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红楼,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询问杨红楼情况的正是营长杨继,此时他已经是副武装地跑到前者旁边了。

“营长,你来了。现在咱们的弟兄死伤十分惨重,但是如果要顶的话,应该能挺住一段时间。营长,你快带着弟兄们撤吧!再不撤,咱们营可就完了!”只见杨红楼此时手里端着一挺轻机枪,表情十分狰狞,显然已经是杀红眼了。

在这种情况下,谈理智这种东西显然是不大符合实际的,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刺刀见红才是这里的主题了!

“听着,现在还不是撤退的时候,你要是胆敢扰乱军心,我他妈毙了你!”杨继一把揪过了杨红楼的衣领,表情十分激动。

不错,杨继也是属于激进派的那一类,要他上阵,那是绝对不带胆怯的!因为他是堂堂的中国军人,更是黄埔军校的学生!

“是!营长!血战到底!!”杨红楼应声道。

战斗的确是愈发激烈,但随之而来的,也是枪炮声愈发薄弱。

这一切,在姑塘镇外围的张天海都在默默关注着——

想着,张天海便拿起了电话:“马上给我接炮营!我是团长张天海!”

很快,电话便接通了。

“我是张天海,你们炮兵营长赵承歌在不在,马上让他给我接电话!”张天海沉声说道,这时候已经进行至最关键的时刻了,不由得他不谨慎待之。

“喂,团座。我是赵承歌,请您指示!”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同样厚重的男声。

可爱小女生吹泡泡自在写真

“赵承歌,你听着,现在姑塘镇战斗已经进行至最关键的时候了,我要你们随时准备高强度密集射击。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的火炮就得给老子火力开!”张天海的语气十分严厉,是自兰封作战之后从未有过之严厉的。

“请团座放心!只要您一声令下,炮兵营的火炮火力开!绝不会给团部拖后腿!如有迟缓,请您枪毙我!”赵承歌信誓旦旦地保证道,毕竟这炮兵营可是他一手带出来的,那可不是一般有信心。

“有你这句话就行!”说完,张天海便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

姑塘镇战事如火如荼的,而骑兵营和特务连也预备埋伏好了,准备随时伏击日军的后勤部队。

对于这一仗的胜算,无论是刘侯铭,还是王勇成,那可都是信心十足的——因为日军的后勤辎重部队实在是行进缓慢,几乎已经和日军的大部队拉开一段距离了!

若要说他们这一群国军军中的精锐,还打不过这些日军的后勤部队,那他们不如回家喂猪去?

话是糙了点儿,但理总是这个理的。

“老刘,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合适?咱这心可都痒痒咯。”王勇成摩拳擦掌道。

“不急吧!再等等,这些小日本没有了汽车这些东西拉,行进速度可也是比咱们的后勤部队快不了多少。现在前方部队已经打了一段时间儿了,等团座他们进行决战之时,咱们再下手,这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刘侯铭嘿嘿一笑,那阴笑的模样,像极了张天海在算计别人时的奸诈模样。

“我懂了,你这是想打小鬼子个措手不及吧?你小子可是蔫坏蔫坏的啊……”王勇成嘿嘿一笑。

只见刘侯铭笑了笑,说道:“这些东西,可都是跟团座学的。小鬼子措手不及是肯定的,关键是要打得他们人心惶惶才是。用团座的话来说,这叫心理战术。嘿嘿。”

“心理战术?你想说的是上兵伐谋吧?”王勇成眉头一挑道。

“也可以这么理解吧!其他的大道理我可不懂,反正就让小鬼子不知道咱们在九江有多少部队,这才是最好的。而且,咱们这么一打,要快准狠,让湖口那边的小鬼子来不及增援,咱们就撤退了。”刘侯铭的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老神在在地说道。

“刘副官不愧是团座的亲传弟子啊,这一招招的,可都跟团座学了个遍吧?”王勇成笑了笑道。

“看着呗。”刘侯铭依然是满脸老神在在,十分欠揍。

……

城中的巷战十分激烈,而姑塘镇东面阵地的攻防战也终于是面临结束了——

因为日军攻上阵地了!

枪炮声也随着日军攻上阵地而愈发减弱。

听着周围的枪声减弱,杨继也心知:姑塘镇,马上就要失守了,而炮兵营的炮火马上就要覆盖这个残破不堪的小集镇了。

姑塘镇,已经没有固守的必要了!

“弟兄们听着,都随老子来,向南突围,杀出一条血路去!!”杨继在大吼着,同时,他还不忘记踹了一脚在旁边端着机枪在和日军对射的杨红楼。

“是!营长!!弟兄们,都跟我来!撤退了!!”杨红楼也大吼着,周围的官兵们立即向他们进行靠拢。

……

而在日军攻上东面阵地的时候,张天海也下达了最终作战指令:“命令一营、二营,警卫连、宪兵队、小炮连、迫击炮连靠前作战!准备随时围歼日军!!”

“是!!!”团部传令班的士兵们齐声应道,他们也知道,这道命令究竟意味着什么!

团座连警卫连和宪兵队都派出了,这已经是决战时刻了!

“团座,您是否该冷静一下,咱们团部的警卫连都部派出了,那团部的安危是谁来保护?”参谋长李英伦劝说了一句张天海。

李英伦本是一句好心劝阻,可是没想到张天海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他揪着前者的衣领说道:“我他娘的告诉你李英伦!现在部队已经打到这个时刻了!狗日的小鬼子,杀了我三营多少弟兄,我要让他们都还回来!我们团部还需要什么保护?!我告诉你,我们在场的每一位都是铁骨铮铮的军人,如果日军杀到这里来,那么,团部的所有军官士兵,都将是最后的警卫排!!”

也终于是在这一刻,李英伦知道张天海为什么敢在南京抗命了,也终于知道他当时为什么敢在汤头布下那样的战局,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明知兰封守不住,他还是要派部队接管八十八师都弃城而逃的兰封了!

张玉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中国军人,为了抗战,他可以牺牲一切,也包括他自己,不为其他的,就为了给这些残酷的日本侵略者一个血淋淋的教训!

他要告诉这些日本侵略者,中国还没亡!正是因为有他们这样的军人,中国才不会亡!

……

PS:第一更送上!

第二更可能要十二点半左右吧!还是得大家等一下了,感谢起点书友理雅各申的200点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