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然醒过来了,不过他的记忆却是停留在进入天南域那一刻。

但他很清楚,内心不会平白无故涌现让他欲绝的悲痛。

这期间,定然发生了什么。而他,则是因为什么原因遗忘了。

他的心中,更是有了不好的预感。

若不是如此,以他如今的意志,不会遗忘任何东西。

他看向了五老,嘶哑着声音问:“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五老皱眉,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的惊异。

随即,蛇老开口:“当初那凤袍女子去追,我们打不过他。让我们先走,当时情况紧急,就想着去白域……”

“之前的呢,进入天南域的所有事情。”陈然打断他,内心涌现惊慌。

一定,此次一定发生了他不愿看到的事情。

蛇老愣了一下,小心问道:“忘了?”

“进入天南域后的所有事情,都忘了。”陈然回答。

清甜可爱的小美女图片让人沉醉

五老震惊,久久无法回神。

陈然的意志,他们清楚。要抹除这么一个人的记忆,绝对要恐怖到极致的手段。

至少,他们五个联手,也是没这本事。

想了许久,他们将在天南域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陈然。

陈然听后,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他身子一闪,就是冲入天南海。

海底,那散着荧光的蝴蝶雕像映入陈然的眼中。

看着这雕像,陈然的心猛地一痛。

“是谁,是谁?”陈然有些凄凉的叫了起来,双眸变得赤红。

他能感觉到,这蝴蝶雕塑中封印着对他极其重要的人。

而他的失忆,也绝对是因为这蝴蝶雕塑中的人。

这一刻,他痛得无法呼吸。

他想打破这蝴蝶雕塑,但仅仅触摸着,他内心就是涌现不忍。

这让他清楚,若是打破,可能连里面被封印的人也会随之死去。

而且,他并不觉得自己能打破。甚至,破荒修士都是没这能耐。

“为什么,为什么要帮我!不值得,真的不值得!”陈然大吼,充满痛苦。

因隐瞒,而让自己无需痛苦。

因不知,而让自己不用牵挂。

因不舍,而让自己活下去。

可代价,却是如此沉重。

身化雕塑,封存冰冷海底!

他陈然,岂能让这个甘愿为他舍弃一切的人沉沦在这无尽的黑暗中?

这一刻,陈然倾尽力,想要带走这座蝴蝶雕塑。

哪怕不知此人是谁,他也要带她离开,将她救醒。

一日后,陈然冲出天南海,眼神却是有那么一刹那的迷茫。

“我们走。”陈然轻声道,双眸遥望黄金深渊深处。

“弄清楚了?”蛇老忍不住问。

“什么事情?”陈然反问,眼神狐疑。

“这……”蛇老等人骇然色变,感觉到了陈然好似又遗忘了什么。

“对了,我们来这天南域所为何事?”陈然内心泛起疑惑,对于自己身处天南域一事感到迷茫。

“……”

最终,陈然离去了,在此地封存了一段记忆。

那永恒的黑暗中,蝴蝶雕塑屹立,不曾消失,也不曾被陈然带走。

茫茫大海,有小船飘过,苍老的声音似有若无的回荡,透着沧桑。

“天地苍苍,岁月不朽,有人因爱成恨,有人为爱而痴,有人因爱成魔,有人为爱奉献一切……陈然,的命果然不好……”

……

黄金深渊深处。

这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与五域相连,每一域的尽头,便是此地的入口。

大地苍茫,与青凰大地相比,此地并未有太多不同,除了那深处的生人勿进,就是始终弥漫四方的蛮荒气息。

此刻,此地已经聚集了极其多的修士。而且,大多是极其恐怖的存在。

最差,也有灵相巅峰的实力!

若是没有,也肯定有强者相陪。

否则,根本无法在这里生存太久。

虽说,此地没有了如五域那般有恐怖的异兽出没。

但此地,却是有着比之异兽更为恐怖的存在。

这里,各个强大的修士没有一丝顾忌。只要强大,就可杀戮一切。

因此地,与外界彻底隔绝。就算如占仙老人这般算天算地的存在,都是无法算出丝毫东西。

在这里,只要杀人无人知晓,就不用担心有任何麻烦。

这里,是一些强大散修的福地。

只要实力够强,就能去猎杀那些天之骄子,夺取他们身上的宝贝造化。

所以,此地的死亡率,远远高于五域。

在深处未开之际,此地可是发生了不知多少杀戮。

陈然来到了此地,并没有再去五域剩下的一域陨仙域。那里,正是姬长生得到陨仙剑碑的地方。

冥冥之中,他感觉到黄金深渊深处即将打开。而他此行最主要,却未知的目的,也是将要展开那朦胧的面纱。

他与帝妃的博弈,自然也是要真正开始。

“我有预感,帝妃会对我做出一些我不愿的事情。而白仙,则是有很大的可能帮我一把。”陈然心思转动。

接着,他毫不犹豫的向着一处方位掠去。

一进来,他就是感觉到了某人的存在。而且似乎那人遇到了些麻烦。

这让他眼神变得幽深,猜想她在此地的意图。

不过,她的存在显然是对陈然有帮助。这一点,她的贪婪和欲望让陈然能够极为自信的确定。

在此地万里处,三道身影正在围攻着一个倾国倾城,美如谪仙的女子。

这三人,两老一少,皆是男子,其实力也都达到了破荒境。

那两个老人,显得极为苍老。而剩下一人则是个少年,但他眼中的沧桑却是足以看出他的年龄也是极大,只是保持着年少的模样。

此刻,三人凌厉出手,却是只能压制女子,对她造成的伤害极其有限。

那女子虽看似柔弱,但出手却是异常疯狂。她的双眸,更是被疯狂充斥,血红一片。

她,是没有意识的,好似一具行尸走肉。

“杀!”她眼眸金黄,白发如雪,充斥妖艳。

而那三人,则是眼神火热。哪怕女子实力恐怖,也是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开封尸仙阵,镇压了这具仙尸!”

这女子,赫然是惊鸿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