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免费!

   这让龙飞隐隐感到,自己修炼的龙气或许和这个青玄散人有些渊源,至少也和这个印章有些渊源。

   老人微微一笑,说道:“不错,这个青玄散人就是制作这十二把二胡的人。传说他不但是大明朝最优秀的匠人,而且由匠人入道,最后成为一代散仙。根据古籍记载,他嵌在二胡中的这方印章之所以如此神奇,其实不是材料神奇的缘故,而是他在印章中注入了自己的元力!”

   “元力是什么?”龙飞马上问道。他敏锐感到刚才自己的手接触到光晕,之所以会引起龙气的异动,就是因为这股元力!

   “元力嘛,玄之又玄的东西。大概就相当于神仙的仙力吧?毕竟传说青玄散人可是一代散仙。当然这都是传说,现在科学认为,二胡中的这个印章之所以如此神奇还是因为材料的原因。但是现代科学用光谱分析法分析印章的成分,却只是发现了一些常规材料。根本没有发现特殊材料,这也是十二生肖二胡的一个千古之谜!”老人说道。

   龙飞可以确定,就是累死那些科学家,也无法用现代科学手段分析出印章遇到月光就会发光的原因!因为他认为传说才是真实的!

   此时周围的人也都兴奋的议论纷纷,同时两眼放光的看着水桶中的二胡,此时谁都明白了,这东西就是无价之宝,谁拥有它,谁就发大财了!

   龙飞现在忽然有些后悔让这个老头暴露龙头琴这么多信息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恐怕小英子以后的日子不会平静了。搞不好生命都会失去保障。

   “咳咳!”龙飞清了清嗓子,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然后问老人:“老伯,以你看,这把琴值多少钱?”

   “唰”!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老人,虽然大家都已经料到二胡肯定价值不菲,但是他们还是想听听老人的判断,此时,大家都已经将老人当成了最大的权威。

   “十二生肖二胡乃是国宝级宝贝,特别是上面那个隐形印章的价值,怎么估计都不为过!如果硬要给他一个价格,最少也得一个亿!”老人说道。

   “哇!”众人口中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叹!

   幸福笑容温暖小女生图片

   所有人又将目光投向英子,每个人心中在无限羡慕的同时,也有种怪怪的感觉,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拎着一把价值上亿元的二胡,每天跑到狗肉馆来唱十元一首的小曲!想想就让人吐血啊!

   黑子直接傻掉了,他妈的,老子这是惹了一个怎样的祸啊!

   “那么以老伯的意思,如果修好这把二胡得需要多少钱?”龙飞又问道。

   老人发出一声苦笑,说道:“修好这把二胡需要多少钱?这可不好说。要想修好这把琴,首先得找到顶尖音律专家,研究怎么修复才能保持二胡原来的音色,其次要找到最好的木匠来具体施工,如果我所料不错,还得先找到一个计算机专家来建立一个数学模型,保证修复的时候不会出差错。这涉及到好几个团队。最少估价也得两百多万吧?”

   “唰!”所有人的视线又都转向傻掉的黑子。此时此刻,他们感到原来牛逼哄哄,穷凶极恶的黑子简直就是个可怜虫!

   人家小姑娘不小心划了一下他价值不到六十万的宝马车,他竟然把人家价值上亿的二胡给摔了!

   小姑娘修好他的宝马用两千,他修好小姑娘的二胡要两百万!这生意做的,真特么坑啊!

   龙飞的视线也停留在黑子的身上,不过他的眼中却没有任何幸灾乐祸之色,有的只是无限愤怒。这可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贝啊!就让这个混蛋给毁了!就算修好了,又能恢复到原来的几成?真是祸国殃民的败家玩意!

   “听到老伯的话了吗?你认为他的话是不是真的?”龙飞看着黑子冷声说道。

   黑子很想说眼前的老头子都是胡说八道,他就是想帮助小姑娘讹人!可是看看水桶中发出的五彩光芒,再看看周围人一个个或愤怒,或幸灾乐祸,或一脸嘲讽的表情,最后看看龙飞冷若冰霜的脸,最后还是没敢胡说,只是低声说道:“是……是真的吧?不过……”

   “不过什么?”龙飞冷声问道。

   黑子咬咬牙壮壮胆,然后才继续说道:“不过这都是这位老伯的一家之言,要想确认还得请更多的专家签订一下吧?”

   这家伙说话的时候,不时抬头偷偷的看向龙飞,生怕龙飞过来踹他。然而,龙飞倒是没过来踹他,老人却恼怒的又冲到他面前一脚踹在他的胸膛上,怒声喝道:“你给我闭嘴,你这个混蛋!我叫万新良,如果这个二胡不是真品,我敢把头拧下来!”

   “哇!原来他就是万新良啊!”

   “华国第一鉴宝专家啊!怪不得一直看他这么眼熟。”

   “对啊,我在央视鉴宝节目中见过他!现实中比电视上更老一些。”

   万新良话音刚落,人群中便传来一阵议论声。龙飞也不禁有些愕然,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鉴宝专家万新良竟然跑到榆林市这种小地方来了。

   “哦,原来是万老,失敬,失敬,万老怎么到榆林市了?是有公务,还是私事?”龙飞连忙和老人握手寒暄。

   “龙董客气了。我二叔当然被下放到榆林市石山子大队,后来意外去世,便葬在了这里,昨天是他的忌日,我来给二叔上坟。今天听说屠记狗肉馆狗肉做的好,便一个人过来尝尝。没想到碰上这样的事情!唉,可惜这把古物了!就算是以后能修好,也不可能再恢复原状了。这可是真正的国宝啊!像这种狗东西砍了他的脑袋都太轻!”

   万新良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用手狠狠虚点了一下黑子。

   龙飞看着黑子说道:“你听到万老的话了吗?万老可是华国最优秀的鉴宝专家,尤其在乐器的鉴别方面,更是造诣深厚。如果他的话还不能取信与你,你就是纯粹想耍无赖了!你如果敢对我耍无赖,我就敢对你耍无赖!”

   黑子岂能听不出龙飞话语中的威胁之意,他嗫嚅着说道:“就算他说的都是真的吧。可是……可是我也没有两百万用来赔偿啊!”

   “没钱就去借!就去想办法!没钱你也敢摔坏人家的二胡?”龙飞厉声说道。

   “我草!我如果早知道她这破二胡价值一个亿,你就算请我去摔,我也不去啊!”黑子心中郁闷的想到,口中却期期艾艾的说道:“我……我是真的没有钱。大哥,我就是一个小混混,连个固定住所都没有,这辆车都是借别人的钱,然后分期付款买的!这辆车就是我所有的身家了,我是真没有二百万啊!要不……要不我把我这车先押给这位小姑娘?”

   “英子,你怎么看?”龙飞扭头问小女孩。

   英子是个老实孩子,听黑子说的可怜,于是说道:“好吧,那就让他先把车押上吧。”

   “听见没,英子姑娘答应你了。但是由于你的车根本不值二百万,所以你得将你的联系方式和有效证件留下,身份证你还要用,就留下你的驾驶证吧。还有,把刚才我给你的两千块钱也交出来!”龙飞冷酷的对黑子说道。

   黑子虽然心中一万个不同意,可是嘴上却不敢说半个不字。这家伙以前之所以能嚣张霸道,都是因为有李宏达罩着,现在李宏达被抓,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这让黑子感到了恐惧。

   黑子按照龙飞吩咐,将驾驶证,钱包,还有车钥匙都给龙飞留下,还“细心”的告诉龙飞,汽车的购买手续都在车中的手套箱中,最后,才小心的问道:“大哥,我现在能走了吧?”

   “滚吧!”龙飞不客气的说道。

   于是乎,黑子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就跑没影了!虽然丢了一辆车让他很懊恼,但是他现在最担心的却是李宏达到底为什么被抓了!如果李宏达出事,他们这些李宏达的铁杆手下,也都得跟着倒霉。到时候可就不是赔点钱的事情,至少都要坐十几年牢!

   众人看到之前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黑子,现在好像丧家之犬一样灰溜溜的溜走了,忽然发出一阵哄笑。然而龙飞却发现黑子临走时狠狠的瞪了一眼英子,眼神中满是怨毒和杀气。

   万新良将二胡从水桶中取出来,众人惊讶的看到,当二胡从水中取出后,水桶中的五彩光晕立刻前消失了。而二胡也恢复了原来破旧的样子,没有一点光华,只是给人一种古朴厚重感。

   “英子,这可是宝贝啊!你可要保存好了!千万不要让坏人得去了。”万新良郑重的将二胡递向英子,一脸担忧的说道。

   万新良也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也明白。英子小小年纪却拥有如此一件重宝,恐怕不是好事啊!老家伙现在才忽然意识到,刚才他看到宝贝,心情有些太激动了,其实他不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明这是一件重宝的。

   龙飞同样考虑到了这个问题,脸上也有些忧色,他有心想替英子保管,可是又怕英子不放心自己,所以也不好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