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已经有所防备,莱恩依然能感觉到自己被重物砸到脑袋,国王只来得及一把将维罗妮卡推开,整个人就直接被从天而降的巨蛛直接压在了肚子下面,突然而来的袭击让他感到了强烈的晕眩感,阿纳克那瑞巨蛛那坚硬的外壳撞击在了莱恩的灰骑士灵能精工动力装甲上,传出一声闷响。

三头阿纳克纳瑞巨蛛从天而降!

“吾王!”

“莱恩!”

“莱恩兄弟!”

等不到众人惊呼,又有两支阿纳克纳瑞巨蛛降临在了这支侦察队的中心,当场有两个骑士直接被这样活活压死,一个老近卫军尝试着解救他们的国王,但身披着羽翼和蛛丝的哥布林们集体朝着这个老近卫军扔出了手中的标枪,他不慎被击中面部,很快就惨死在了哥布林们的长矛和短刀之下。

“waaagh!”

“waaaaagh!”

“小的们!杀光这些胡子仇人和罐头虾米,为了蜘蛛女皇,为了毛哥!”为首的哥布林军阀特里奇-背叛者手举着一把涂着铁锈和绿皮粪便的长刀,尖声大叫道:“射个够劲,干个过瘾!”

两头巨蛛开始冲击老近卫军们组成的长戟阵地,一开始老近卫军们组成的长戟手牢牢地拦住了这两头战争巨兽,同时长弓兵和火枪手们立即开始还击,巨蛛身上载的哥布林弓箭手们也放箭攻击人类军队,双方战得有来有回,但阿纳克纳瑞巨蛛终于还是凭借着巨大的体型冲垮了老近卫军的长戟阵,草原之上到处都是哥布林的尖叫声。

卡拉德脸色通红,圣域大圣杯这才发现,这三头巨蛛居然在不远处的山谷之上,通过使用蜘蛛丝牢牢地抓住大树,直接用了绳索下坠一样的方式从山峰之上降落到了地面!

“必须救出国王!”卡拉德立即举起神剑杜兰戴尔,他冲了上去,一个标准的侧滑步平移躲开了巨蛛那锋利的尖脚,他挥起一剑,直接将这头巨蛛的一条腿砍断:“我的兄弟们,前进!”

恋爱的甜美性感

“为了女士,为了布列塔尼亚!”骑士老爷们爆发出了惊人的吼声。

“瞄准头部!瞄准复眼!”贝勒加也指挥着矮人军队进行攻击,随军的女巫们立即开始吟唱法术,三头阿纳克那瑞巨蛛的突袭没有击垮这支侦查军队,相反他们已经从突袭中反应过来,骑士老爷们使用着剑盾和哥布林们战成一团,老近卫军和矮人雷鸣枪手的火铳攻击着巨蛛的身体,在巨蛛的外壳之上打出一个个血洞。

正在阿纳克那瑞巨蛛身上指挥着战斗的哥布林军阀特里奇-背叛者开始感觉到局势有些不妙了,依照它的经验,这种作战一向害怕的是人类虾米不来,一旦人类虾米成功被引入埋伏圈,又被巨蛛这种巨兽突袭,那个明显是军阀的灰皮罐头也被巨蛛压在了身下,这种情况下,所有的人类虾米都会惊慌失措,然后士气崩溃的!

可对面没有!相反,这些人类虾米的战意更加旺盛了。

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特里奇-背叛者拼命地扣着鼻屎,哥布林军阀用力地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毛哥并没有告诉它答案,相反,特里奇突然感觉自己身体一歪,它哇啦哇啦地尖叫着,赶紧用手抓紧了巨蛛身上的木椅:“干哈?咋整了?咋回事啊?”

巨蛛的身体正在倾斜!

被砸中脑袋的眩晕感仍然在稍稍影响着莱恩的感官,但骑士王已经从最初的被攻击中反应了过来,莱恩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重量,阿纳克那瑞巨蛛和它身上那几十个哥布林可不是白给的,但骑士王牢牢地握着自己的剑,莱恩将灵能灌入复仇女神的剑身之上,银白色的火焰燃烧得更旺了,淡蓝色的光芒就连坚固的外壳抵挡不住,莱恩鼓起自己全身的力量,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肌肉正在纠成一团,全身的血液翻滚,国王的肌肉此时比钢铁还坚硬,他咬紧牙关,顶住了巨蛛的体重。

然后,缓缓地向上推。

推回去。

巨蛛感受到了肚子底下的人类还没有死,这种可怕的凶兽立即试图还击,它张开自己的螯肢,滴着绿色毒液的锋利尖牙距离莱恩的脸仅有几公分远,腥臭的黏液和毒液的味道已经充斥了莱恩的鼻腔和口腔,骑士王能够感觉到胃部非常不适,那是一种令人作呕的气味。

“死!”下一秒,莱恩抽动复仇女神,直直地刺入了巨蛛的嘴里,巨蛛发出痛苦的颤抖声,莱恩没有丝毫仁慈,他旋动自己的剑刃,复仇女神在巨蛛的口中搅了一圈,国王紧接着用力一斩,银色的弧线散发出的亮光最终让巨蛛的脑袋和它的身体分离了,黑臭的血液溅了莱恩一身,随后,整头巨蛛被国王的巨力掀翻在地,它抽搐的四肢和颈部喷出的黑血令哥布林们意识到它们引以为傲的巨兽被这个人类砍了!

毛哥在上啊!这虾米是用什么做的?

怎么比俺们还waaagh?

莱恩没有丝毫停顿,当他掀翻了巨蛛之后,复仇女神便化作一团银色的光影,国王的动作简直像在跳一场布列塔尼亚的死亡之舞,他面色冷酷,挥剑砍杀,巨蛛身上剩下的那几个哥布林根本就不是莱恩的对手,在它们引以为傲的巨蛛倒下死去之后,这些卑劣而且恶毒的哥布林们早已吓破了胆,它们尖叫着试图逃命,但很快就被复仇女神砍成了碎片。

“该死!该死!毛哥在上,不应该是这样的,俺寻思着这鸡头掰脸的罐头虾米比俺要强,小子们……”特里奇-背叛者还在尖叫着想要撤退,可它猛然注意到莱恩已经冲着他来了:“啊啊啊,小的们,保护,快来保护你们的老大!”

“保护老大!”几个哥布林一起冲了上去,想要将哥布林军阀保护在自己的身后,它们举起长枪,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壮胆和形成枪阵。

而莱恩的面孔始终冰冷,他双手握紧了复仇女神,剑身上的火焰越发旺盛了,国王稍微注意了一下战场,他发现由于有贝勒加的提醒,骑士和老近卫军们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除了一开始受到奇袭死了十几个人以外,剩下的军队和士兵们已经将敌人团团包围。

很好!莱恩几步就登上了巨蛛尸体的身上,他的铁靴踩在坚固的甲壳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迎面冲来的是试图保护老大的哥布林,于是莱恩横向挥动剑刃,复仇女神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半圈。

六个哥布林脑袋一起飞上了天,在哥布林军阀惊骇和恐惧的目光中,莱恩已经冲到了它的面前。

第一剑,特里奇-背叛者手中的弯刀被砍成了两半,连带着它乘坐的由蛛丝、绳索和木料制成的座椅靠背也被切开。

第二剑,哥布林军阀的脑袋飞起,无头的尸体喷出一股股黑红色的血液。

没有第三剑了,莱恩轻蔑地一脚将哥布林军阀的脑袋踢下了巨蛛尸体,在看到军阀已经死了之后,奇袭侦查军队的哥布林们开始怯懦了。

卡拉德却不打算给敌人撤退的机会,圣域圣杯骑士的剑刃已经卡进了另一头阿纳克那瑞巨蛛的节肢之中,顺着巨兽的身体结构切开它的血肉,巨蛛抖动自己的腿进行还击,结局就是又一条腿被砍断,这头失去了三条腿的巨蛛失去了平衡,瘫倒在地。

“waaagh!”坐在这头巨蛛上的是一个哥布林萨满,它看见情况不妙立即释放了一个小waaagh法术,几道绿色的能量直接朝着卡拉德袭击而去,将圣杯骑士包围,让他无处可逃。

“菲的庇护之光!”清脆的声音从卡拉德身后响起,光明火巫凯瑟琳召唤出了纯净海希之风抵挡了哥布林萨满的法术,白色的光束和黄绿色的小waaagh法术在空气中对撞,爆炸和发出刺耳的响声,卡拉德没有思考,他立即冲上了巨蛛的身体,在哥布林萨满惊恐的表情中砍杀了剩下的几个哥布林,杜兰戴尔散发着令哥布林萨满畏惧的湖神之光,和莱恩一模一样,两剑之后,哥布林萨满脑袋落地,卡拉德再次翻身来到巨蛛的脑壳上,他双手握住了剑,用力地往下一刺,腥臭的黑色血液从伤口处喷了出来,卡拉德找准了位置,再次刺下。

阿纳克纳瑞巨蛛抽搐着颤抖不止,剩下的几条腿逐渐放松瘫软在地上,又一头巨蛛倒下了。

“全部闪开!”维罗妮卡此时有些狼狈,嘉兰女巫精心打理的黑棕色长发上沾满了草地上的杂草和草籽,甚至还有绿皮留下来的破烂,气急败坏的她念诵着咒语,一个直径超过一米五的巨型火元素气团正在她的身前凝聚:“都给我让开!”

军队们已经和女巫配合过多场,他们自然知道维罗妮卡要释放什么,老近卫军和骑士老爷们几乎全部躲开,甚至原地趴下。

“炎爆术!”

“轰!”巨型火元素气团在哥布林们的尖叫声中正中巨蛛,爆炸的巨大气浪吞没了剩下的哥布林,当火焰和浓烟散尽,原地只剩下了阿纳克那瑞巨蛛被烧得焦黑冒烟的外壳,以及几个哥布林在火焰中融化的身影。

战斗结束了,在高山草原上,有两位骑士老爷和十二名老近卫军战死了,而绿皮付出了三头巨蛛和两百多哥布林的代价。

“搞定!”贝勒加满意地点头,八峰山之王大声地说道:“莱恩兄弟,我就说吧,想要侦查,你必须自己来。”

“嗯。”莱恩身上的罩袍已经被巨蛛的黑血染色,国王看着阿纳克那瑞巨蛛被烧焦的尸体,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贝勒加兄弟,我们这是被发现了么?”

“发现?”贝勒加嘿嘿直笑:“我们一直都处于暴露的状态,莱恩兄弟,恶地是绿皮的地盘,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绿皮的监视之中,你别想隐蔽行军,没用的。”

这里距离钢铁岩还有七公里,莱恩正想收起自己的剑,贝勒加却立即阻止:“别,别放松警惕,立即上马,绿皮的进攻绝不会因此而停下,马上就会有大群哥布林狼骑兵和绿皮战猪小子来进攻我们!”

“好!骑士兄弟们,乌果尔弓骑兵们,立即上马!”莱恩坦然接受了贝勒加的建议,在国王的命令下,骑士老爷们立即翻身上马,乌果尔弓骑兵们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没过一分钟,远处的大地开始传来轰隆隆的蹄声,数百哥布林狼骑兵和数百绿皮战猪小子从远方袭来,为首的绿皮军阀是莱恩见过以来最大的,它头戴着有两个尖角的头盔,举起手中的战刀:“waaaaaaaaaaagh!”

“waaagh!!!”数百哥布林狼骑兵和绿皮战猪小子紧随其后,朝着敌人发出了在山谷之中来回响彻的声音,气冲云霄,来回奏响。

“吹响号角!”莱恩骑在自己的坐骑葡萄身上,葡萄大爷用力地打着响鼻,侍从取出号角,古老的号角声压过了绿皮的吼声,莱恩的家族纹章大旗立在空中,国王举起手中的复仇女神,骑士们团聚在国王的身边,一起呐喊,在号角声中集结成骑枪大阵。

“烈焰风暴!”维罗妮卡和几位随军女巫站在了一起,嘉兰女巫吟唱着可怕的火系法术,高山草原上出现了一个直径十几米的火焰漩涡,散发着可怕的热浪,将数十名哥布林狼骑兵和绿皮战猪小子淹没,随着她的操控,成片的绿皮小子们被火焰吞没,化作一团灰烬。

“前进,为了女士,为了布列塔尼亚!”莱恩放声大呼,国王的身影在太阳下反射着明亮的光,骑士们能够感觉到国王身上传递出来的信仰之力和荣耀之感,他们热爱并崇敬着国王,十几年来,莱恩率领着骑士们赢得了一场又一场胜利,完成了一次又一次不可思议的逆转,他们拍打着战马,高呼着女神之名,开始了冲锋。

“灵能风暴!”莱恩召唤出了三道灵能闪电,灵能风暴形成数道可怕的漩涡,将绿皮们电成了焦炭,战猪和座狼们痛苦地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先后倒下,顺便将骑在身上的哥布林和绿皮小子们甩了出去,整片草原上四处都是灵能闪电的亮光和焦炭、绿皮们肮脏的鲜血,随着三道灵能闪电释放完毕,绿皮们损失近半,但剩下的绿皮战猪小子和哥布林狼骑兵们重新聚集起来,朝着莱恩等人杀来。

“杀光它们!”卡拉德也放声大呼,他从未感觉到如此畅快。

老近卫军们和矮人雷鸣抢手们排成三排,从侧面使用火枪攻击他们的敌人,伊万上将命令弓骑兵们使用抛射,密集的箭雨齐射收割了一片绿皮,但剩下的绿皮骑兵们依然在他们的军阀指挥下前进,并逐渐逼近了人类矮人联军的阵地。

“前进!”莱恩再次释放了一个灵能风暴,他作为骑枪大阵的尖头,直面绿皮骑兵,复仇女神横向挥舞,终结了迎面而来的绿皮小子。

就这样,骑士王率领着布列塔尼亚骑士们,冲进了烈火、闪电和硝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