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玄天魔帝最新章节!

时间流逝,转眼便是过去了半年。

圣魔和古魔大战的余波依在,妖魔大地上对此的议论也是从未停止。

每当看到圣魔城那满目疮痍,他们便会不禁想起那惊世骇俗的一战。

陈然,陈尊之名也是彻底在妖魔大地传开。

他们知道陈然是古魔之主,更是妖族之主。

这等恐怖的身份,让很多人对陈然都是开始盲目的崇拜。

而陈然之前在大战结束后的宣言,更是让很多热血魔修沸腾不已。

若是此刻知道陈然的所在地,指不定就前去投靠。

此时。

陈然等人依旧是在无极古地中。

飘香小妹艳裙街拍尽显纯真风气

古魔祠堂。

在陈然等陈族的重建下,古魔祠堂已是恢复了以往的古朴威严。

一座座古老的石像皆是立了起来,再无半分破败。

这一日。

陈然和陈韬晦两人独自在古魔祠堂。

在祠堂一角,陈然父亲陈鲲鹏的石像被建立。

对此,陈然感觉不妥,因这是古魔历代强者才有资格在此修建石像之地。

虽然陈然很仰慕自己的父亲,但陈鲲鹏的实力显然没有资格在此修建石像。

不过,陈韬晦执意如此。

他说:“鲲鹏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望子成龙,的成就便是他的成就,他有资格在此立石像。”

对此,陈然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该高兴还是伤感。

因陈鲲鹏永远离开了他,看不到陈然这一切的成就。

祠堂中。

陈然和陈韬晦微微跪拜。

青烟袅袅。

从此以后,古魔香火不断。

这是陈韬晦看着历代先辈石像发下的誓言。

“小然,接下来该如何做?”陈韬晦轻声询问陈然。

“我的意识将醒,肉身成圣劫也要彻底展开,我该开始进行闭关了。”陈然笑道。

“荒古之后,天地再无肉身成圣劫。就算在荒古,也没人亲眼见到过真正肉身成圣劫。小然,能渡过么?”陈韬晦有些担忧。

“爷爷,为了这一日我已经等太久了,没有谁能阻挡我肉身成圣。”陈然轻笑安慰。

“有信心便好。”陈韬晦开口:“那在此之前,我等便先隐匿起来……”

“不,无需隐匿。”陈然眼中闪过精光。

陈韬晦不解的看向陈然。“妖魔大地,聚气运而存。妖族仅仅占了极小部分,大部分都在魔族。而圣魔族,自然是占据魔族气运主导。与圣魔族的战斗,便要先从争夺气运开始。我们要强行剥夺圣魔族的气运,壮大我古魔!”陈然

沉声道。

“有这个必要么?”陈韬晦皱眉,对于气运一说并不懂。在他看来,实力才是一切。若实力强大,碾压一切便是。陈然轻笑一声,道:“爷爷,知道我之前为何要退么。因为凭借我们如今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灭掉圣魔族。若是继续战下去,绝对是我们这一方损失更大。而有气运笼罩的圣魔族绝对会比我们更快的缓过

来。此地,终归是魔地,不适合仙族和妖族。就算我和十年身聚混沌,也不能无期限的缩短这一差距。所以,争夺气运是绝对要进行的。”

而且……

陈然如此做最大的原因还是弑魔夺灵经。

这部魔经对于陈然来说就是如鲠在喉,让他内心充满警惕。

魔经一日不现,他便不敢太过肆无忌惮。

魔族气运的抢夺,绝对能用来对抗魔经。

冥冥之中,陈然感觉到了这一点。

对此,他没有对陈韬晦说,怕他担忧。

“那我们该如何做?”陈韬晦问。

“先找一个地方落脚。落地方能生根,我古魔自当也要在魔地先传承下来。”陈然眼眸幽深,望向了远方。

……

天之涯,海之角。

魔地最高之处。

命魔族传承之地。

那浩瀚苍茫的万界命轮横亘于苍穹,无论看多少次都是恐怖至极。

圣魔与古魔的大战命魔族自然也是知道。

而此刻,他们也是终于知道缘罪魔女为何会在之前的岁月出世了。

他们很好奇此次缘罪魔女选择了谁。

因她们的选择唯有两种,代表着命魔的命运。

这让命魔族修士凝重至极,因此次将再次上演古老年代的命魔宿命。

不是传承下去,便是毁灭,绝不会有第二种选择。

更多人都倾向于圣魔,因当年命魔背叛古魔,古魔应该不会这么好脾气的原谅命魔。

不过让他们不解的是,缘罪魔女却是一直待在命魔族,没有再出去。

这无疑是不正常的。

此刻。

缘罪魔女站于山间烟雨朦胧中。

她撑着伞,是山间最美的一幅画。

她望着朦胧的天空,眼眸也是微微朦胧。

不过很快,她眼眸剧烈颤抖起来。

因天空…也是不断震颤。

“终于来了。”她平静的脸上露出如花般的笑靥,更是罕见的带上了一丝紧张。

这一刻,所有人皆是抬头,神色骇然。

因苍穹破碎,无极古地轰然降临。

“命魔何在?”

陈然威严的声音响彻八方。

这一刻,所有命魔修士皆是呆呆的看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一代,命魔选择了古魔,与古魔共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