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5400字超大章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鸭!

十几年前,农奴对布列塔尼亚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在领地里,他们被骑士老爷们视为牲口,视为财产,视为自己榨取收入的食粮,农奴是低贱的,可以随意驱使的,征召的,打仗上去先送死,然后方便骑士老爷们进行侧面或者背面冲锋的。

但如今,变革的时代已经在莱恩陛下的改变中悄然而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农奴们就发现他们的什九税改成了定额税,多劳多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骑士老爷们已经开始被逼无奈地重视起了农奴们在战争中展现出来的作用。

巴斯托涅公国是一个无比注重传统的公国,注重传统就意味着固步自封,改变缓慢,腐朽不堪,但注重传统同样意味着这里的人们对自己的家乡,自己的文化和习俗感到无比自豪,巴斯托涅的骑士们一向骄傲与他们在王国中的特殊地位,这里是初代骑士王亚瑟的家乡,这里是布列塔尼亚龙兴之地,整个公国上至红龙公爵,下至所有农奴,都以自己是巴斯托涅人而自豪。

泰恩威尔村就是一个自豪于自己历史的地方,这里由著名的泰恩威尔男爵加斯科因所统治,这位男爵在整个巴斯托涅可谓是家喻户晓,这不是因为这位加斯科因男爵是多么骁勇善战和多么美德出众,仅仅因为这位男爵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当地的农奴们时常戏称,加斯科因先生在生活中只有两种状态“醉得发酒疯”和“醉得不省人事”。

然而这位加斯科因男爵不仅懂得醉酒,还很懂得横征暴敛,他将泰恩威尔当成了一个以催债为乐,甚至对穷的揭不开锅的人征税的残暴领主,农奴们都怨恨和厌恶他,然而这位男爵的叔叔是红龙公爵伯希蒙德麾下的伯爵封臣,加斯科因享有对这片领地的合法统治权。

而就在今天,一位老近卫军,骑着一匹健壮的战马,身穿着全套制服和矮人符文振金半身板甲,身后背着一个大号背包和一卷毛毯,回到了家乡。

他的名字叫做尼古拉,是来自巴斯托涅的农奴家庭,在八峰山大远征中,他作为巴斯托涅公国的农奴步兵参战,先后经历了巨人塔之战、军库堡之战、钢铁岩之战、瓦拉雅之门大会战、泰坦之门决战和八峰山最终战,在一系列的战争磨砺中,这位农奴步兵在无数苦战中晋升传奇阶,并被提拔为老近卫军,获得荣耀自由民的身份,而且在战争中,他一向以悍不畏死和刚毅顽强而闻名。

他穿着老近卫军特有的深蓝外套、领口,白色翻领、马裤、绑腿,红色肩章、袖口、羽饰和高筒熊皮帽,当他出现在村民们的面前时,那些正在耕种和聊天的农奴们几乎是以最大欢呼声和赞美声迎接了尼古拉的回归。

时隔一年半,尼古拉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家人,那脸上布满了皱纹的父母亲和家里的两个弟弟妹妹,他的大哥还在外面给男爵老爷服徭役,尼古拉穿的这身军服令整个村庄的人们都感到不可直视,许多农奴甚至情不自禁地跪下,口称老爷。

老近卫军的赫赫战功和无尽荣耀已经传遍了整个王国,他们的名字如今已经是如雷贯耳,而对农奴们来说,老近卫军的存在已经令他们看到了晋升的希望,那是唯一一个农奴可以被大量提拔为贵族的上升途径,而这些农奴出身的士兵们已经一次次地用耀眼的战绩证明了他们的实力,如今这支军队已然成为全王国所有人的偶像。

身为龙骑兵连的连长,尼古拉终于得到了轮休,他这次回家,是为了将自己的家人全部搬走的,军官们已经享有这种权利了。

夕阳云朵下的迷人女子

尼古拉的包裹里面装着不少战争的缴获和金币,村庄附近就是加斯科因的男爵城堡,这位男爵的城堡不过是一个占地不超过八百平方米,带有围墙的大号住宅罢了,男爵任命的两个收税官显然非常觊觎尼古拉的财富,可看着他的那身军服和身上的勋章,还有背后的火铳和腰间的弯刀,收税官知道这个点子扎手,只好作罢。

从家人的口中,尼古拉得知,他们村的骑士老爷加斯科因遇到麻烦了。

这麻烦还是来自于他所崇拜和敬爱的莱恩陛下的,莱恩回到了布列塔尼亚之后就宣布了如果四代之内一个骑士家族都没能培养出一个合格的骑士,那么这个家族将被没收封地和取消贵族头衔。

很不幸,骑士老爷加斯科因就是这种货色,他的人生除了醉酒就只剩下横征暴敛和女人,虽然拥有骑士头衔,但加斯科因老爷这辈子还真没上过一次战场,就是个混吃等死的five。

一听到这个法令,男爵坐不住了,他一边大骂莱恩的新政,说我们这些血统高贵的贵族们稍微享有一些特权和福利怎么了?是吃你国王的面包还是打开了你的酒窖了?整个王国不都是我们祖先花了无数精力和牺牲才打下来的么?我们身为他们的血脉后裔,不是应该理所当然地继续当我们的老爷么?

没用,他找了自己的叔叔,没用,甚至设法见了伯希蒙德公爵,还是没用,最终,气急败坏的男爵只能决定找个好对付的对手,正好三月份积雪已然融化,加斯科因便从男爵领组织了一队两百人军队,打算亲自在亚登森林边缘寻找一个野兽人战帮或者哥布林战帮剿灭,也好让自己继续醉生梦死的生活。

连着喝了十几瓶啤酒和三瓶葡萄酒之后,又驮着两箱酒备用,加斯科因带着一只军队进入了亚登森林,已经好几天了,毫无音讯。

老近卫龙骑兵连长听了家人的描述之后只得无奈地说道:“好吧,我们在这里暂时停留几天,等男爵回来了,我们打个招呼,就可以离开了。”

当天晚上,尼古拉在家中安歇,他躺在不舒服的木板床上,巴斯托涅的夜十分宁静,回到家里,他很快就沉沉睡去。

在梦中,老近卫军梦见了那位女士,她朝着自己露出了笑容,可她的双目冰冷而且没有丝毫感情,她的话语就如寒冬的坚冰一样:“尼古拉先生?”

“我在这里,我的女士!”老近卫军惶恐地跪下,用最谦卑的口吻说道:“请吩咐!我的女士。”

“黑暗正在逼近泰恩威尔。”女神美丽的容颜和身影在雾气中模糊不清,她低语着模糊的话。

说完,女神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第二天,尼古拉从睡梦中醒来,他花了好几分钟才确定昨天晚上的梦不是假的,这位老近卫军默默地将这件事记在了心底,今天是赶集的日子,泰恩威尔村很热闹,街上人来人往,莱恩陛下的改革就连最古板的巴斯托涅都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如今市集上的东西种类非常丰富,农奴们拿着粮食蔬菜、鸡鸭羊肉在市集上贩卖,很多工业产品如工具也出现在了这个村落,尽管比不上吉恩城的繁华,但人流量也颇为可观。

农奴们聚集在一起,讨价还价,顺便咒骂着他们的男爵,巴不得他永远都不要回来才好。

尼古拉随着家人一起逛着集市,他的家人为他的回来而欢欣鼓舞,他们买了两只鸡,一大块羊排,还买了一桶帝国啤酒,想着今天吃一顿好的。

但东西还没买完,突然有人大喊道:“野兽人来了!野兽人来了!”

“救命!野兽人来了!”

“这些肮脏的污秽杂碎朝着我们村冲过来了!”

“大家快逃!快逃啊!”

集市上的所有农奴们顿时一哄而散,他们发出了畏惧和害怕的叫声,乱成一团。

尼古拉大声地示意所有人冷静下来,这位老近卫军不断地通过怒吼和动作示意所有人冷静,他告诉众人,男爵城堡距离这里不远,贵族们不会看着自己的村落被野兽人毁灭,他们一定会出兵的。

然而,事实令这位老近卫军失望了。

几十个野兽人组成了一个小型的野兽人战帮,他们的身上挂着加斯科因男爵和他部下们的头颅,这些混沌恶兽在角兽、劣角兽们的组织之下冲入村落之中,劫掠了半个村庄,它们屠杀无辜的百姓,将农作物付之一炬。

但男爵城堡始终没有任何反应,里面留守的守军关上了城堡大门,拒绝出战,男爵夫人谢莉女士更是命令不允许放任何一个贱民进入她的城堡,这位女贵族看到那些恶形恶状的混沌恶兽立即吓得两腿发软,差点尿了裙子,她尖锐地吼道:“别出战!一个都不许出去,这些该死的野兽人只是想要劫掠一番!千万不要和它们敌对,让它们抢够了吃饱了,自然就会离开!传令下去,不许发一箭!谁反抗,谁死!”

“是!”城堡守军忠实地贯彻了男爵夫人的命令,他们拒绝出战,不发一箭一矢,任由野兽人屠杀农奴,肆虐村庄。

尼古拉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一股无言的愤慨和怒火在老近卫军的心中燃烧,他知道自己绝不能逃走和后退,成为老近卫军之后,荣耀和责任包围着他。

这让他强大。

无能!废物!国家的蛀虫!

“放弃了骑士誓言的败类!这些都是你的人民!男爵夫人,你怎么可以抛弃他们!”尼古拉骑着战马,冲到了城堡之下,他高声喊道:“快,打开城门,将军队交由我指挥,我来对付野兽人!”

“你休想欺骗我!”谢莉夫人在城门上挺起腰杆:“别低估了一个贵族夫人的决心!野兽人只是来劫掠的,它们吃饱了抢够了就会走,我才不会打开城门。”

“你根本就不是一个贵族夫人,你只是一个懦夫和鼠辈!王国的蛀虫!”尼古拉在城下愤怒地吼道:“你根本不配当一个贵族!”

“贵族?”谢莉夫人冷哼着回答道:“可不是每个贵族夫人都能穿上我这套紧身胸衣。”

“败类!”老近卫军捏紧了自己腰间的弯刀刀柄,他冷哼了几声,懒得和她继续辩论了,相反,他从自己的身后取出了一面大旗,插在自己的背包之上,骑着战马,反身冲入村庄之内。

农作物被践踏,房屋被燃烧,野兽人正在肆虐村庄,而缺乏指挥和骑士带领的农奴们简直就如同一盘散沙,只能四处逃窜。

而就在这个时候,《马赛曲》的雄壮歌声突然从村庄中响起,一面大旗在火焰之中飞舞。

红白蓝打底,旗身之上烙印着金色的鸢尾花花纹和圣杯图案,老近卫军龙骑兵连长举起大旗,骑着战马在村庄之内奔跑着,高唱着老近卫军的军歌《马赛曲》:“王国的子民们!醒来吧!最危急的时刻已经到来!”

军歌嘹亮,战马嘶鸣,战旗翻卷。

“看着这面军旗!王国的子民们!团结到我的旗下,为了保卫村庄而战!为了保卫我们的家园、我们的财产和我们的粮食而战!”尼古拉疯狂地挥舞着军旗。

“是老近卫军!是国王陛下的老近卫军!”

“王国没有抛弃我们!”

“我们跟这群野兽人拼了!”

“杀光它们,杀光它们!”

农奴们看见了军旗,也看见了老近卫军的身影,那嘹亮的军歌声和呼唤声令所有农奴们从心底燃烧起了愤怒的火焰,农奴们或许懦弱,或许低贱,或许战斗力不足,但在家园被毁、粮食被烧、亲人被杀的情况下,他们所爆发出的战斗力足以令所有人震惊,在有老近卫出现并带头之后,农奴们迅速聚集起来,他们拿着草叉、锄头、锤子和木棍,嚎叫着在军旗之下集结,尼古拉很快就集结了两百多人。

“跟随我!冲锋!”老近卫军龙骑兵连长尼古拉集结了农奴们,他拔出了手中的弯刀:“冲啊!为了女士和国王!”

“杀啊啊阿,为了女士!”

集结起来的人们朝着野兽人冲来。

野兽人兽王本来正在将一个四岁的女孩切成几段并大口吞吃着她的血肉,就在这个时候,它听见了冲锋和人类们吼叫的声音,赶忙抬头一看:“肉……吃肉……更多……肉……吃!”

迎面冲来的人类头戴着高高的熊皮帽,五彩的鸢羽,身穿着半身矮人精工符文振金板甲,深蓝色的披风和洁白的马裤,他释放着属于人类的怒火:“杀!杀光这些混沌杂碎!”

战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兽王的身影马上后仰,喉咙中止不住地发出恐惧的声音:“老……老……近卫!”

“old……old guard!”

“吃不到……肉!”

“铁……铁东西……杀……会杀我们!”

野兽人们看到尼古拉的一身装扮,止不住地发出了恐惧的声音,士气一阵摇摆,许多野兽人恐惧地不断后退。

趁着这个机会,尼古拉亲自冲锋,他一个人冲在最前,老近卫军双目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他抬起火铳打死一头角兽,然后冲到兽王的身边弯刀砍下,处于恐惧中的兽王猝不及防,和老近卫军交手了几招就手忙脚乱,尼古拉握紧了由矮人工坊打造的精钢弯刀,找准了一个角度,一刀下去将兽王的战刀、脑袋、左肩膀、左臂一起砍了下来。

鲜血四溅,哀嚎声不止,兽王被击杀,趁着这个机会,农奴们发疯地朝着野兽人们冲去,将士气动摇的野兽人们冲垮了。

经过一番战斗,入侵村落的野兽人战帮损失超过六成,剩下的野兽人们狼狈地逃回森林深处,去寻找那些更容易吃到的肉。

泰恩威尔的危机被解除了,尼古拉一个人就干掉了七八个野兽人,但老近卫军的愤怒并没有停下,他带着一大群武装起来的农奴,打算找男爵夫人要个说法。

连自己的子民都保护不了,你还有资格当贵族么?

农奴们高喊着尼古拉、国王陛下和湖中仙女的名字,跟上了尼古拉的脚步。

城堡守军本来想要将武器对准尼古拉,可是看到他一身老近卫的装扮和手中还在淌血的兽王头颅,纷纷有些羞愧和畏惧地收起了武器,打开了道路。

迎面而来的是尼古拉的质问。

为什么不出击?为什么不保护自己的子民!难道这些农奴们不是你们治下的子民么?

双方在城堡之中对峙,谢莉夫人大骂守卫们怎么可以让这些贱民们进入她高贵的城堡,她命令尼古拉立即滚出去,否则她就要下令守卫们动武了,在骑士王国,农奴们伤害贵族,全家连坐。

就这样,城堡门口,数百号人剑拔弩张。

而就在此时,湖神之光大作。

那位女士在刺眼的光芒中自浓雾中现身,她的脸上带着微笑,所有人立即跪下,向王国的守护神,湖中仙女,献上了自己所有的敬意。

湖中仙女微笑着点头,她示意众人抬头,然后将圣杯送到了尼古拉的嘴边:“这是你应得的,你是一位勇士,莱恩的老近卫军,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属于骑士的美德。”

“感激不尽!我的女士!”尼古拉眼含热泪,他知道为什么女神会托梦与他了,他通过了考验,得到了在圣杯中饮用的权力,在众人的目光中,老近卫军低下头,在圣杯中喝了一口。

他的生命被永久地改变了,从今天开始,他已经不再是凡人。

他是第一名圣杯老近卫。

“圣杯的荣耀属于布列塔尼亚所有人。”湖中仙女的声音在城堡中回荡着,女神的话语冰冷而坚定:“圣杯并不以血脉为荣,血脉却以圣杯为傲,骑士美德是保家卫国,而不是当王国的蛀虫!”

谢莉夫人全身发抖,她当场昏厥了过去。

完了,一切都完了!

守卫们全部跪伏在女神的面前,等待着湖中仙女的发落。

“尼古拉,这是你的名字么?”女神懒得看贵族夫人和守卫们一眼,她温声对着老近卫军龙骑兵营的连长尼古拉说道:“没有姓氏么?”

“没有,我的女士,我只有名字。”尼古拉跪在地上,叩首。

“那我赐你一个姓氏好么?”

“无上荣幸!”尼古拉再度叩首。

女神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达武,我赐姓你为达武。”

“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是尼古拉-达武!”

更新了,求票票鸭!

(本章完)

过年期间更新安排

新的一年到来了,天子在这里祝《战锤神座》的所有书友鼠年yesyes,晦气diedie。

这里说一下过年期间的更新安排。

众所周知,这本书写到现在,其实有些读者能够感觉得出来,我已经身心俱疲了,一本书越写到越后面就越疲劳,网文这一行写了就基本是全年无休,而越到后期,要写的,要考虑的东西就越多,我的焦虑和压力就越大,人很疲劳,写出来的东西有时自己也不是很满意,但是巨大的更新压力在这里,每天的更新压力让我根本没时间思考剧情和梳理大纲,因此很多时候只能放慢节奏,慢慢地梳理剧情,这也是迫于无奈,希望大家理解。

这本书过年时间更新安排如下,年三十,也就是今天不更,初一初二不更,初三看情况是否更新,初四保证复更,我也需要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了,过年很忙,而且各种职业病如腰痛、肩痛和用眼过度也开始困扰我,希望大家理解。

最近,斯卡文疫病氏族在宗主奈格里奇的率领之下正在四处肆虐,请大家安心宅家,做好防护,女神的圣杯骑士们正在四处出击。

我们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怕,微笑着面对它,消除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面对恐惧,坚持,才是胜利,加油,奥利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