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富和欧阳无忌横死,慕容家族低头,意味着三大亨时代消亡。

整个华西开始进入叶凡和武盟的时代。

叶凡在华西的地位也不可撼动。

大街小巷对叶凡的斥骂和滚出去也消失无影无踪。

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释和辩解,远远没有两千多人的命来得实际。

只是叶凡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他只忙着给刘富贵修建墓地。

虽然刘富贵烧成灰了,但叶凡还是尽量找到痕迹,给他一个归宿。

南宫富横死的第二天下午,晋城的刘家陵园一个角落。

叶凡把刘富贵安葬在祖坟,还特地画了一个圈,让金矿工程队不要触碰。

他要让刘富贵葬在自家地方,还要让他看着金矿开发。

这是刘家崛起的见证。

“富贵,安息吧。”

甜美蝴蝶小梦纯纯迷人

“南宫和欧阳两家已经覆灭,金矿也已经夺回,刘家的大仇得报。”

“你母亲和几个阿姨表妹,她们会在中海金芝林住一顿日子,平复平复心情。”

“会有人照顾她们的,我也不会让她们受到欺负。”

“张有有也很好,她在南国,安心养胎给你生孩子。”

“刘家的金矿也准备开发了,四百亿,足够让刘家重新崛起了。”

“你安息吧……”

看着崭新的石碑,叶凡轻声安抚刘富贵,随后把一瓶茅台倒在两个杯子。

他捏起其中一杯,跟刘富贵示意一下,接着就一口喝完。

“叶少,祭祀的差不多了,天又要下雨了。”

一把雨伞落在叶凡的头顶上,挡住飘飞的细雨,袁青衣轻声一句。

“好,回去!”

叶凡放下了酒杯,轻轻一拍石碑,随后跟着袁青衣钻入车里离去。

车子很快开动,叶凡的落寞情绪也渐渐缓和,眼睛重新恢复昔日的锐利。

叶凡问出一句:“秃狼跑了,还是回熊国了?”

“回熊国了。”

袁青衣轻声回应:“我看着他进入熊国境内,然后还连夜直奔帝市。”

秃狼杀掉南宫富后,袁青衣就暗中盯着他一举一动,确认他回了熊国才停止盯梢。

目的就是看看这枚棋子会不会偏离叶凡的预想轨道。

“很好。”

叶凡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似乎对秃狼所为很是满意:

“我还担心,他没胆子对两大家余孽下手,会逃亡其它国家躲起来。”

“没想到他真的跑回熊国。”

“而且连伤势都不养就连夜赶路,想来他是要争分夺秒干掉两家。”

“也是,他如果亡命天涯,必然被北极狼除名,失去基业,还面临两大家悬赏追杀,这辈子就完了。”

“与其一无所有躲避一辈子,还不如跑回熊国找借口杀光两家余孽。”

他揉揉脑袋:“搞不好还能收获南宫富转移的五百亿。”

“叶少,要除掉两家余孽,我一个人潜入熊国就行,何必借秃狼这把刀?”

袁青衣眸子有着一抹不解:“秃狼也是穷凶极恶之徒,留着这个后患不是好事。”

“你身手不错,但熊国终究不是我们地盘,而且有北极商会他们罩着两大家,你过去袭杀风险太大。”

“还不如让秃狼这把刀替我们赶尽杀绝。”

“比起你潜入熊国的危险,秃狼这个变数不算什么。”

长街一战,叶凡跟袁青衣并肩作战,生死与共,情感早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而且南宫富和欧阳无忌一死,不仅两家余孽会加强戒备,北极商会也会暗中庇护。

袁青衣这时候摸过去很容易掉入陷阱。

袁青衣能为他挡刀挡枪,他又怎能让她处于漩涡中?

“明白。”

袁青衣闻言眸子一柔,俏脸一烫。

她虽然知道叶凡的言语不带男女感情,只是纯粹的关心,但心底依然有着一股温暖。

随后,她低头掩饰自己的情绪:“那就等秃狼杀光两家余孽,我再找机会除掉这个变数。”

“没有必要。”

叶凡再度轻轻摇头:“你不要再冒险。”

“而且我放过秃狼,除了让他做脏事外,还有就是给北极商会布置一枚钉子。”

“我们弄死了两家,抢回了金矿,还杀了不少北极狐精锐,双方早已经势如水火。”

“北极商会向来以强横和霸道著称,我让会长托拉斯基吃这么大亏……”

他反问一声:“他会善罢甘休吗?”

“不会。”

袁青衣若有所思:“他一定会报复。”

她看过北极商会和托拉斯基的资料,也就知道他们的行事作风。

那是睚眦必报的人和组织,她能够想象托拉斯基的愤怒。

两家这么大的家业,刘家这么大的金矿,就这样被叶凡搅和了,心里哪会好受?

“是啊,他们一定会报复,要么商业打击,要么人身袭击。”

叶凡一笑:“我们跟北极商会迟早一战。”

“所以让有污点的秃狼留着,说不定将来能帮大忙。”

叶凡微微坐直了身子,眺望前方被风吹拂的树木。

江湖之路,就是一条不归路,回不了头,叶凡只能让自己步步为营了。

前行途中,叶凡突然想起一事:“慕容无心情况怎样了?”

他跟慕容无心还没有见过面,通过孙秀才打交道也只有两次。

可随着南宫富他们没落,叶凡对慕容老头多出一丝兴趣。

除了慕容无心跟唐门、唐三国的千丝万缕关系外,还有就是想看看他在这次冲突中的角色定位。

“听说不太乐观,这些日子一直呆在重症病室,还抢救了三次。”

袁青衣恭敬回应:“慕容嫣然除了收拾手尾之外,其余时间都呆在重症病房。”

“听说她请了很多海内外名医,连阿波罗团队都派人来了。”

“看得出,爷孙感情不错。”

接着她若有所思:“叶少对他有什么想法?”

“不好说……”

叶凡微微坐直身子,随后淡淡一笑:

“你待会打电话让阿波罗团队的医生,把慕容无心情况传一份给我看看。”

华西易主,却不代表风波落下。

袁青衣一愣,接着点点头:“明白。”

半个小时后,叶凡和袁青衣回到武盟。

叶凡几乎是刚刚钻出车门,慕容嫣然就开着一辆法拉利过来。

女人一如既往黑衣,只是今天雷厉风行之余,却有着一抹柔弱。

随后,她扑通一声跪在叶凡面前,泪流满面请求:

“叶少,我爷爷快不行了,所有专家都无能为力。”

“现在只能求你出手援救了。”

“你医术过人,请你救爷爷一命,他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请你援手一把,慕容嫣然愿意给你做牛做马!”

她梨花带雨可怜兮兮,让人能够感受出她对慕容无心的深厚感情。

叶凡瞳孔微微凝聚:

“慕容无心快不行了?”