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朝宗总结了一大篇理由,譬如形势迫人,譬如此事关系大局,以及从长远考虑等等,最终接受了鄢芸出任景泰知府的任命。总之他都是一片公心,没有私情。

谁知李菡瑶又问颜贶意见。

赵朝宗与李菡瑶在京城一番交集后,自认为看透了她本质,对她是又敬又畏又不屑,嫌弃她,又防着她,一听她征询颜贶意见,顿时满腹狐疑:这丫头为何单单问颜大将军?难道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他不由警惕地竖起耳朵,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且看颜贶如何回答。

坐在主位的颜大将军终于引来上下瞩目,连李菡瑶都侧身,面对各种目光,他神情僵硬。

他很清楚李菡瑶为何问他,因为他败给了鄢芸。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鄢芸的能力,他若承认,比一切言辞都更能反驳赵朝宗;他若推脱、保持沉默……话说回来,他能推脱得了吗?李菡瑶正虎视眈眈呢。

他不说,李菡瑶必要说!

鄢芸也不会缄默。

颜贶忍不住看向鄢芸。

鄢芸很平静。

刚才李菡瑶任命她为景泰知府,她没有忸怩窃喜,被众人激烈反对也未生气,仿佛都在意料之中。

颜贶情不自禁想起来的路上,两人在船头的一番谈话。

鄢芸说,她虽跟梁心铭学了为官之道,但从未想过出仕,然家破人亡给了她这个“机会”,为继承父亲遗志,她要出将入相、光耀门楣。他问她为何不助王壑却助李菡瑶。她说,王壑不能帮助她出仕,但李菡瑶能。

走不到尽头的清纯薇薇

当时,他就理解她了。

他相信她的能力,胜过在座许多男子,必能治理好景泰府,为了江南的安定,他该点头。

颜贶立即有了决断,他身为男儿自有傲气,既败给鄢芸就敢承认,况且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住一世,此事迟早会传扬开来,不如自己坦承痛快。

他抬眼目视众人,郑重道:“鄢姑娘有这个能力!”

赵朝宗一跳起来,质问:“你也投靠李菡瑶了?”

颜贶摇头道:“没有。”

赵朝宗道:“那你为何帮她?”

颜贶道:“因为——”他顿了一顿,便决然道——“就在昨天,本将军率两万水军往景泰府,想趁着范大勇副将宋平攻打李家太平工坊时,渔翁得利,结果败给了鄢姑娘。宋平也败了,被鄢姑娘设计引入天青山天鬼峰下,炸死了。在下是被鄢姑娘俘虏来霞照的。”

死寂,死一般寂静!

段存睿等官员是呆滞。

火凰滢等人是惊喜。

鄢芸冲颜贶点点头,赞他坦荡磊落,面对众人目光,她也从容以对,把雀跃压在心底。

赵朝宗满脸不可思议,问颜贶:“范大勇那些禁军呢?你那些水军呢?”不会都被鄢芸和胡齊亞给杀了吧?赵朝宗感觉心底直冒寒气,身上凉飕飕的。

颜贶道:“都俘虏了。”

赵朝宗道:“那么多人如何俘虏?”

颜贶沉默地看向鄢芸。

他也很想知道缘故。

可惜鄢芸没告诉他。

赵朝宗咬牙又问:“胡齊亞呢?”一想到鄢芸设计,胡齊亞执行,他就生出一股无名火。

颜贶道:“还在景泰府。”

李菡瑶妙目一转,众人反应尽收眼底。她轻轻一笑,打断胡齊亞和颜贶对话,将跑偏的话题拉回来,问道:“鄢姑娘出任景泰知府,可有人不服?”

段存睿等都沉默不语。

很显然,景泰府已经被鄢芸和胡齊亞占据,成了李菡瑶的地盘,他们不服也不行,但这并不表示他们支持女子为官,若能反抗,他们绝不让步!

段存睿欲言又止,对没有把握的事,他谨言慎行,否则徒惹人生厌。他便希冀地看向赵朝宗。——赵朝宗非江南官员,身份超然,且年少冲动,就算言语鲁莽也在情理之中,李菡瑶看在王壑面上,必不会怪他。

赵朝宗本就要答应的,被颜贶插了这一节,这人情眼看落空,忙补救道:“鄢姑娘师从梁大人,才智超绝,我等信服。”言下之意,换其他人就不行了。

段存睿绝望闭目。

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认命吧!

鄢芸站起来,冲众人微微欠身,道:“多谢各位信任,鄢芸必不负李妹妹和各位重托。”

赵朝宗忙道:“鄢二姐姐不必谢。这是二姐姐凭自己的能力争取来的。”他再次提醒李菡瑶:鄢芸可以为官,其他人则休想,别再出幺蛾子了。

李菡瑶仿佛明白赵朝宗的心思——其他人不行?不,今天她要任命的女子可不止鄢芸。

乱世女人,当崛起!

她先任命鄢芸,自有一番深意在里头:她算准了赵朝宗迫于无奈,看在梁心铭和鄢苓份上,会顺水推舟答应,卖鄢芸一个人情,图谋将来策反鄢芸;还有颜贶,既输给了鄢芸,还想隐瞒?他就是鄢芸能力的人证。因此两点,鄢芸出任景泰知府便顺理成章。鄢芸被认可,获得了良好开端,火凰滢等女出仕还能阻得住吗?

今天,她要开历史之先河。

今天,必将载入史册!

她轻咳了一声,接着道:“段烈为景泰县令。”说罢看向段存睿,似乎征求他的同意。

段存睿父子均呆滞。

这太出乎意料了!

赵朝宗刚结识段烈,知他是段存睿的儿子,正求娶欧阳薇薇,敏锐察觉李菡瑶拉拢段家父子之意,且安慰了在场官员,表示她没有任人唯亲。

赵朝宗首先附和。

段存睿忙也点头。

其他人都一致附和。

虽然李菡瑶主掌局面令他们不舒服,但此时也顾不得了,刚才处置了那么多官员,空出一批职缺,双方都抢着安插自己人,能安插一个是一个。

他们想:鄢芸已任景泰知府,段烈为县令,便如在鄢芸身边安插了一枚棋子,可将景泰府的一切动静都传递给段存睿,免得鄢芸独揽大权。再者,跟战胜靖海大将军的鄢芸相比,段烈确实稍逊一筹,若非赶上乱世,连县令也坐不上,因此大家都认可了李菡瑶这任命。

李菡瑶早知这个结果,一切都在她掌控之中,她笑吟吟地扫一眼众人,立即转入下个议题。

她道:“刘姑娘为江南织造局织造主官,欧阳姑娘为织造局长史官……”话未说完,便被打断。

毫无意外的,招致一片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