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出现在他脑海中人叫苏红。就是那个将北方集团内部会议纪要卖给顾晓妍的女人。

尽管出事之后被开除了,但苏红曾经在北方集团总裁办秘书处任职,从可以接触到会议纪要的情况上判断,肯定还掌握不少北方集团的内幕,而且,参加工作一两年,就能被选拔到总裁办这样重要岗位工作,没准还有些人脉资源,如果加以利用,或许能从她身上打开一个突破口,想到这里,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打算给顾晓妍挂个电话,询问下苏红的现状,可在拨号的一瞬间,猛然意识到自己目前的状态,不由得苦笑一声,无奈的将手机放在一旁,再次懒洋洋的躺在了沙发上。

正沮丧之际,忽听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直奔他的办公室而来,于是连忙翻身坐了起来。

门被轻轻敲了几下,随后听有人在门外问道:“陈总,您在嘛?”

应该是值班保安的例行巡视,他想,于是答应了一声,有点不耐烦的道:“今天晚上我在公司住,们不用总上来了。”

话音刚落,门却被推开了,他有些恼火,正要发作,可抬头一瞧,却见胡介民和刘汉英站在门口,于是呼的一声站了起来。

“还不错,知道回到岗位上,我还以为跑出去借酒浇愁呢,要是那样的话,今天晚上就得枪毙五分钟。”胡介民斜了他一眼,倒背手,迈着方步走了进来,刘汉英则跟在身后,朝他咧嘴笑了下。

他连忙让座,胡介民也不废话,直接往写字台后面的大转椅上一坐,盯着他看了会,然后笑着道:“合计啥呢!老子来了,连杯茶也不招待嘛?小子现在每个月有五千块的招待费额度,钱都花哪里去了啊?”

按照内部规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以上的干部,每个月都有固定的招待费额度,购买些高档香烟和茶叶,用于公务接待,另外还可以报销一些餐费和差旅费什么的。

目前公司额度最高的是刘汉英,每个月八千块钱,陈曦虽说主持工作,但副总经理只享受五千块钱待遇。其实正常的公务接待,这些钱是足够用的,但刘汉英是个花钱的能手,每个月都超额完成消费任务,这样一来,就只能从其他领导的额度中抵消一部分。所以说,就算是为了在华阳集团这份特殊待遇,刘汉英也肯定要站在胡介民一边,坚决抵制北方集团的收购。

陈曦虽然花钱很少,但茶叶总是有的,听胡介民一说,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起身取了,又烧了壶水,忙前忙后的给两位大佬沏上,一切伺候完毕,胡介民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

清新早晨的柠檬少女私房写真

“您俩怎么找这儿来了?”他轻声问道。

还没等胡介民说话,刘汉英先笑着道:“还不都是为了!现在是介民的心腹爱将啊,生怕小子一时想不开,再寻了短见啥的,大晚上的,愣把我从家里薅出来,说是要开导开导。”

他听罢无奈的笑了下:“让二位领导见笑了,其实没啥想不开的,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事,无所谓了。”

胡介民哼了声,沉吟着道:“刚刚兆峰和我通了个电话,问晓妍和到底怎么了,我没隐瞒,都如实告诉讲了,虽说拿不出什么直接的证据,但他会做出正确判断的,而且还有个好消息,别看他和向北是好朋友,但对北方集团的并购行为并不支持,相反他认为,作为一张最靓丽的城市名片,华阳集团应该保留下来,而不是被兼并,那样对企业的未来和发展是不利的。”

虽说顾兆峰未必能起到什么关键作用,但作为平阳的最高领导,他对本次并购的意见,还是具有一定影响力的,陈曦听罢,心中也是一喜。

“可惜,我们被划归省管了,如果还是市管的话,顾书籍的意见就非常重要了,说起来,这都是李百川作的恶。”他恨恨的嘟囔了句。

胡介民却不以为然:“省管怎么了?那只意味着企业的行政管辖权归省国资委了,但在其他方面,市里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兆峰的支持至关重要,好了,先不说这些,这年头,靠谁也不如靠自己,我和汉英连夜赶来,为的是马上研究出个具体方案,明天就正式开始实施,和向北过招儿,不能有半点含糊,一切必须往前赶!”

他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胡介民做事向来是雷厉风行,容不得半刻的延误,于是,三个人围坐在办公桌前,刘汉英先把午后公司中层干部会议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下。

在下午的会上,刘汉英将北方集团即将收购的消息正式公布了,大家的反应不一,不过绝大多数人还是持反对态度的。他更事霸道的宣布,将在下周一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全员投票表决,如果有超过四分之三的人持反对意见的话,他就带着投票结果直接去省国资委,在此之前,任何与北方集团有私自接触者,一律以开除处理。

“冲锋陷阵打头炮的事就只有我干了,我啥都不怕,爱咋咋地。”刘汉英满不在乎的道:“投票前的动员和组织工作已经布置下去,老孟他们几个分头行动,保证反对并购的投票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至于剩下的事,就得靠们俩了,这明刀明枪得有,暗箭也是必不可少的呀。”

胡介民接过话茬道:“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省国资委正式委托省城的一家专业评估机构,对华阳集团进行资产评估和核算,傻子都能想明白,这其中肯定有猫腻,所以,我安排人和北京的一家专业机构取得联系了,这是国内最权威的评估机构,咱们给他来个平行评估,看看最后能得出一个什么结果,然后,把两个评估报告对比下,再研究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听着两个老领导的话,他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赞同之余,斟酌着说道:“其实,我也是有个想法,就是不很成熟。”

胡介民呵呵的笑了:“别他娘的婆婆妈妈的,老子知道鬼点子多,而且,和向北正面交锋过,这方面更有经验和发言权,说吧,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行为,什么成熟不成熟的,一股脑都给他用上。”

他苦笑了下,先是简单讲述了那次购买会议纪要的事,可还没等全说完,就被刘汉英打断了。

“等一下,说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刘汉英问。

“叫苏红啊,当时在北方集团总裁办秘书处工作。”他愣愣的答道。

刘汉英低着头想了想:“这女人有个弟弟,在平阳和同学打架,被判刑了,对吧?”

他回忆了下,当时顾晓妍只是含含糊糊的说,苏红的弟弟出了点事,她给帮了个忙,并没有详细说,于是略有点含糊的点了点头:“好像是吧,这个我没细问。刘总,咋知道的呢?”

刘汉英嘿嘿一笑:“我不仅知道,而且,苏红目前就在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工作,如果她能起到什么作用,那功劳必须得记在晓妍身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