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日军的先锋部队就已出现在姑塘镇的外围。

只是按照张天海的指示,除非是特殊情况,各部队不得主动对日军发起攻击,尤其以鸡毛山及左山口的部队为主。

在张天海的作战计划中,鸡毛山和左山口的部队都是这一战中的关键点,如果暴露了位置,将会面临功败垂成的窘境。

于是乎,就这样,溪木水一郎便带着他的部队,一路杀到了姑塘镇外。

“长岛君,我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这些支那军在我们登陆以来,便是对我们一路进行监视了,没理由说的话,他们会放任我们一路长驱直入,直接杀到姑塘镇外的。”溪木水一郎狂归狂,可是很多时候还是有分寸的,比如在这个关键的时候。

长岛水门就站在溪木水一郎旁边,他的表情同样也是十分严肃:“溪木君,我倒认为,这是合理的。”

“为何?请长岛君明示。”溪木水一郎沉声问道。

“也有可能是支那军一方面临着兵力不足的窘境,但是同样又是急迫地想夺回九江县城以宣示他们的战斗力强,又能对他们的国民鼓舞士气。在这种情况,是合理的。”长岛水门脸上依旧是那副十分严肃的表情,嗯,有点像别人欠他几十万不还的那一种。

“长岛君所言甚有道理。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他们派出部队对我军进行袭扰作战,倒是十分合理的。”溪木水一郎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挂在胸前,一副十分严肃的表情。

带着燥热的微风轻轻吹过他俩的脸庞,他们脸上丝毫没有为之所动,也没有抱怨这种该死的天气怎么这么热,他们眼中的目标只有面前的姑塘镇。

此时,他们距离姑塘镇整整一公里,由于是出于安因素的考虑,日军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命令部队发动冲锋。

“溪木君,那么接下来,你想怎么干!”长岛水门问道。

甜美养眼东方美女

“还能怎么干?先进攻一阵再说!”溪木水一郎脸上充满了肃杀,“由你部负责西面部分,由我部负责东面部分。总之,无论如何,今天之内,必须要拿下姑塘镇,明天一早,必须恢复九江县城之控制权!”

“可以,那就这么定了吧!”长岛水门点了点头,那张在军帽之下的凶脸若隐若现,鼻子下的那一撮板刷胡倒是令他跟后世影视剧中的日军军官形象十分吻合。

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更高于生活!

随着第一〇一联队麾下的两名大队长达成协议,两千两百多名日军部队开始行动了起来,分别向东面和西面进发。

可别小看了这两个大队的日军,这日军满编的一个大队可是一千一百多人。

如果不是田中亦君狂妄自大,派出将近一半的部队外出担任城外警戒点,恐怕九江县城也不会夺回得如此容易。

要知道,这第十一军的司令部警备大队,军事素质可是一点也不低的,一千一百多人守四个城门,这是绰绰有余的。

……

镇外,一片肃杀的气氛,而镇内,同样也是不轻松。

姑塘镇,这是一个早就在第一次九江作战中就被打烂了的城镇,如今被夺回了,那也是一堆断壁残垣,要守住同样也是不容易。

可别忘了,这镇上仅仅只有杨继的第三营一个营六百多人的部队,而城外,则有两千多武器精良、军事素质极高的日军部队。

或许是为了能够照顾得到四面的形势,杨继特意将营部设置在了姑塘镇的正中心,好让四方的情报传达得并不是那么地困难。

哦,关键是还是在部队增援这方面,有一定的优势。

“报告营长,不好了,小日本开始行动了。他们的部队分两批,一批向南方向走了,一批向东方面走了。”一名士兵跑了进来向三营营长杨继报告道。

“一批向东?一批向南?”杨继喃喃着说道,尔后立马醒悟了过来,接着说道:“传我命令,所有部队立马进入备战状态!同时,都给老子盯紧了这两批小鬼子的动向!”

“是!营长!!”

应声的不只有刚刚那名士兵,还有营部的传令班。

不错了,就是传令班,警一团再富,就目前的身家来说,还没有能够做到每个班一部电话机的程度。

在这种情况下,传令班的存在就是合理的了。

随着传令班的出动,整个三营立马进入了备战状态。

由于姑塘镇这地方不大,再加上这城镇已经残破不堪,所以警一团三营的官兵们则是有计划、有侧重地去布置分配阵地,倒也还没有出现说兵力紧缺的情况,就连营部直属的机炮连都是机动状态。

“营长,咱们这一仗,可不好打呐……”旁边的一名营部参谋开口说道。

“不好打,那也要打,我们部队,个个都是好汉!”杨继沉声说道,他又如何不知道这一仗不好打呢?可是不好打又如何?团座已经有命令在这里了。

从一开始,杨继就隐隐猜到了一些自己所处的位置的重要性了——从炮兵营所布置的位置上看的话,他们极有可能是诱饵,诱使日军主力部队进驻姑塘镇,再聚而歼之。

如果炮兵营的位置不足以判断的话,那么李淳飞的一营和韩星乐四营的位置可以猜测了吧?这两个营都是团座的心头肉,而且这两个营的营长又是跟团座最久的人。

二营所处的鸡毛山,的确重要,但远没有四营所处的左山口重要,而且整个团战斗力最强的一营又处于机动状态,随时都可以投入战斗的。

杨继十分清楚,日军主力部队会不会进驻姑塘镇,那就看他们三营的表现了——如果三营表现得太熊,日军不可能会进驻到里边去查看战况以及部队番号,甚至是直接将追击的目标定在他们三营的身上!

这一仗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三营了,杨继他已经决定了,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也要配合团座去唱好这一场大戏。

只因为信仰,他要告诉这些日本人,中国军人不会停止抵抗,只要他们一天不离开中国的国土,就会有人不断地对他们发起进攻!

“是!营长!”营部参谋凛然一惊,他是第一次见到营长会有如此严肃的一面,平时营长都是嘻嘻哈哈的,好像什么都不在意。

营部参谋好像明白了什么,营长怎么说,那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中国军人,更为重要的是,他是黄埔军校毕业的!

……

PS:第一更送上!

感谢QQ阅读书友回眸笑、起点书友沐乙歌的各100书币打赏!十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