士可是有用得多。

他们,甚至可以借助此地,迈出占道的步伐,从而冲击破荒之境。

一道道身影出现,有的一进来脸色就是大变,使尽力冲了出去,承受不了此地的大道。

而如赵姝等妖孽,则是缓慢前进,一步一个脚印,缓缓向着前方走去。

路在脚下,道亦在脚下。

此刻,他们用最淳朴的方法,在感悟着此地的大道。

不断前进,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适应的过程,可以更好的领悟此地大道。

若是直接往深处冲去,不仅无法感悟此地大道,而且还会对自身之道产生影响。甚至,承受不承受得住还得两说。

所以,如此缓慢的前行,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总有人是不同的,喜欢去打破那些既定的规则。

“轰!”

一声轰鸣,负碑老人冲了进来。

感受着此地的大道,负碑老人微微皱眉。随即,他背后的神秘墓碑涌现恐怖的圣光,竟是撑起了一层光幕,阻挡了此地大道的侵袭。

随后,他看了眼身后剧烈波动起来的痛道,就是向着远处极速掠过。

这一幕,让此地众人骇然,看不懂这古怪的老人为何要如此做。

因在他们的感知中,这老人的实力并未达到破荒,不应该在此地如此蛮横的前行。

不过很快,他们就是被另一道身影吸引,更是震撼的惊呼出声。

“轰”得一声,一身煞气的陈然冲了进来。

他,自然也感受到了此地的大道。不过,他的目光却是锁定着前方的负碑老人,根本不顾四周的大道。

“我道欲执掌一切,就算这是帝仙之道,也无法让我有半分屈服!”陈然低吼,直接是展开自己的执掌之道。

“轰!”

恐怖的大道碰撞在一起,陈然恍若野蛮的古老巨人,直接是将此地大道驱逐出自己身体一寸外。

这里,的确是帝仙之道,是当年建造此地的帝仙留存下来。

若是在当年,哪怕陈然的道再逆天,也无法和真仙中最强的帝仙之道抗衡。但沧海桑田,岁月变迁,不知过了多久,此地的大道已是减弱了不知多少。

此刻的陈然,在展开自己大道的时候,不顾肉身受创,自然是能驱逐。

“轰!轰!轰!”

下一刻,陈然在此地狂奔起来。

每一步落下,都好似古老的巨山砸在地上,令得此地剧烈的颤动起来。

在不远处的众人,看到了陈然。

这一幕,相比负碑老人所做,更是震撼人心。

因负碑老人,是使用了神秘的手段。而陈然,则是直接用大道与之抗衡。

这一幕,绝对是疯狂的,震撼人心的。

“陈然?”很快,众人就是认出了陈然。

朱极天眼中爆发出杀机,恨不得动手杀了陈然。

赵姝有些复杂,毕竟此刻陈然展现的大道,她的感触最深,也最清楚陈然大道的恐怖。

青剑仙子一怔,也是认出了这就是当时曾出手对付过的男子。她眼神深邃,却是有一丝震惊涌现。

这个男人,的确是强!

而其他未曾与陈然谋面的天骄,也是有些震撼,眼神充满忌惮。

“是他!”原本,犁阳极为低调的走在众人中间的位置。但一看到陈然,他身上就是涌现了一股恐怖的大道。

他的眼中,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因为他认出,眼前的男子就是在守方天境搅动风云的人。

那一次,是他此生为数不多的一次,亲自告诉他人自己的名字,又亲自询问那人的名字。

陈然!

当初,他就是如此回答自己。

“很好,没想到这么快就与相见!”这一刻,他不再遮掩自己的锋芒。

之前,他没有展现太多的锋芒,是因为此地并没有让他能够热血沸腾的人。

但此刻,陈然的爆发,却是让他内心火热。

他,想要和陈然一战!

万古岁月,强者自当更强。

踩着强者的尸骨踏上的巅峰,才是最强。

他犁阳,所选择的就是这样一条道路!

“陈然,与我一战!”他低吼,第一次在众人眼中展现出疯狂。

他的爆发,顿时让众人吓了一跳。甚至,古境六族的人都是不可思议。

犁阳族很神秘,很古老。

这一点,古境的古族之人都知道。

犁阳族的少主犁阳,也很强大。

这一点,他们也清楚。

不过,犁阳给他们的印象,都是沉默,冷酷,不易接近。

如此刻这般疯狂,可是从未出现过。

他们猜测犁阳很强,可也就觉得和他们差不多。

但此刻,他们却是发现自己错了。

犁阳一爆发,他们就知道这个之前沉默寡言的男子,已是强过他们,而且不是一丝一毫,而是很多。

而引起犁阳爆发的,竟是一个初入灵相的修士,这让众人内心莫名涌现愤怒。

不过,此刻的犁阳却是不理众人的想法。他如陈然这般,轰然展开自身之道,悍然冲向陈然。

他之道,亦是逆天之道,违背天道,不愿在天地中屈居。

“陈然,很强,我很久没遇到让我热血沸腾的人了!”犁阳大笑,眼中悄然涌现狂霸。

这一刻,才是真实的他,恐怖的犁阳族少主!

不过,此刻陈然的眼中,唯有那负碑老人,根本没心思和犁阳一战。

“滚开!”他低吼,蛮横的冲撞过去。

犁阳眼神霸道,根本没有丝毫停顿的冲向陈然。

“今日,不战也得战!”

在这帝道之下,两大当世顶尖妖孽的大战,轰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